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我想相信你,但是這事情太重大了,我們查了很長時候,好不容易才追查到幽靈的蹤跡,如果這次被他逃了,以他那狡猾的性格,下次再想查到他,那就比登天還難。」 – 文學怪獸

氣派的莊園。 霍寒蕭一手拿著手機在耳邊,面無表情地穿過一間間房間。 此時是下午五點,夕陽的光芒掠過窗棱,在他高大挺拔的身體上鍍了一層金。 他穿著一件黑襯衫,冷峻凌厲,倨傲又性感。女傭們芳心亂顫,驚嘆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東方男人,就是神話中的阿波羅神,見了他恐怕也要自愧不如。 他臉色冷漠地停在走廊盡頭,放下手機的那一刻,蹙眉。 丫頭居然掛他電話。好大的膽子。 他一走她就囂張了不是? 回去一定狠狠打她屁股。 收起手機,霍寒蕭扣門,推門而入。 黑髮的美麗女醫生剛給霍齊峰打完針,抬頭對上面前俊美不凡的男臉,又羞澀地低下頭去,臉頰飄著紅暈,語調嬌柔,「三少。」 收拾好藥品離開,關門時,痴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這麼英俊的男人,是真的存在嗎?他身上的冷漠好有魅力,深深吸引著她。 可他從沒有正眼看過她,或是這家裡任何一個女傭。也不知什麼樣女人,才能入他的眼。 「敏敏沒和你一起來?」幾年前那件事後,霍齊峰身體不好,一直在法國療養,公司交給霍寒蕭打理。 霍齊峰六十多歲,一個嚴肅古板的人,即便在自己兒子面前,也威嚴地板著臉,像見下屬。 霍寒蕭勾唇,扯出一抹諷刺的笑容,「我為什麼要叫上她?」他掏出一根煙,歪頭點燃。 這個動作在霍齊峰看來充滿挑釁,他被熏得皺眉,「混賬東西,說了在我面前不許抽煙!」 霍寒蕭笑得愈發諷刺,「你以前抽煙比我還凶,現在倒教訓起我來了。」 言下之意:他沒資格管他。 「你要是特意來氣我,就給我滾!」 霍寒蕭二話不說起身要走。 「你——給我坐下!」霍齊峰臉氣白了兩個度,忍著怒火道:「你和敏敏,下個月就把婚禮辦了。」 霍寒蕭不以為意,卻是字句決絕,「我沒說要娶她。」 「你不娶她娶誰?風家是僅次於霍家的第二大家族,敏敏是你妻子的不二人選。」 「你心中的不二人選罷了。」霍寒蕭彈了彈煙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