November 26, 2021

媽的,下了水我才意識到,從我們這裏游上去,少說也得十來分鐘,來的時候我是個魂魄,而大叔他們早就是死人,不用呼吸也死不了,而此時就不同了,我們重新擁有了肉身,我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莽撞。 – 打擊妄語

「我娘是我娘的,又不是你的,跟你有什麼關係。可憐呢,花府養子孫,居然要嫁進門的媳婦用自己的嫁妝養活?」 「你胡扯。花府沒到那地步。」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適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 花裴卿羽一分不讓。 花淮海一本正經的坐直了身子,捋著自個的花白鬍子,左手從棋盤下取出一個小木盒遞給花裴卿羽:「拿去。」 這麼爽快?花裴卿羽都疑惑了,不像老狐狸的作風。 一旁的花勛卻知道那是老頭子的私產,老頭子的身體,唉……他在為花族做準備,要小丫頭心甘情願接下族長之位。 花勛的眼眶有些紅,連忙低下頭,一旁的花裴卿羽卻若有所思。 就順著他吧,反正自己本就要幫長姐的。還是那句話,花家祖訓,除非花家兒女自願,否則誰都別想強迫。 她,身為花家女,力所能及範圍,當然是守護她在意的每一個人。 花裴卿羽打開盒子,從中拿了幾張紙遞給花清塵:「長姐,這是你出嫁老祖宗給你的私產,不用寫在嫁妝單子上,你好好收著。 女子這一生,可以沒有夫君,沒有孩子,沒有親人,但獨獨不能沒有銀子。 特別是在大家族中生存,在你的夫君還要仰仗大家族鼻息的時候,銀子才是你在夫家挺直腰桿的底氣。」 「九妹妹,我,我不要。」花清塵突然就哭了,帶著止不住的哭意。 「我……我還攢有一些銀兩,給你去疏通關係,我不願意……」 「疏通關係?疏通什麼關係?」花裴卿羽不解。 花清塵卻噗通跪在花淮海面前:「老祖宗,清塵想嫁心悅之人,不願意去康親王府。求求老祖宗了。」 「康親王府富貴滔天,皇親國戚,世子還未有正妃,你雖是以側妃身份嫁過去,但是說不定就是唯一的女主人哦! 側妃可也是會被記入皇家宗譜的玉蝶,身份尊貴,你確定不願意?」花勛。 「祖父,大道理,清塵不懂。皇親國戚也沒有那麼風光,那都是給外人看的外衣。 內里呢?清塵明白每個家族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不敢去置咄。 千好萬好都不如心頭好。」 花淮海:「你心意已決!」 花清塵點頭:「若不能得償所願清塵願意請辭前往花城照顧宗祠堂。」 「即使他日,顧九墨負心薄情,妾室成群!顧府男丁,個個皆是多情風流種,據小妹探得消息,顧九墨的房中可是有兩位嬌娥通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