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因為啊.我如果告訴他實情的話.那不就是間接的告訴了他們.他們的部隊已經被敵方部隊給滲透了嗎.」愛德華回答. – 天命為凰

kennyrosschevysomerset.com今晚的仁和葯膳館難得熱鬧,不僅顧青辭和陸長風到了,常貴、華子秋還有懷清都在,但其他食客則是寥寥無幾。 顧青辭心裡倒是有這個預想,畢竟都城的亂象剛剛平復,百姓還都處於惶恐的狀態,到了晚上更是家家戶戶閉門不出,在外的食客尤其少,難得來一兩個也是匆忙買了東西就走的。 這幾天都不忙,殷氏便乾脆給鋪子里的夥計放了假,今晚她便自己一直在忙前忙后。 見后廚還是熱火朝天的,同前廳的氣氛完全不搭,顧青辭有些疑惑。 殷氏笑著回答了,「今時不同往日,雖然晚市瞧著生意不好,不過咱們鋪子有好些訂單都是要送去人家府上的,招娣已經在安排人一一去送了,這樣算起來賺的銀兩也沒有少多少。」 一旁夾菜的華子秋指著顧青辭,嘖嘖道:「你們瞧瞧,這才叫會做生意,本來我們幾個還說要來暖暖場,其實啊銀子早已穩穩噹噹地到了東家的口袋裡,青辭,今晚你可得請客。」 坐在一邊的懷清白了眼華子秋,「得了吧,有吃的還堵不住你的嘴,你這奸商還有臉說別人呢,我看你囤了那麼多薯瓜是待價而沽吧,再說了,你華家這次立了功,皇上必定是要表示的,還不知道後頭你要賺多少呢。」 見他們笑鬧,顧青辭輕笑著和殷氏交代道:「橫豎今晚都是自己人,就記在我賬上。」 去後院打酒的陸長風掀開門帘就笑道:「我這剛回來就聽見了,看來我今晚是真來得巧了,我再去打點酒,今晚不醉不歸!」 見氣氛熱烈,顧青辭乾脆讓人去將軍府把自己的爺爺也請來了,顧老將軍同樣心情不錯,還帶著顧成志一道,葯膳館的大廳著實是熱鬧起來了。 幾杯酒下肚,陸長風便提著酒壺走到最前頭,有模有樣地用驚堂木拍了下桌面,煞有其事地說道:「今晚就好好熱鬧熱鬧,我給大傢伙兒說段故事助助興!」 一片叫好聲中,陸長風繪聲繪色、手舞足蹈地開始了…… 站在門口的顧青辭看了眼裡頭的熱鬧場景,輕笑道:「許久沒這麼熱鬧了。」 站在她對面的正是顧成志。 顧成志點點頭,「自從長姐離開都城,這仁和葯膳館就猶如一潭死水,的確很久沒有歡聲笑語了。」 同樣,他也是擔心了很久很久,直到此刻看著安然無恙的長姐,心裡的石頭才算是落了地。 顧青辭回以一笑,「我都聽爺爺說了,你這陣子做得很好,不愧是顧家的子孫!」 她也是前兩日才從爺爺那裡得知,前段時候顧家雖然只有成志一個正經主子,可成志絲毫沒有怯懦,牢牢地頂住了門戶,尤其在顧元吉上門鬧事的時候堅決一步不讓,這才守住了顧府的尊嚴。 被長姐這般誇讚,成志的臉有些微紅,「長姐哪裡的話,這都是成志應該做的事,況且學院的夫子也幫了成志很多,還有府里的幾位管事,如果沒有他們,我怕頂不住的。」 顧青辭有些用力地拍了拍成志的肩,欣慰地說道:「成志,你能做到這樣已經很好了。」 畢竟成志才十來歲,這個年紀的不少官宦子弟還在家族的庇蔭下混日子,而成志卻能有這份擔當實屬不易,只要好好培養,來日可期。 說著,顧青辭沖成志笑道:「這陣子你也累著了,今晚什麼都別想,進去吧。」 成志點點頭,「多謝長姐。」 他進去時正是氣氛白熱化的時候,陸長風的故事既驚悚又刺激,惹得懷清咬著碗沿又怕又新奇。 見陸長風有模有樣的客串說書先生還效果不錯,顧青辭笑意更深,她剛要轉身去櫃檯,卻見常貴在一旁和阿正說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