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9, 2021

jaydentivey32

她伸手把紙條取下來,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避開老國舅的視線,把紙條展開。 上面的字,全是現代的簡體字,由此可見,她的猜測完全沒有錯。 字面的內容很簡單。 「這場追逐的遊戲到此為止,蘇七,現在由你跑,我來追你了,你最好時刻保持警惕,別讓我太輕易就能殺了你。」 蘇七立刻把紙條攥成一團,不再像以前那樣煩燥跟憤怒,而是很快的迫使自己冷靜下來。 這是殺心給她的挑戰信,之前他想玩,所以一直沒想著要殺她。 可現在,夜景辰即將要成立明鏡司,他一定是感覺到害怕了! 「會害怕就好!」 蘇七緩緩的站起身,她等了這麼久,殺心終於想動手了,只要他動,她就有把握逮住他。 夜景辰的視線,從她的手上落到她的臉上。 方才的那張紙條,他也看到了,上面的字,與蘇七四年前在天冥山寫的一模一樣。 雖然他看不明白上面的內容,但他至少可以推斷出,這封信來自於殺心,而殺心既會與蘇七寫同樣的字,說明,他們是來自同一個地方的。 由此可見,蘇七一直在強調殺心殺害了她的姐姐,的確是真的。 「蘇七。」他喚了她一聲,「你還好么?」 蘇七把紙條放進布袋子里,抬眸迎上他的視線時,忽地勾唇淺笑,「沒事,朱寒廣的設計已經被拆穿了,下一步只需要將他抓捕歸案。」 夜景辰微微頜首,用水囊給她凈了手,而後才與她比肩同行,眸光始終落在她的臉上,見她笑得牽強,他深邃的黑眸也跟著一沉。 她不願說,他便不問,如果有人敢欺負她,那麼…… 出了國舅府,蘇七一直在想朱寒廣會藏到哪裡去。 如果往生門要庇佑他,那她真的很難抓他歸案。 畢竟現在誰也不知道,往生門在哪裡。 可如果他沒被帶去往生門呢? 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他能躲的地方,似乎只有那裡了。 「夜景辰。」蘇七叫住他,湊近他耳邊低語了一句。 一行人立刻朝朱府而去…… 蘇七推測的地方,正是朱府連接小宅子的密道,事發之後,密道還未被封鎖,朱寒廣自幼便走那條密道,對他而言,密道一定有一種特殊的含義。...
, 1 min read
聽著要讓米小戀來處理這件事情,榮奶奶就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榮樂樂,這個孫女還是會幫自己的吧?她還真沒有聽出來當時的榮樂樂是在幫誰。 diyprojects.com“那個,也就不需要小戀怎麼處理了,她肯定也挺為難的,我就代表我和奶奶給小戀賠個不是吧,以後也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打人肯定是不對的,我也是欠缺了考慮。”榮昊忽然的態度就轉變了,他想米小戀認了個錯。 “不過,在打人的這件事情上我是可以認錯的,不過我想問一下,今天的報紙上的事情是怎麼回事,你們也要給我們一個解釋。”榮昊的話鋒一轉,就指向了米小戀。 他認錯是可以,不過這報紙上鬧的沸沸揚揚的事情,總不是鬧著玩的吧?這樣的女人就不信自己的兒子還那麼的看重。 “我真是想對你們在家裡的人說一下,小戀在外面是很累的,今天她要去跟柔絲夫人和尤裡斯先生簽合同,你們知道跟他們兩人簽合同是意味著什麼嗎?”榮錦天拉著米小戀坐了下來,自己的媳婦也真的是只有自己疼了。 “什麼?柔絲夫人和尤裡斯先生,米小戀跟他們簽合同,你在說笑話吧?”榮昊癟著嘴看著米小戀,那兩家公司就是榮錦天都不一定能拿下,跟自己的鴻達集團還真是沒有什麼合作關係。 當年的榮昊也曾經努力過,可是人家柔絲夫人根本就不理他。 現在一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片子,怎麼可能跟兩家公司簽合同。 “爸,你不能做到的,我不能做到到了,並不是其他的人都不能做到,米小戀就做到了,她不但做到了,還是跟兩家都簽了長期的契约。這份契约你們知道意味著什麼嗎?”榮錦天看著榮奶奶和張翠蘭。 不過這次榮錦天沒有說話,榮昊倒是說了:”這兩份契约的簽訂,就是證明了我們鴻達以後就算是不跟任何的企業簽合同,都够你們揮霍一輩子的了。”這榮昊到是說的實話。 就這一筆單,他們鴻達集團在帝都的地位就更加的牢固了。當然不能跟從國外回來的鐘斯集團比。 榮奶奶和張翠蘭都張大了嘴巴,她們並不是因為這件事情高興,而是覺得著米小戀以後在家裡的地位不是就越來越高了,她們想把她給踢出去都是不可能的了。 榮昊聽到了這個消息,還真的是對米小戀的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了。 