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可你並不是誠心消費,而是來搗亂的。” – 喝金酒讀小說

孩子的臉很小,手腳很小,身子也很小,跟他一比,彷彿他就是一個巨人,而她則是一個小玩偶。 秦越抱着她,怎麼都抱不好,但是她卻抽泣着在他的懷裏睡着了,睡着的時候小嘴兒吧唧吧唧的,似乎在對他訴說,她沒有人管的時候好傷心好難過。 秦越盯着小小的孩子看了許久,忍不住低頭在她的臉上親了親,可能是他的鬍渣扎人,她偏了偏頭,又睡着了。 現在孩子還很小,看不出來長得像他,還是像簡然,不過不管像誰,都是簡然留給他的最珍貴的禮物。 …… 幾天後,江北市某墓園。 秦越懷抱女兒站在簡然的墓碑前,陪着簡然站了許久,他才開口說道:”簡然,我們的女兒,我給她取名秦樂(yue)然,只希望她活得簡單快樂。” 秦越的話音剛落,劉庸走了過來,恭敬道:”秦總,你讓我們去查的事情已經有了結果了。凌飛語小姐的工作室突然着火,沒有任何人爲的痕跡。太太的車禍,更查不到任何人爲的痕跡。” 秦越冷笑一聲,說:”凌飛語被火燒傷,簡然趕去醫院看她的途中遭遇車禍,完美得不能再完美的意外,彷彿上天就是特意安排這個時間來取簡然的性命。簡然到底得罪了哪位大神,要讓上天對她如此眷顧?” 聽了秦越的話,劉庸點頭,又說:”秦總,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秦越看着懷裏的孩子,看她睡得那麼沉,那麼甜,心中忽的又是一滯。 若是簡然現在在,那該有多美好? 秦越身側的左手不禁握成了拳頭,似乎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抵擋心底的絞痛。 半響,他才深吸了一口氣,低聲地道:”她一定沒有死。” 他說的是陳述句,語氣肯定。 劉庸聽了,稍稍一愣,卻是沒有出聲說話。 他能說什麼呢?告訴秦總,簡然真的不在了? “去找她。”秦越擡起頭看向劉庸,目光沉沉猶如寂靜歸墟,”就算把整個地球給我翻過來,也要把她給我找出來。” 說完,秦越直覺得劉庸的眼神變得很奇怪,彷彿在看着一個瘋子。 突然,秦越就覺得有些好笑。 也許他真的瘋了,一切都證據確鑿,可是他卻始終覺着簡然沒有死,真的覺着……她還在,只是在他不知道的哪個地方。 她在等他,等他找到她,等他來救她。 ……這次,他決不能再讓她失望。 即便全世界都覺着他瘋了,即便真相鮮血淋漓,也在所不惜。 秦越身側的左手緊握成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