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holliechatterton

「好,都依你。」 君廷燁將穴點陣圖放進了一旁豎著畫筒里,裡面還有大大小小的好幾個畫卷。「這些都是什麼?」 「一些手稿。」黎若笑道,「隨手畫的,」 君廷燁抽出一張來,就拿到了理療館改造的圖紙,「這便是你讓慕容熙讓人去做的東西。」 「對。」黎若笑道,「理療館要改造一番。」 她不打算在這個話題上做過多的逗留,將畫卷收起來重新放回了畫筒。 黎若想起今日與楊天的約定,對君廷燁說道,「君廷燁,那個蛇果,我可能會用一部分做成藥送給楊天。」 君廷燁微微一頓,也沒有問黎若原因,只是笑著看著她,「蛇果是你摘取的,你做主便是了。」 黎若握著他的手,「今日楊天告訴我,他在城郊見到桑梓了。」 「嗯,我的人已經發現了他的行蹤。」黎若說道,「本打算等找到了再告訴你,沒想到楊天竟然碰見了。」 「他們的行蹤?」黎若驚訝道,「去哪裡了?」 「今天已經出了京城了。」君廷燁說道,「沒想到那老人家竟是個會功夫的,桑梓的輕功在夜十二的調教下,進步很快。」 「但是他沒有可以隱藏痕迹,應該是預料到了我們會派人去找他。」君廷燁笑了笑,「莫要擔心,我已經讓夜十二跟過去看看了,有什麼事會回來說的。」 「嗯。」黎若舒了一口氣,「沒事就好。」 雖然今日也猜到了桑梓是主動跟隨別人離開的,但是如今得到了君廷燁的證實,還是令他安心了許多。 「主子,彭軍來了。」夜十一在書房門口問道,「要他進來嗎?」 君廷燁看了一眼黎若,「進來吧。」 書房門被推開,彭軍見到黎若正與自己的主子君廷燁肩並肩站在一起,兩人容貌出眾,氣質拔群,儘是如此般配。 「彭軍見過主子!」彭軍朝君廷燁行禮。 「起身吧。」君廷燁說道,「可是人皮面具做好了?」 「是的,主子!」彭軍把手裡的盒子遞上去,「這便是黎小姐的人皮面具。」 君廷燁打開盒子,然後轉身對黎若說道,「試試看。」 黎若閉上眼睛,等著君廷煒為她試戴,彭軍一驚,忙低下頭,主子和黎小姐竟然這般親密,旁若無人,自己是不是應該出去比較好,就不吃這口狗糧了? 君廷燁十分溫柔,細細的將她的碎發整理好,這才將人皮面具戴上。 「如何?」君廷燁問到。...
穆雷也醒了,先看了看四周,揉著眼睛道:”怎麼來警局了。” “投案啊。”楚鷹微笑道。 穆雷撇了撇嘴,沒好氣道:”投案的話,我們早就被抓起來了,還能讓你開著車走啊,是不是去見那個左春年了,他怎麼說。” “從此之後,左春年跟咱們再沒有半點關係,而且他還很有可能會對付咱們。”楚鷹淡淡道。 穆雷面色一沉,目光中厲芒閃爍,冷冷道:”那就連他一塊做掉。” 這牲口從來都不去考慮問題,也不會過問理由,既然楚鷹說左春年是敵非友,那也是他的敵人。 “算了,畢竟曾經幫過咱們不少,在他沒有真的與咱們做對之前,還是別去理會他。”搖了搖頭,楚鷹說道。 沒有再說什麼,穆雷閉上了眼睛。 長長的吐出了口氣,楚鷹掏出手機,編輯了一條簡訊,然後群發了出去。 很快,便得到了回應,他的嘴角也不由露出了一抹殘酷的冷笑,這一次,天昊盟所謂的暗殺團,將不復存在。 中心廣場,楚鷹到時,便見廣場上的很多人,正鬧哄哄的圍成了一個圈子,對著裡面指指點點的,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對於這種熱鬧,楚鷹從來都沒有興趣,便將車子停在不遠處,靜靜的等待著。 可是,等待了半天,他什麼也沒等到,穆雷睜開眼睛,不耐煩道:”在這等啥呢。” 剛才的簡訊楚鷹自然沒有發給他,輕描淡寫道:”今晚,滅掉暗殺團。” “既然要滅掉暗殺團,那咱們就去準備啊,在這幹等個啥啊。”聽說又要殺人,穆雷的精神也振奮起來,催促道。 楚鷹道:”我把騷狐狸他們都召集到了這裡,早就該到了,可現在還沒見到人。” “那我打個電話問問什麼情况。”穆雷說著,給趙沙冰打了過去。 片刻後,打通,穆雷開門見山的問道:”哪呢。” “廣場,你們在哪。”趙沙冰問道。 穆雷看了一圈,也沒有看到趙沙冰的影子,鬱悶道:”少廢話,快點過來,順便通知屠夫他們。” “我們都在,你們有沒有看到廣場上有一堆人,我們就在裡面。”趙沙冰說道。 穆雷也發現了那群人,對楚鷹道:”他們在那堆人裡面。” 楚鷹無言,他早就看到了那群人,卻沒想到被圍在中間的竟是趙沙冰。 將車子開了過去,一路上狂按喇叭,人群很惱火的回頭,不過當他們看到楚鷹的車子時,不由得露出感興趣的表情,有的甚至拿出手機來拍照。 一路駛過,人群也自動分開,出現在楚鷹面前的,是一輛造型彪悍、硬朗、很有質感的車子,車身通體米黃之色,這種顏色,如同金沙一般,會讓人不由聯想到那無邊的沙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