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你到底想說什麼?」 – 紅樓春

顧青辭覺得這個想法讓她有點不寒而慄,如果這一切都是九爺的布局,那這個男人到底想幹什麼? 她試圖去找過原先九爺帶她去的繁華街道的那個小院落,可門鎖上了,沒有人給她開門。 九爺彷彿就這樣在她眼前消失了,可顧青辭知道,九爺的眼線還遍布在她周圍,監控著她,讓她的一舉一動都保證不出格。 一旦有越界的表現,就像那隻死老鼠的警告一般…… 顧青辭踢了一腳地上的石子,心裡的煩悶都壓在那裡,無處宣洩。 她像是被一張大網牢牢束縛住,想要透口氣都覺得空氣里充滿壓抑。 此刻,她很想看到穆玄景,哪怕只是靜靜地看著他,這樣也會讓她的心安定下來。 穆玄景啊穆玄景,你到底在哪裡? 就這樣,顧青辭不敢輕舉妄動,一直到良姜出嫁的日子。 早早就感覺到了景王府的喜氣,顧青辭心裡有一點欣慰,好歹沒有因為這件事讓良姜出閣成為遺憾。 假王妃怕露出馬腳,自然要體現一番主僕情深,畢竟誰都知道景王妃和身邊的人情誼深厚。 到了出閣這一天,景王府沉浸在了一片紅色中,這樣的規格絲毫不亞於主子出嫁。 站在紅綢和紅燈籠下,顧青辭眸中的寒冰融化,染上了一抹暖意。 不管怎麼樣,她還能親眼看著良姜嫁給幸福,這就夠了。 「又躲著偷閑?看什麼呢?一會兒王妃要早早地去送嫁,不得備好羹湯和粥?趕緊的!」 鄭婆子聲音讓顧青辭收起了思緒,還有一屋子的事情沒做完,其中還包括一碗要送給新嫁娘的甜湯。 因為大廚房遠,還得負責整個府上的伙食,因此今天良姜屋子裡的羹湯也由小廚房做。 顧青辭倒覺得慶幸,好歹她可以用心地為良姜做一碗甜湯,送她出嫁。 半個時辰后,顧青辭提著食盒去了良姜的屋子。 出了景王府的門,良姜就是丞相府的少夫人了,今天給她賀喜的人都快踏破了門檻。 「良姜姑娘,恭喜!今兒丞相府給了好大的排場,真是有福氣啊。」 「可不是嘛!丞相府公子儀錶堂堂的,又是家中唯一的嫡子,還如此高看良姜姑娘,真是天賜的姻緣吶!」 「良姜姑娘也是好的,長得好,醫術好,還是聖醫宗長老的關門弟子,這份殊榮可不得了!」 一片賀喜聲中,良姜起身道謝,被全福人連忙拉著,「良姜姑娘,可不能亂動,這胭脂還差一點沒塗好。」 良姜看了看門口,「王妃還沒來,是不是今天身子還是不爽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