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liliaskene87092

「汪汪……」 「去,還敢告狀啊?小心我告訴你粑粑你都幹了什麼好事。」 「怎麼了這是?」 陸承曜鎖好車朝著一臉憤怒的小女人走過來問道。 「還不是你的好兒子,想小母狗了,今天可是丟了個大臉。」 「想小母狗了?」 嶽維漢又向慄總道:“北路日軍沒有如我所願南下貴州,也就意味着第一號作戰方案已經流產了,立即電令參戰各部,執行第二號作戰方案,四野空降師立即空降懷化,截斷南路日軍之退路,一野、三野參戰各部立即向預定目標發起總攻!” – 大學問百科 「嗯。今天遛狗的時候遇見個美女,它差點兒把人家撲倒,對人家那叫一個狗腿啊,又是打滾又是賣萌的,人家讓它坐下,它居然就聽話的坐下了。 不知道還以為人家才是它的主人呢。 別提朵不給我面子了。」 「有這樣的事?」 「對啊。」夏朵點點,接著說道,「我也很納悶呢,雖說那個女人是挺漂亮的,但也不至於讓陸寶這樣啊,以前它也是遇到過漂亮女人的呢。」 「這是個什麼女人?」 陸承曜摟著夏朵往屋裡邊走便問道。 夏朵登時就停住了腳步,探究的目光看著男人。 「怎麼了?」 見她停下來又那樣看著自己,陸承曜便問了句。 「看看吧,真是有其父必有其狗啊,一個看到美女動不了,一個聽到美女就好奇。」 「胡說什麼?」 陸承曜沒好氣的白了夏朵一眼,摟著她進了屋。 「什麼胡說,本來就是嘛你都對人家美女好奇了。」 「你個小醋罈子,你那樣說我當然好奇了,可我好奇的是陸寶為什麼會跟一個陌生女人……」 陸承曜說完這句話就愣住了,彷彿想到了什麼,眼裡閃過一抹冷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