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劉過尚未說話,他的屬下譏笑道:「他殷烈也算是天庭殷家的人?」 – 全職藝術家

當初,楚鷹如橫空出世般現身阿塔伊,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滅殺鬼影,他也是囙此而一戰成名,奠定了他在阿塔伊不可戰勝的傳奇根源。 這件事早已傳遍了整個阿塔伊,而鬼影是拉莫漢身邊最為得力的幹將,拉莫漢和楚鷹之前理應有著解不開的深仇大恨,可是現今兩人卻是親如兄弟,這多多少少讓人搞不清楚。 當然,屬於三大城的那些暗探卻是很清楚,這是一個訊號,一個從此讓阿塔伊四分五裂動盪不安的訊號。 雖然結盟的事,僅有各方勢力的高層知道,可只要有點腦子的人便是能看的出來其中的貓膩,認識到阿塔伊要變天的事實,一些人已經在私下裏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曾經各自為政的五大霸主,而今卻是組合成兩大陣營,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假如他們站錯了陣營,選錯了方向,後果是致命的 這些人的想法,楚鷹自然無從知曉,不知不覺間便已到了北城,遠遠的便看到巴圖爾和老王正等在賭場的門口。 很顯然,之前楚鷹進了拉莫漢的住所,外面的那些人當中也有巴圖爾派去的探子。 車子緩緩停在巴圖爾的面前,楚鷹偏頭對拉莫漢道:”如果拉莫漢老大真心想與我們結盟,就要有胸襟氣度,否則若是巴圖爾不同意,我也沒法子,畢竟我還有很多地方要仰仗他。” 拉莫漢笑道:”這些問題,我事先已經想清楚了,老弟請放心。” “希望如此吧。”楚鷹隨口應了句,又道:”我先下去跟巴圖爾打過招呼,你再下車吧。” “這樣也好,哎,我們相爭了十多年,沒曾想最後卻要走到一起,世事的難以預料,也不過如此了。”拉莫漢無不感歎的說道。 楚鷹剛剛下車,巴圖爾便一臉怒容的迎了上來,怒聲道:”老弟你這是怎麼回事,把拉莫漢帶到北城來了。” “私下說兩句。”楚鷹拉著巴圖爾到了一旁,撇開老王和其他人,低聲道:”拉莫漢對咱們有利。” “拉莫漢一直都在陰謀覆滅北城,我才不信他會有這麼好心的幫助咱們。”巴圖爾冷聲道。 楚鷹道:”現在的形勢想必你也很清楚,哈拉汗、薩迪克和薩比爾三人已經結成了聯盟,以你我的實力,即便最終能勝的了三大城的聯軍,但也是損失慘重,若是這時候再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咱們可是抵抗不來。” “拉莫漢陰險奸詐,你相信他。”巴圖爾冷笑道。 楚鷹輕歎道:”說心裡話,我是信任他的。” 不待巴圖爾在聽了這句話後發火,楚鷹解釋道:”在阿塔伊,想必沒有比拉莫漢更頭疼的人了,在他的兩邊,分別是咱們和哈拉汗他們,他被夾在中間,左右都是能滅掉他的力量,這個時候他必須做出選擇,所以在走投無路時做出的選擇是可信的,至於在此之後他會不會倒打一耙,那都是以後的事情了,眼前咱們必須要借助拉莫漢的力量對抗其他三大霸主。” 見巴圖爾沉吟不語,楚鷹沉聲道:”在拉莫漢看來,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現在與咱們結盟對他有利,他絕不會玩什麼花樣,况且對咱們同樣有利。” “與這種人結盟,無異於與虎謀皮,假如他真的是個善茬子,為什麼哈拉汗他們將他捨棄。”巴圖爾怒哼哼的說道,顯然是對楚鷹單方面答應拉莫漢很是不爽。 楚鷹沉吟片刻,暗中咬了咬牙道:”只要老哥你一句話,我立即就拒絕拉莫漢,但是這樣做的後果,很可能逼著拉莫漢投向哈拉汗他們,如此一來,在削弱咱們自身實力的同時,也為對方提升了實力,孰輕孰重,老哥自己思量吧。” “我找拉莫漢說去,老弟不要跟著來。”巴圖爾說著,便撇下楚鷹,鑽進了車內。 楚鷹朝著車子看了一眼,自然是什麼都看不到,也聽不到裡面的談話,只好作罷。 站在這裡,讓他百無聊賴,想到這裡就是賭場,孤鷹肯定就在裡面,索性就進了賭場。 賭徒的心裡和眼裡永遠就只有賭,無論外面正在發生著什麼樣的大事,縱然是天塌下來,他們也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要進來這裡,那就要賭個昏天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