認錯的態度也好多了,他再一次的誠心的跟米小戀道著歉,這丫頭看著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可是卻把柔絲和尤裡斯這兩位大亨給拿下了,不得不說是有本事的。 “小戀,今天是爸爸不對,爸爸錯怪你了,這樣吧,光是道歉也就不能表示我的對你的歉意,我把這個送給你吧。”榮昊從自己的書房裏拿出了一把金絲楠木的扇子。 米小戀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有什麼用,對於她來說就只是可以扇扇風。 “爸,不用了,有誤會說清楚就是了,我們都是一家人,也就不用客氣了。”米小戀拒絕了,她對古玩和字畫可是外行。 “拿著吧,你都說了我們是一家人,都不要客氣的,你媽都送你玉鐲了,我當時也不在,也沒有送你什麼東西,就把這個送給你吧。”榮昊堅持的把擅自送給了米小戀。 “爸爸,我要跟你說一下,就是那個跟我合影的男人是歐陽晨大哥,那天柔絲夫人約了我去打保齡球,可是我差點兒被人用保齡球砸傷了,幸好歐陽大哥在,他幫了我,那照片就是那個時候拍的,有很多人在場的,只是都被模糊了。”米小戀覺得自己還是要把那照片的事情給榮昊說清楚。 至於今天早上的,她就不用解釋了,大家都在的,都是看到了的,也就沒有必要再多說什麼了。 “嗯,好的,爸爸知道了。你們去休息吧,累了一天了,一會兒吃飯的時候叫你們就是了。”榮昊無力的揮了揮手,他也覺得現在的家裡他活的很累。 以前母親沒有來的時候,青紫鈴是把家裡處理的井井有條的,自己也就當著一個甩手掌櫃,非常的輕鬆。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他感覺自己每天都是生活在算計裏,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辦,妻子也回了娘家不回來了,兒子媳婦也都是看他的眼神都沒有了往日的尊重。 他榮昊是活的如此的失敗嗎?他讓兒子媳婦回去了,榮樂樂也就走了,跟這些人在一起,她也沒有什麼話好說的,客廳裏又只剩下了榮昊、榮奶奶和張翠蘭三人了。 “媽,您也老了,我接您到這裡也就是讓您享享福,安享晚年了,您也就不要管太多的事情了。翠蘭,你就好好的照顧媽吧,有什麼需要的就跟我說。”榮昊也覺得自己好累啊,他也就回了自己的房間裏去了。...
小然然在牀上轉了一圈,糯聲糯氣地說道:”然然要照鏡子。” 她可是人小鬼大的小精靈,好看不好看,不是爸爸說了帥,還是要親自驗證了才知道。 爸爸那麼喜歡大然然姐姐,說不準爲了幫助大然然就要睜眼說瞎話呢。 看着鏡中美美噠的自己,小然然可高興了,回頭捧着簡然的臉吧唧親了幾下:”謝謝姐姐,然然好喜歡。” “嗯,太感謝然然喜歡了。”簡然也回吻小然然。 得到小然然的認可,比簡然站在國際舞臺上領最佳新人設計服裝獎還要令她興奮和高興。 那女鬼捂住嘴嬌羞一笑,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看着劉旭倫,問他:“我美嗎?” – 你的小說顧客 不僅這條裙子喜歡,另外兩件小然然也很滿意,她有點相信爸爸說的話了,好像大然然姐姐做的衣服真的是最漂亮噠,穿在身上她都不願意脫下來了,還是她睡着的時候簡然才幫她換上睡衣。 看着粉嘟嘟的小然然,簡然又親了親,每每想到小然然是自己的孩子,內心的那種滿足感,她都無法形容。 小然然睡着了,沒有這個小小的開心果鬧騰,氣氛瞬間就安靜下來。258小說網 躺在小然然左右兩側的人同時望着屋頂,心中都有好多話想要對對方說,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許久,秦越翻了一個身,將小然然移到旁邊,他躺到簡然的身邊,強勢地將簡然拽到懷裏摟着。 “秦越,你幹嘛?” 女人的老公乍一聽??完全懵住了??稍後才顫抖着聲音痛哭流涕道:“我老婆昨晚出車禍死了??我惦記你們的垃圾沒有人收??所以趕來收拾完??還得去料理她的後事??” – 小說軀體的智慧 簡然掙扎,但是掙扎不掉,氣得掄起拳頭在他的胸前狠狠捶了兩拳。 “我就是想要抱抱你。”想要抱着她,讓她的體溫填滿他內心的那片空洞。 聽到他低沉的嗓音,簡然忽然就覺得有些心疼,默默地放下了拳頭,依偎在他的懷裏,安靜聽着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 “秦越,你……”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只要你說出來,坦白地告訴我,我就會原諒你。 簡然好想這樣跟秦越說,可是她卻說不出口。 “簡然,相信我!”...
