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啊……”許清涵尷尬的回答。 – 美學初步研讀

baozimh.com她擡頭望着權南翟,希望他給她迴應,哪曉得這個男人像傻了一樣,呆愣愣地看着她。 那眼神就像不認識她一般…… 可能他對她的瞭解還不夠吧。 在他的心裏,他覺得她應該還是個孩子,就算她長大了,也應該是他以前所看到的,是一個可愛的大孩子。 是他說什麼,她就信什麼,乖巧溫柔聽話懂事,從來不會大聲跟他說話的美麗又可愛的小女孩。 但是今天的她不但不可愛,還有一些兇巴巴的,有些像一隻發威的小猛獸。 小猛獸! 秦樂然覺得剛纔自己的表現,拿這個形容詞來形容還真的挺合適的。 該不會烈哥哥被她兇巴巴的樣子嚇到了,然後就不喜歡她了吧……秦樂然的心中有一些忐忑,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烈哥哥……”她試探性地喊了他一聲,伸手小心地扯了扯他的衣角。 他沒有應,還是用不認識她的目光看着她。 “烈哥哥,你還愣着幹什麼?難道你不應該對我說些什麼麼?”秦樂然從來不知道她的烈哥哥這麼笨,笨得讓人好想胖揍他一頓,打醒他。 權南翟仍然是一幅呆愣模樣,看起來還真有些傻傻的,傻得有些可愛滑稽。 想他一步步爬上總統這個位置,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偏偏在秦樂然這個小丫頭面前,他也像一個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一樣。 秦樂然伸手抱住他的腰,小腦袋靠在他的胸前蹭了蹭:”烈哥哥,你說話啊。你喜歡我的話,你就當面告訴我。你不當着我的面告訴我,我怎麼知道你喜歡我呢。” 說話啊! 說話啊! 他一直沉默,她抱着他,他都沒有回抱她,這讓她很心慌,他知道不知道呢? “然然……”許久之後,權南翟才伸手抱住她,輕輕地柔柔地喚着她的名字。 他終於開口說話了,秦樂然悄悄吐了一口氣:”嗯,我在呢。你想對我說什麼就直說啊,我在聽着。” 快說吧,把應該告訴她的通通告訴她,讓她陪在他的身邊和他一起對付敵人。 “然然……”還是這麼兩個字從他的嘴裏吐出來,溫柔的,又有一些無可奈何。 “烈哥哥,你不要只叫我的名字啊,說點其它的吧。”她緊緊抱着他的腰,抱得很緊很緊,好擔心他逃掉了。 她把話說得這麼明白了,他要是還敢不承認……她發誓,以後她再也不要理他了。 “我喜歡你,我想要你時時刻刻陪在我的身邊。”權南翟捧着她的臉,低頭吻了吻她,”但是我的身邊太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