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8, 2021

「連雲,你不會被打糊塗了吧。」台下,止步於意志力考驗的魯有生,此刻喊話質疑。 – 大文學俱樂部

葉悠悠想想好像是,孕期她脾氣一直不太好,一會兒哭一會兒笑的,而且經常會提出一些過分的要求,但霍寒蕭從來沒有對她發過一次脾氣,沒有露出過一絲無奈之色。 web.id現在想來,他竟然能忍受她整整六個月,真的很難。 葉悠悠忽然間就有點愧疚了,「對不起,這段時間我一直鬧脾氣,你一定很辛苦吧。」 「辛苦?怎麼會?」 「怎麼不會啊,我每天要求那麼多,一時間你有點不能滿,足我,我就又哭又鬧的發脾氣。有時候半夜睡不著,還會鬧你,讓你陪我聊天到半夜,可你從來都沒有喊累。」 「傻瓜,如果這就累,那你懷孕不是更累?我一點都不覺得累,只是有時候會心疼,希望能夠替你分擔。」霍寒蕭嘆息。 葉悠悠鼻子濕濕的,「老公,你怎麼這麼好啊?」 「又要哭了?傻瓜。」霍寒蕭輕輕颳了一下她的小鼻子,「不要經常哭,會把眼睛哭腫的,腫了就不漂亮了。」 葉悠悠抽抽搭搭,「我現在胖胖的,本來就不漂亮。」 「誰說的,我老婆最漂亮了,是漂亮的小仙女。」霍寒蕭吻著她的眼淚,「等生完寶寶以後,我補你一場盛大的婚禮,讓所有人都看看我霍寒蕭的老婆有多漂亮。」 「嗯。」葉悠悠一時又高興了,「我一定會好好鍛煉恢復。」 「好。」 「那現在就要乖乖散步,還有半個小時。」 「嗯嗯。」葉悠悠乖乖點頭,由他攙著,慢慢地來回走動。 走著走著,葉悠悠忽然覺得下面很濕,聽見「噠噠噠」的聲音,低頭一看,緊張地叫到:「老公,我,我羊水破了。」 …… 當晚,醫院。 霍寒蕭在產房門口焦急地來回走動,急得抓頭。 他人生中還沒有試過哪個時刻像此刻這般緊張,一邊擔心著寶寶,一邊擔心著她。 這是他人生中最最漫長的幾個小時。 「生了生了。」護士高興地走出來,「霍先生,霍太太生了一對龍鳳胎。」 「龍鳳胎?」霍寒蕭驚喜不已。 「是啊,之前醫生檢查的時候沒跟您說嗎?是一兒一女。」 霍寒蕭驚喜得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疾步走進病房,護士抱著兩個孩子,但霍寒蕭第一時間走向葉悠悠,「還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