嬌嬌幫著家婆把衣服裝在洗乾淨的尿素口袋裡,系了兩根繩子,背在背上牽著小弟的手,後面跟著家婆。 嬌嬌一路都在想,她見過大孃的婆婆的媽媽,那是一個頭髮花白很長壽的人,還總是背著背簍去竹林弄竹葉回去燒火,大孃婆婆怕她摔跤,不要她出門,可在一次她出門還是摔了,大孃婆婆生氣,給她喂飯的時候又哭又氣憤:「摔死你,你個老不死的,這下知道疼了,叫你不要去你非去,疼你活該。」 走了八里路,才到大孃的鎮上,做了汽車,再走八里路,天黑了才到家,嬌嬌累慘了,把背上的口袋扔在院子里,就向媽媽說起來龍去脈。 嬌嬌要讀小學五年級了,幸好她們這個班要轉到鄉上去讀書,才挽救了嬌嬌的偏科嚴重。 剛開學,小學和初中就聯合在一起組織大家輪流看了一場電影。 嬌嬌可高興了,看電影哎,回想著一年才到村子放一回電影的那熱鬧場面,火把沿著彎曲田埂就像長長的火把蛇陣,又壯觀又好看,不管是大人還是孩子,都特別高興,比過年還要高興。 放了兩部電影,《媽媽再愛我一次》,嬌嬌哭的稀里嘩啦,被坐在一起的芳姐嘲笑,拉了好多同學過來專看嬌嬌哭,第二部叫《軍犬》,嬌嬌是屬狗的,她自豪的挺直了背脊,告訴自己,以後再也不吃狗肉了,她阻止不了別人,但她可以讓自家不吃狗肉,自己不吃狗肉,狗,是最忠誠的人類的朋友! 回到家大人問今天的電影放些啥,嬌嬌不說話,芳姐就已經看著嬌嬌笑起來:「我都看別人哭去了,沒看電影。」 只能住嬌嬌家的家婆生病了,吃了很多的葯,在某一日早上醒來家婆又突然看不見了,嬌嬌每天放學回家便多了一件事,就是給家婆熬藥,在每個周末牽著家婆走幾里路去看一個據說很厲害的治眼睛的中醫,抓藥,熬藥,把家裡的柴火都燒光了,把家裡支撐房頂專門用來堆好柴火的大木頭都拆下來燒了。 奶奶在爸爸剛踏進家門后就來找爸爸念叨,爸爸回家后什麼話都沒有說,而是幫媽媽砍更多的柴放回家。 媽媽知道奶奶在爸爸面前說了許多不好聽的話,因為家婆是媽媽供著的。 但是這一回爸爸什麼都沒有說,默許家婆長住,久住,默許媽媽給家婆養老。 有的時候媽媽也會抱怨家婆:「你那個時候口口聲聲稱你有兩個兒子,你靠的是兩個兒子,結果你的兩個兒子如何?你為了錢,也不管對方是啥人就要把我嫁出去……」 暑假又到了,嬌嬌和幾個姐妹割完豬草回家就看到八嬸的爸爸龍家公急忙的跑進自己家,慌裡慌張的扔了背簍跑進她的那間屋子。 If you enjoyed this write-up and you would certainly such as...
