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呵呵,有何不可。」賀良義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 小說中的理想國

爲了她去死,在她的心尖上劃下重重的一筆。 就這樣,挺好的! 你知道的,中國製造在集團內那些傢伙眼中,就是廉價的代名詞。所以想讓他們花這個錢,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 網絡文學的哲學研究 他用實際行動告訴她,當年權南翟能夠爲她做的事情,他秦胤澤同樣能夠爲她做。 當年權南翟爲她差點丟了性命,能讓她記住十幾年念念不忘。 這次,他秦胤澤也想自私一回,用死亡這樣殘忍的方法讓秦樂然記住他。 即便他還不到三十歲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但是只要能夠讓她牢牢記住他,這樣足夠了。 他覺得這筆生意很划算,是他從商以來最划算的一筆生意。 秦樂然急得崩潰大哭:”你不準胡說,我不要你有事。你要是敢有事,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你撐着,我現在就背你離開。” “然然……”別哭!後面的話,秦胤澤已經沒有力氣說出口。 他不想看到她哭,不想看到她的眼淚,他喜歡看她的笑容。 他愛她! 他想過要強行得到她,想過要把她佔爲己有,但是她燦爛的笑容告訴他,其實他愛的是她比山河還美的笑容。 她很喜歡笑,她一笑周圍的一切都會失去了顏色。 他就喜歡看着她成爲萬人矚目的焦點。 倘若他把她強行綁在他的身邊,便再也看不到她發自內心的笑容,那並不是他願意看到的。 他不能把她綁在身邊,但是他可以讓她記住他。 用這樣殘忍的方法,讓她牢牢記住他! “我背你離開!”她要帶他去救治,不能讓他出事。 “然……”秦胤澤還想要說什麼,眼角的餘光突然看到人羣堆裏爬起來一個人,他驚恐得瞪大了眼睛,”然然,小心……” 爬起來的那個人是他剛剛打暈的權世寒。 權世寒又站起來了,他的手裏還握着剛剛那把射傷秦胤澤的手槍。 秦胤澤想爬起來再把權世寒打趴下去,但是卻再也沒有力氣動得了,只能動動嘴皮子讓秦樂然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