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小得」就在此時從遠處傳來了一聲大叫之聲, – 形而上學讀小說

夏天驀地出現在傅天卓的身前,笑嘻嘻地探手按在了他的肩頭,指間銀針一閃就把他給牢牢地釘在了原地,順便把那些暴走金黃色的光芒,直接拍進了他的體內。 “你這瘋子!”傅天卓臉色嚇得煞白,驀地擡手衝夏天拍出了一掌:”給我撒手!” 夏天還是一副懶洋洋的神態,輕飄飄地拍開了傅天卓的掌勁,還打了個呵欠:”你這個門主有點水啊,比起那個應天王都差了一個檔次。” “夏天,你別欺人太甚!”傅天卓發現自己竟然真的甩不脫夏天的控制,更關鍵的是體內的金芒越來越熾烈,再不疏通的話,只怕真要爆體而亡了:”殺了我,你也得不到什麼好處,反而會與天宮愈加交惡,何苦自誤!” 夏天撇了撇嘴,不以爲然地說道:”幹掉你就是順手的事,什麼好處不好處的,你想太多了。” “你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傅天卓實在想不明白,倒不是他低估了夏天的實力,而是他對夏天性格產生了誤判。 在傅天卓看來,夏天既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肯定就有着與之匹配的野心,他自認爲是梟雄般的人物,甚至來之前就預想好了跟夏天惺惺相惜的情景。 結果現實給了他一巴掌,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他跟夏天不但雞同鴨講,毫無共同話題不說,夏天更是一言不合就對他痛下殺手,完全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說完好處又說意義,果然是白癡一個。”夏天用一種關愛智障的眼神看着傅天卓,”我早說過敢威脅我和我女人的人,下場只有一個,不會有任何例外。” “夏天,你敢!”傅天卓暗道不妙,夏天剛一鬆手,他體內的那些金芒就立刻暴走了,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機會。 夏天拍了拍手,笑嘻嘻地說道:”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我不敢的事情。” “啊!” 傅天卓慘叫一聲,些許金芒從他的身體是崩射出來,眼看就要將他撕裂成萬千碎片,他驀地從懷中摸出幾顆藥丸,匆匆服下之後,整個人像是影子似地消散於無形。 “讓他跑了嗎?”寧蕊蕊追了過來,好奇地問道。 夏天不以爲然地說道:”就是要他跑,不然怎麼把他的本尊引出來。” “本尊?”寧蕊蕊微微蹙眉,擡眼望向遠方,”你是說剛纔那個只是分身?” “當然啦,雖說這白癡也確實夠廢柴的,但怎麼說也是個什麼門主,哪兒那麼容易被抓住。”夏天伸手摟住了寧蕊蕊的腰身,緩緩說道。 寧蕊蕊神情不由得凝重了起來:”你是說他剛纔都是假裝的?” “就是故意被抓,想引我在他身上用逆天八針。”夏天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 寧蕊蕊不解地問道:”那你還上當?萬一他要是破解了……” “小長腿妹,你這就想多了。”夏天神情仍舊漫不經心,眸子卻滿是戲謔的笑意,”這個世界上,除了我,沒有人能破解逆天八針。那根銀針,是我特意送給他的,他想研究那就慢慢研究好了,研究得越久越容易走火入魔。” “姐夫,你怎麼變得這麼腹黑了。”石純不由得搖了搖頭,”按你的性格,應該直接把他打死啊,現在居然學會用陰招了。” “純丫頭,你會不會說話?”夏天不滿地瞪了石純一眼,”我可是堂堂正正地把針打進他身體裏的,他既然想研究,我就成全他好了。這天底下還有像我這樣讓人心想事成的好人嗎?” 石純不以爲然地撇了撇嘴,沒有跟夏天接着鬥嘴,轉而問其他道:”姐夫,既然這人別有用心,那他給你的那塊令牌是真的假的嗎?” “這玩意當然是真的。”夏天懶洋洋回答道:”假的,我也不可能會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