「謝謝老婆。」司南從來不善於甜言蜜語,但是他在妻子跟前,他就是想把自己最想說的話告訴她。 許小冉蹭了蹭丈夫的胸膛,心裡暖洋洋的。 「老公,我父親肯定找過你,因為公司的事情。我大姨一家巴不得黏上我,我拒絕了。所以跟許家,古家沒有關係了。 對於他們的事,你不要去理會。更不要去上火,逢年過節都不要理會。」許小冉恨恨的說,既然他們不仁,她沒必要去憂心。 司南低頭看著妻子堅定的眼神,司南點頭。 「聽老婆話,吃飽飯。」司南順坡下了。 許小冉笑了,司南就是喜歡看著妻子的笑容。沒有任何雜質,就如他們的感情一樣純潔。 「貧嘴!」許小冉輕輕地捶打著丈夫結實的胸膛,為了一個笑話,兩人你追我趕的跑遠了。 江寧一個眼神同伴立即分散開來追了上去,他則轉身去烤肉了。 「爹地……」司言轉頭一看立即奔了過來,許小冉插著腰看著父子倆在原地轉圈。 「快……休息一下!」許小冉累的走不動了,原地坐下來休息,一手遮住有些毒辣的陽光,眼鏡也不知道掉到了哪裡,太陽帽也不見了蹤跡。 司言看著母親臉蛋紅撲撲的,把自己的帽子扣在了母親的腦門上。 「回去,馬上吃飯了。」司南哪能受得了妻子受委屈,立馬就往回走了。 一股香味兒老遠就能聞到。 一大鍋香噴噴的抓飯,幾大盤涼拌菜,各式烤肉……全部端上了桌。 總共分了三桌,豐盛的不得了。 「烤饢餅,把肉夾在裡面,那個味道賊正宗,你來一個。」許小冉遞給了丈夫半個烤好的饢餅,最後把熱騰騰的加了作料的烤肉包在裡面,滿滿的滿足感。 司南看著妻子大口大口的吃,那個表情看著就讓人流口水。 司言也是如此,自從母親生病以來他幾乎沒碰過一口,這會兒正好解饞。 「爹地,快吃吧。」司言跟許小冉一樣,看的司言食指大動。 「先生,您快嘗嘗看。味道不錯,這次我多加了點辣椒。」江寧站在旁邊出聲,司南點頭。 果然美味無比,尤其是抓飯,優質的大米,顆顆晶瑩剔透…… 司南面帶微笑,難怪兒子一直嚷嚷著…… 「你去吃飯,涼了就不好吃了。」許小冉跟江寧說,同時也支走了木子。 司南口味不是一般的難伺候,但是今天他什麼都沒說。...
udn.com錦昭夫人看了他手裡的信一眼,沉聲道:「本夫人懷疑府里有出賣王爺的內奸,今日出入王府的人以及物統統都要查!」 李威急忙解釋道:「夫人,小人正要替夫人身邊的木槿姑娘送信,這還是要送給王爺的!」 錦昭夫人語氣更冷了,「送給王爺?誰知道是不是陷害王爺的假消息,搜!」 李威立刻被按倒在地,他還沒來得及喊就被捂住了嘴…… 不多時,又去前院採辦處送清單的木槿這會兒已經快靠近側門了,平日里她時常會走這一條路,看著冷清清的路,她心裡覺得有些不對勁,平日里這個時辰府里不少買辦都會進出這扇門,怎麼今天門口連個人影都沒有? 正當木槿靠近側門的時候,後頭傳來了錦昭夫人的聲音,「今日府中抓賊,擅自出入者都有嫌疑,給本夫人拿下這個婢女!」 木槿立刻回頭,沒想到看見錦昭夫人正朝她走來,而且錦昭夫人的身後跟了一大群人。 見有兩個帶刀侍衛朝她走來,木槿急聲道:「奴婢是為王妃出府買葯!」 錦昭夫人哼了一聲,拿出手裡的信,「這信是你給李威的?」 木槿一怔,「這……這的確是奴婢要送給王爺的信。」 錦昭夫人怒聲道:「這信里的內容正是要陷害王爺的東西,來人!拿下她!」 木槿急忙後退,可卻抵在了門上,她急聲喊道:「奴婢只是將王妃的近況告知王爺,根本沒有陷害王爺!奴婢冤枉!」 得知消息趕來的宋管家見到這個場景,連忙加快了腳步,一邊跑一邊喊道:「夫人!