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9, 2021

jamesfalls

“放心,如果沒命活著離開,殺了海東青對我們來說毫無意義,你覺得呢。”毒蠍微笑問道。 alibaba.com趙沙冰冷哼道:”算你清楚眼前的形勢,說了句實話,說出你所謂的提議吧。” 毒蠍道:”讓你們的人退走,讓我們的人進來。” 見趙沙冰露出怒容,毒蠍接著淡淡道:”別急著拒絕,這僅僅是第一步。” “你是在給我開玩笑嗎,讓你們的人進來,我們的優勢蕩然無存,你再殺人便可有機會逃走,你覺得我會同意。”趙沙冰怒極反笑道,毒蠍的提議簡直是個笑話。 毒蠍微笑道:”那我就殺了海東青,然後我們再決一死戰吧,大不了同歸於盡,賞金我們得不到,誰都休想得到。” 現在毒蠍有楚鷹在手,已然立足於不敗之地,他有的是時間討价還价。 當然,如果趙沙冰他們不顧及楚鷹的死活,則完全又是另外一回事。 趙沙冰掃了一眼楚鷹,見他雙目緊閉,對發生的一切都無動於衷,心中暗歎,口中冷然道:”讓你們的人進來,是不可能的。” “這是首要條件,你不答應,我想我們也沒必要繼續談下去了。”毒蠍語氣一變,淡淡說道。 趙沙冰道:”你的腿被我擊傷,表面上的傷口或許不算什麼,但是被我的太極周流勁攻入,便會如附骨之蛆般,沒有我的幫助,你很難將其逼出來,這會對你造成不可逆轉的創傷,你放了他,我幫你,並且送你們離開。” “不要嚇唬我,真有問題我早就應該察覺到了。”毒蠍不以為然道。 趙沙冰沉默,毒蠍抓著楚鷹不放,而且有這個底牌在手,他就可以提出任何條件,威脅是沒有用的,只能想辦法從其他地方攻破。 “雖然我不忙,可是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給你們三分鐘的考慮時間,不要逼我做出我們雙方都不開心的决定。”毒蠍不耐煩的說道。 趙沙冰剛要開口,天使踏前一步,冷冷道:”毒蠍,海豹突擊隊退役,高級特工,擅長搏擊、拳擊、空手道,戰場上善於謀劃、設計,退役之後被神秘組織吸收,失踪兩年之後重現,參與籌畫了對利比亞副總統的暗殺行動,是有名的辣手黑心。” 聽著天使洋洋灑灑的說出自己的有關資料,毒蠍的臉上也逐漸浮現出一抹殺意,”你知道的太多了,但我對你卻很陌生,可不可以主動介紹一下自己呢,美麗的小姐。” “家在德州的達拉斯,不過退役之後就沒有回過家,家人以為其早已戰死,政府也會每年給予撫慰金,但是每年都會有一筆錢存入其母親的戶頭,這神秘的匯款人,想必不是別人吧。”天使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譏嘲的看著變了色的毒蠍。 毒蠍臉色陰沉無比,”你這是在找死。” “是麼,我卻不這麼認為,找死的應該是你。”天使輕描淡寫的說著,從口袋裏掏出手機,在毒蠍的眼前晃了晃,”一分鐘之後會收到一個視頻通話的請求,你可以跟你們的家人見一面。” “我不見,滾開。”毒蠍怒吼,渾身都在發抖,放在楚鷹脖子上的軍刺也忍不住的抖動一下,在那裡留下一道血痕,有絲絲的鮮血流出。 天使壓下心頭對楚鷹的擔憂,神情冰冷道:”你見不見無所謂,讓他們見到你就行了,華夏有句話叫做可憐天下父母心,也有句話叫做兒行千里母擔憂,你母親每個周都會去公墓為你獻花,風雨無阻,你就這麼忍心。” “你到底要做什麼,敢傷我媽媽,我會讓你碎屍萬段,丟入地獄。”毒蠍怒火沖天,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這時候,電話果然響起了悅耳的鈴聲,但是聽在毒蠍的耳中,卻如同催命的喪鐘。 “不要。”毒蠍厲聲大吼。 天使冷冷一笑,點擊了一下同意,然後看著畫面中蒼老的婦人,用英語說道:”鐘斯夫人,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