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8, 2021

「嗯,我等不下去了……」 – 網絡文學的哲學研究

謝天打開一絲門縫見是林芳建,這才轉身和顧青辭點了頭。 門開了,林芳建一進來就放下肩上扛著的扁擔,低聲道:「我們一路都很小心,也沒發現什麼異樣情況。」 說著,林芳建招呼著身後的人跟了進來,顧青辭本以為他身後的人是藥鋪里的人,沒想到後面那個身量矮些的少年居然是顧成志! 顧青辭臉色一頓,訝異地喊道:「成志?你怎麼跟來了?」 見顧青辭掃了自己一眼,林芳建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他本不該帶著顧家小少爺來的,可又耐不住他懇求,「王妃,顧小少爺都知道了。」 成志放下了背後背著的竹筐,開口道:「長姐,你別怪林掌柜,是我再三懇求讓他帶我來的。」 一聽說景王府出了事他就心急如焚地趕去了,可在景王府外頭轉了好幾圈都沒有結果,直到碰上同樣來打探消息的林芳建,於是他就跟著去了仁和藥鋪,隨後也知道了一切。 顧青辭皺了皺眉,對成志說道:「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她本來就擔心成志留在都城的安危了,要是真出了什麼事呢? 成志連忙說道:「長姐放心,我一切都很小心,不會被發現的,況且明日一大早我就跟著林掌柜回城,偷偷回將軍府之後再去夫子府上,不會露出破綻。」 顧青辭看著思慮周到的成志,不由得有些感慨,「成志,長姐不得不暫時離開一陣子,你一個人要照顧好自己。」 成志一臉擔憂地看著顧青辭,開口道:「長姐,我都明白,你也要保重!」 他心裡很是沉重,可再多的話說出口也只剩這麼輕飄飄的一句,畢竟他現在什麼都不是,也根本沒有能耐保護他的長姐。 他一定要強大起來! 這時候,林芳建走了過來。 顧青辭開口問道:「林掌柜,現在城裡情況如何?」 林芳建連忙說道:「幸好王妃出城得早,方才我們出城的時候城門口就加了起碼三倍的守衛,更別說是景王府了。」 顧青辭擰了擰眉,「也不知道景王府怎麼樣了?我這麼一走了之怕是會惹出麻煩來。」 林芳建連忙說道:「王妃放心,宋管家差人送了口信來,說是景王府已經被翻了個底朝天,就差挖地三尺了,但宋管家沒什麼事,還不等別人懷疑他,他就直接帶著人跪求那幫御林軍找到景王妃,還把遼人姦細罵了個狗血噴頭,因此也沒人懷疑他什麼。」 說著,林芳建又補充道:「對了,皇上現在封鎖了王妃失蹤的消息,只對外宣稱景王妃傷心過度病倒了,可搜查遼人姦細的力度卻大大加大了,一天不到的時候就抓捕了不少人,景王府的下人也都被看管起來,一個個地受審,不過宋管家說了府里有他,不會有事的。」 顧青辭點點頭,偌大的景王府中知道她離開真相的只有宋管家一人,但她並不擔心,對於宋管家的辦事能力她心裡有數,畢竟穆玄景是個十分謹慎的人,如果這宋管家沒什麼本事也不可能在穆玄景的眼皮子底下掌管整個景王府。 說到宋管家,林芳建開口道:「宋管家到底是要留在府里善後的,所以分身乏術,不然也跟來了。」 這一點顧青辭自然心裡有數,隨後她又問道:「藥鋪和葯膳館怎麼樣了?有沒有受這件事的影響?」 林芳建搖搖頭,沉著冷靜地說道:「雖然藥鋪和葯膳館門口都多了不少盯梢的,可鋪子還都照舊經營,王妃放心吧,這兩間鋪子早已根基穩固,在都城的影響力極大,就算是皇帝想動這兩間鋪子也得掂量掂量後果。」 顧青辭抬起了眸子,開口道:「倒也沒有出乎我的意料,他再怎麼氣急敗壞也不能明目張胆地抓我,只能用搜查敵國姦細的借口行事,本就不是合情合理,自然有諸多忌諱,況且國喪還未過,他鬧出太大的動靜只會讓民心動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