這是怎麼回事?」 錦昭夫人臉色肅冷地說道:「本夫人收到密報,有人陷害王爺,暴露了王爺的行蹤,害得王爺在外頭遇襲,本夫人正要替王爺徹查王府!」 木槿看到宋管家來了,立刻掙紮起來,「宋管家!我沒有陷害王爺!我沒有!」 宋管家急忙和錦昭夫人說道:「夫人是不是弄錯了?這丫頭是王妃身邊貼身伺候的,怎麼可能是內奸?」 錦昭夫人將手裡的信遞了過去,「她想讓李威幫她傳送密信,李威已經招了,宋管家你自己看看吧。」 宋管家看了這信里的內容,臉色一變,「這……這怎麼可能?」 錦昭夫人冷哼一聲,「不管如何,這丫鬟都在說謊!將她押下去,嚴刑拷問!本夫人就不信撬不開她的嘴!」 怎麼會突然將她和內奸扯到一起?木槿心裡一沉,大聲喊道:「冤枉啊!冤枉啊!我要見王妃!」 錦昭夫人掃了眼木槿,朗聲道:「你倒提醒我了,主院也要搜!先將這丫鬟押下去!」 木槿被拖走,宋管家攔也攔不住,那些侍衛都是無名閣中調來的,不歸景王府管。 見錦昭夫人是動真格的,宋管家嚇了一跳,急忙跟上去。 主院門口,宋管家好不容易追上了錦昭夫人,他擋在門口,急聲道:「夫人!王妃現在懷有身孕,驚動不得啊!」 錦昭夫人瞥了眼宋管家,「闔府上下人人都有嫌疑,就算是王妃也不能漏過,否則萬一出什麼差錯,你一個小小的管家擔得起嗎?」...
陸寶? 陸寶? 1 min read
fc2.com那個夏朵說陸寶已經被他送走了,因為陸寶是他們倆曾經共同養的,為了不給夏朵礙眼,所以就送走了。 他怎麼這麼狠心?竟然都把陸寶給送走了,就為了夏朵,他竟然這麼喜歡那個女人? 戴夢瑤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眼前又出現了夏朵脖子上的紅色痕迹。 那是怎樣的恩愛痴纏才會有那麼重的痕迹? 戴夢瑤覺得自己的整顆心都要碎了。 聯想到在網上看到的有關她們倆的所有視頻跟消息,原以為只是做給外人看的,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的。 陸承曜你到底喜歡那個女人哪裡?我又有哪裡比不上她? 不知道戴夢瑤在沒人的地方哭的傷心欲絕。 夏朵的心情被她的突然到訪弄的特別不好了。 在床上滾來滾去的也睡不著,於是就去洗手間洗漱換衣服了。 站在洗手台前,她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痕迹,頓時瞪大了眼睛。 「陸承曜!」 這個混蛋,自己這個脖子已經不能見人了,那麼多紅點點,真懷疑那個混蛋是故意的,劉嫂又沒有看到呀? 還有剛才自己出去,那個戴夢瑤! 呃,如果戴夢瑤看到了,估計會給氣死吧? 夏朵的心情頓時有了那麼一點點好呢。 洗漱之後,換了一身衣服,挑了一條絲巾系在脖子上,擋住了那點點紅痕,下樓去了。 劉嫂已經知道了剛才來的那個女人的身份,所以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夏朵的臉色。 見她穿戴整齊的哼著歌下來,劉嫂一時間摸不著頭腦了,少奶奶這是沒生氣? 「少奶奶,要吃早飯嗎?」 「嗯,昨天的餛飩還有沒有?我吃那個。」 「好,我馬上去。」 不用遛狗,畫稿最近也不用急著交,夏朵吃了早飯之後,覺得有些無聊,這個時候蘇蘭的電話就打來了。 「媽?」 「朵朵,有沒有時間啊?陪媽去逛逛。」...
