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遮心,王流雲,今天我就會讓你們知道,什麼是無謂的反抗,殺了你們兩個,佔領了整個獸,神,魔界之後,我就可以點燃整個世界的本源力量,為我的本體破開封印了。」那男子瘋狂的笑了起來,手掌一揮,其他軍隊有條不紊的撤退,只有那五千天帝兵馬沖了出來。 – 從1983開始

如果苗馨兒暴露了,對方會收到贖金之後放了她。 可是,與此同時,也未必會放棄尋找T9病毒有真正突破成果的自己。 那麼,江辰跟自己說這些話,又是什麼意思? 譚暮白思緒轉的飛快,眼睛看著江辰。 江辰似乎也明白譚暮白此刻在想什麼一樣,微微笑了:「譚醫生想的沒有錯,你現在是個香餑餑,誰都想要爭過去,包括帶走苗馨兒的那個組織,也在暗地裡面找你。」 「那你要警告我什麼?」 「我來跟譚醫生做個交易。」江辰從椅子上站起來,沖著譚暮白走過去,到了她跟前,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個警惕的女人,道,「譚醫生好好給我們做研究,我們保護譚醫生的命。」 「這並不是什麼交易。」 「譚醫生。」江辰的語氣裡面冷了幾分,「如果你不配合我們,就有可能被對方的組織抓走,你是想要在我的手裡面做研究,還是想要去對方的手裡面被天天威脅著?」 譚暮白擰著眉毛。 江辰繼續道:「我因為跟譚醫生有交情,所以怎麼都不會傷害譚醫生的性命的,頂多會稍微的折磨一下,但是對方呢?先是殺了楊瑛,楊瑛怎麼死的譚醫生很清楚吧?那多慘啊,然後……」 「別說了,」譚暮白驟然打斷了江辰的話,然後咬牙,「我答應你。」 「那就好。」江辰很滿意譚暮白的答案。 然後抬手,輕輕幫譚暮白將臉頰的長發要給攏到耳後。 但是一抬手,還未碰觸到譚暮白的髮絲。 譚暮白就後退了一步,跟他拉開了距離。 江辰看著自己摸空了的手,有些失笑。 之後,不知道是好心,還是惡意的提醒了一句:「譚醫生,我們組織全都是男人,你可不要到處亂跑,你知道的,男人在這種枯燥的生活中比女人更可怕。」 「海平,選擇權在你手上,如若你真的過去,我們也絕對不會怪你!」詹雲濤沉聲道,此刻他並沒有朝著王海平看去,而是一直不斷的盯著偷襲他的人。 – 樓蘭姑娘讀小說 譚暮白能聽出他話裡面的那幾分下流,卻抿直了唇瓣,沒有說話。 江辰把她嚇唬完了之後,就笑了笑,轉身從研究室裡面走了出去。 看見江辰走了,譚暮白這才打從心底裡面鬆了口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