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6, 2021

一旁的魏大龍聞言,頓時緊緊握拳,微微激動! – 山里人家

也是人家想要表演你要是不允許,不是顯得太小氣了,現在就是人家的即興表演,那麼她就當觀眾的觀看好了。 周圍的人喧嘩,大家一瞬間把話筒轉向那位記者,還有的人更是拉著他擋在工作牌上的手,想要看看裡面是誰。 人家說人多力量大,不一會兒,那人的工作牌就被拽了出來,當那張不屬於他的的工作牌爆出後,眾人驚呼。 “好了,今天是一個喜慶的日子,我不想被人打擾,我現在正式宣佈,公司三天后整頓從起,這段時間的下滑,就當是我給薪水員放假,以後的日子還是需要大家互相幫襯,再次謝謝記者朋友,慕林準備了晚宴,算是我給大家的招待。” 楚臨風像個發話的王者說完轉身就走,留下一群人還想問什麼,被警衛擋在外面。 “總裁,這個是昨天沐念要的東西?”楚臨風一走進公司,沈秘書就拿著一份報表走了過來。 “這是什麼東西?”楚臨風停下脚步,打開是一串職工曠工的報表,”沐念讓你做的。” “恩。” “沈秘書,我記得你來公司也不短時間了吧!”合上的報表,楚臨風突然開口。 “恩,從公司成立我就在這了,算下來五年多了。” “是不短了,我記得你是學管理的,有沒有想過轉一個職業。” “總裁是想開了我,我……” “不是你別著急,我聽沐念說,你是個單親媽媽,一個人帶著孩子,我想秘書的工作壓力較大,而且下個月我和沐念要離開這裡,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想把公司交給你管理。” “總裁這個我不行,我……” “行不行試試就知道了,更何况你是沐念推薦的人,我老婆做的决定,我相信,至於這個?”揚了揚手裡的出勤錶,遞給沈秘書,”你處理吧!沐念既然讓你調查那你就一併搞定吧!公司曠職是怎麼處理的你看著辦,如果需要開除直接開除,楚氏需要人才不錯,但卻不需要偷工減料的人才。” 楚臨風說完轉身走進辦公室,後面跟著的人站在門外。 這件事情楚臨風想了好久,他和沐念不可能永遠待在江城,法國才是他們真正要去的地方,更何况,法國的生意他需要捕手,沐念大肚子還有五個月也要生了,到時候必定是他們兩個最忙的時候,把齊棋留在這裡也不可能,齊棋和宋文的關係,現在雖然是水火不容,但終歸有天會修成正果,要是把齊棋留下,這個問題早晚還是要面對,還不如現在培養出一個人了,讓她坐首公司。 沈秘書跟了他五年,即使不瞭解,楚臨風也對這個女人算是信任,更何况這個人沐念也覺得可行,那就真的可行。 打開的電腦,楚臨風整理最後事情,準備在三天后交手,而這幾天就當是給沈秘書的學習。 If you have any concerns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