“然然,你別頑皮,沒開燈看不見,別磕着碰着了。”她不可能消失不見,他猜想她可能想跟他玩玩。 砰—— 包間的門突然被人踢開,緊接着一個高大的人影快速衝進房間。 權東銘還沒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來人像一陣風一樣衝到房間的角落裏。 “你是誰?你想幹什麼?”因爲關了燈,權東銘什麼都看不見,不知道來人想幹什麼? 憑感覺,闖進來這人身手想當不錯,房間沒有開燈,伸手不見五指,他也能避開屋內的物品衝到角落裏。 男人沒有回答他,他憑感覺撞門而入的男人在找東西。 權東銘定了定神,吼道:”你到底是誰?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你別想趁亂動這個小女孩,她的身份你們惹不起。” 權東銘並沒有特意去瞭解過盛天集團,但是關於盛天集團的傳聞他也耳熟能詳。 尤其關於盛天掌舵人的消息,簡直被人們當成神話在傳說了。 不過即使是被人們神話的人物,他也有柔情的一面,那就是愛妻子疼女兒。 據說他**女兒的程度已經到女兒胡鬧着想要去摘天上的星星他會幫她搭梯子。 有這樣的一位父親,除非不要命了,誰敢去動這個寶貝疙瘩。 回答權東銘的不是闖進來的男人,而是再次亮起的燈光。 燈光一亮,他看清楚了撞門而入的高大英俊帥氣的男人。 雖然他化了妝,化得跟他原來的模樣幾乎判若兩人,可是權東銘還是一眼就認出他了。 是他!是他們剛剛上任不久的總統大人權南翟! 他脫去了平時在公衆場合穿的衣服,此時身上是一身米白色的休閒服飾。 很簡單常見的服裝,但是因爲他身材比例非常好,隨便一套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也能穿出超級模特的風格。 同樣身爲男人,權東銘也不得不承認他們總統先生這長相這皮囊這身材,完全可以靠臉靠身材吃飯,偏偏這些他都不利用,他用的是他的智慧才華以及政治頭腦。 “三哥,你、你怎麼來了?”權東銘戰戰兢兢問出口,卻對上權南翟冷厲的目光,權南翟只看了他一眼,便讓他乖乖閉上了嘴。 它這位三哥是典型的兩面人在大衆面前是溫和平易近人的總統形象,私下裏,他一道眼神就能嚇死人。 權南翟目光快速一掃,在房間另一個角落裏看到了卷縮成一團的秦樂然。 她捲縮着身體,雙手抱着腦袋不停地顫抖着,那樣子可憐極了。 “然然……”權南翟兩步衝到秦樂然的身邊,伸手抱她,可是她不讓。...
「快要與你分開,顧不得那麼多了。」君廷燁聲音帶著不舍,過了今晚就是五月初六。 「可是這也太明目張胆了。」黎若秀眉緊蹙。 君廷燁伸手撫平她的眉間,戲謔的問道,「怎麼,阿黎這麼怕外人知道我們兩個之間的關係?我就這麼拿不出手嗎?」 黎若笑道,「胡說,明明是以前你不願。」 「以前是怕會給你帶來危險。」君廷燁說到,「如今你都已經要成為神醫谷四長老了,皇上拿捏你不了,恐怕還要拉攏你。我如今這樣的舉動,也有可能會被誤會為是趨炎附勢。」 見黎若若有所思的樣子,君廷燁酸溜溜的說到,「還是阿黎如今得北楚太子都如此傾慕,對比了我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大順九王爺,所以不願了?也是,我這樣沒有實權的九王爺,是委屈了阿黎。」 「你吃醋了?」黎若聽到君廷燁這麼說,心裡卻同擂鼓一般,咚咚跳著。她輕笑著問君廷燁,眸子裡帶著不敢確認的期待。 君廷燁看著她那閃閃的眸子,臉上飛紅,好在是夜色深,又在馬車理由,黎若看不見。他輕咳一聲,承認道,「是。」 說罷握著她的手又緊了緊,「我不願旁人多看你一眼,也不願旁人要搶走你。」 「你明知道,我對他們並無興趣。」黎若抬起眸子看他,「你儘管放心,你若不負,我便不離。」 君廷燁怔怔的看著黎若,內心湧起莫大的幸福感,讓他有想哭的衝動,這麼些年來,還沒有人能對他說出這樣的話。 