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6, 2021

melodyburford

在這邊,徒敬二人的仇人是絕對不敢來鬧事的,而且也方便了她去找徒敬二人。 只不過,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銀錢。 若是她沒有記錯,朱雀街最便宜的房子也是一個月一百兩,至少三個月起租。 她現在雖然身份顯赫,但手上確實沒什麼錢,每個月的月銀只有二十兩而已,租房子那是無稽之談。 慕容璇璣冥思苦想,突然靈機一動:「有了,我記得之前丞……爹爹說過,府外產業的十分之一交給我打理,這不就是銀錢嗎?」 青鸞有些擔憂:「可是那些產業一直都是大夫人拿捏在手中,名義上也全是雲菱小姐的,大夫人會這麼輕易的將權利交給咱們嗎?」 慕容璇璣露出牙齒燦爛一笑:「咱們和母親客氣什麼,她要是不給,咱們就搶啊!」 在場三人絕倒。 慕容璇璣吩咐青鸞:「你先帶著他們三人去找一個客棧住一住,等我這邊忙好了就去找你們。」 她又從荷包里掏出來十兩銀子:「這些錢雖然不多,但足夠你們在客棧里住上幾天吃好喝好了。」 徒程徒敬感激不盡,連連推辭:「您答應收我下我們我們就已經受寵若驚了,又怎麼能再要你們的銀子?」 然後又補充道:「恩人您也不必為了我們去和府中大夫人對著干,朱雀街的房子我們父子是無福消受的,恩人您也需要和我們簽下主僕契約,我們從此以後就算是丞相府的下人了……」 其實他們過了大半輩子就算再窮困潦倒也沒想過要當下人,這次實在是走投無路,而且對方又是自己一家人的恩人。 慕容璇璣擺擺手:「其他的你們不用擔心,那朱雀街的房子也不是我為你們租的,我是打算自用,只不過暫時請你二人替我看守罷了,難道你們連這也不願意做?」最後一句慕容璇璣假裝有些不高興。 徒敬二人心裡知道慕容璇璣是為了他們的面子,一時間心下感動,更加決定以後要報效慕容璇璣。 「我父子二人身無他物,只有一點武功在身,以後我們就是三小姐您的下人了,只要您一句吩咐,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們也會去!」 慕容璇璣聽見他們二人有武藝在身更高興了,她現在毒術在身雖然可以自保,但萬一有人暗殺還是會落了下風,要是能有一些有武藝在身的人保護她,她也能應對危險時多一些準備的時間。 想了想,她又對青鸞說道:「這樣吧,你先帶這二位去客棧吃一頓,再去洗個澡,之後帶他們來府中,直接和我一起去找那些店鋪掌柜要賬。」 慕容璇璣原本是準備自己單槍匹馬的去找掌柜的,但自己和青鸞兩個女子,又不能暴露出能用毒,自然是麻煩一點。 現在有了現成的打手,她的計劃也能更簡單粗暴一些了。 青鸞依言帶著徒敬二人出去,慕容璇璣則是來到了相府的管家所在處,直接問清來意。 「王管家,之前我父親說相府十分之一的產業交給我打理,您還記得嗎?不知道那些產業中京中的鋪子有哪些?」 王管家有些驚訝,這三小姐還真是轉了性子,竟然來親自問他財政之事。而且,看她的意思還真準備將那些產業握入囊中。 笑話,這些產業大夫人不知打理了多少年,怎麼會隨隨便便的就交給與她不合的人嗎?這三小姐未免也太異想天開了。 「怎麼?管家這是貴人多忘事,連父親交待的事情也不記得了?」慕容璇璣語帶威脅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