君廷燁將黎若抱進懷裡,親了又親。「阿黎,你答應我的了,可莫要食言。」 黎若依偎在他懷裡說道,「分明你的爛桃花還要多一些,看看月姝公主,對你死纏爛打,實在是讓我佩服。」 君廷燁沉吟半分,「百里月姝的事情不簡單,她是有目的的。但是北楚皇室的信息守備森嚴,我們還查不到。」 「那你要多加小心。」黎若見他有些嚴肅,輕聲叮囑著。 君廷燁點點頭,「後日我與白谷主先行,你自己在京城要好好照顧自己,有什麼事找慕容熙,要是想給我寫信,一併交與他就好。」 黎若驚奇的問到,「不是玉竹代你出行嗎?我以為你只是在大殿上說說罷了。」 君廷燁說道,「武林大會是玉竹他們過去,我本意是出發時給君廷煒看著我離開京城后再繞回來。但是今夜百裡子瑜提出要同路而去,君廷煒當場應下,所以我必須要先到神醫谷去。」 黎若嘟囔著,「都怪那百裡子瑜和百里月姝兩兄妹。」不然他們哪裡需要分開。 君廷燁聽到他小聲嘀咕,輕笑出聲。 她嘆了口氣,「那你先到神醫谷等我,王嫂子生完了,我就去神醫谷接受考核了。」 君廷燁握住她的小手,軟軟的手裡布滿了一層薄薄的繭,指尖上也有一層薄薄的繭,令他有些心疼。 「不會很久的。」黎若嘆了一口氣,心情也有些沉重起來,「王嫂子也就這幾天生產了,明日要問問師娘,可有找到一個有經驗的穩婆,提前請好。」 君廷燁笑道,「你可知道這穩婆都是提前好幾個月開始定下來的,你這樣匆匆忙忙的請穩婆,恐怕比較難。」 「那可如何是好?」黎若楞了一下,又開始發愁。...
「沒有。」傅鴻澤黑著臉掃了他一眼。 孫助完全不把傅鴻澤的黑臉當做一回事,反而是挑起了一側的眉梢繼續問:「那您打他們了?」 「我是那種人?」傅鴻澤坐在一旁,挑著一側的眉梢反問孫助。 孫助聳了聳肩膀,含糊地說了一句:「誰知道呢。」 於是傅鴻澤的臉再次黑了下來。 「先幫我哄好他們。」傅鴻澤咬著牙說,「讓你來不是看戲的。」 孫助輕笑一聲,猶豫了一下,試探性地向前走了一步,一直走到小彬和小宇的底線,他才沒有動,微笑著對他們說:「能告訴叔叔,你們怎麼了嗎?」 「我要回家。」小彬像只小狼崽子一樣,一臉警惕地看著孫助。 小宇則安靜地像只小綿羊,眼神巴巴地看了一眼傅鴻澤,瓮聲瓮氣道:「小宇……小宇想媽媽。」 孫助挑了一下眉頭哦,轉過頭來,難得有機會的調洗了一下他的上司:「傅少,你把他們搶來的?」 「不是。」傅鴻澤的臉更寒了。 孫助輕笑一聲,對兩個小傢伙伸開了雙手:「跟叔叔來,叔叔送你們回家好不好?」 小宇猶豫了一下就要從沙發上跳下來,卻被小彬死死的捏住了衣領,臉上的警惕依舊很重:「別去,他和爸爸是一夥兒的。」 孫助哭笑不得地看著傅鴻澤,再次打趣了一聲:「傅少,你的兒子很聰明。」 「閉嘴!」傅鴻澤的臉上似乎凝了一層冰霜。 任哪個父親被自己的兒子當著屬下的面如此指責,臉色都不會太好。 「嗯……叔叔保證,帶你們去找媽媽。」孫助捏著下巴,臉上誇張地浮現出幾分擔憂來,「可是,你們的媽媽在工作,現在應該沒有時間照顧你們。」 「有遠毅爸爸。」小宇眼裡的淚花已經消失了,注意力成功的被孫助轉移了。 「呵!」傅鴻澤的表情幾乎皸裂,他冷笑了一聲,剛想涼颼颼的說些什麼,就被孫助堵住了嘴巴。 「傅少,你還想討好兩位小少爺就不要說話。」 傅鴻澤瞪了一眼孫助,儘管氣焰囂張,但也只能偃旗息鼓,把頭轉向一邊,惡狠狠地盯著門框,彷彿那個就是遠毅似的。 「奧。」孫助笑的眼睛都彎了,「遠毅我聽說過,但是你們確定她現在在家嗎?」 小彬果然冷笑了一聲,抱著雙臂對小宇涼涼地說:「他現在不一定在哪兒幽會小姑娘呢!」 「那……怎麼辦?」小宇怯生生地看著小彬。 看著小宇眼裡的信賴,小彬又努力的在臉上端起嚴肅來,頂著一張幼稚的小臉佯裝十分為難的樣子:「我們暫時留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