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9, 2021

harveyrooks2376

“你是想說自己如何處置這些東西的吧?”葉寧適時接過話頭道。 “現金都捐給了明安市兒童福利院,房子和別墅已經轉賣,所得款項捐給了市紅十字協會,這些都有收據為憑,貴重禮品也都全部封存……” “那你有沒有收到過相關幹部上繳的贓款或者禮品之類的物品?” “有……” “都是怎麼處理的?” “跟周書記彙報了……” “都有什麼人主動去紀委上繳過贓款贓物?” “財政局副局長裴晴、衛生局局長李延、經開區副主任馮慶旭。” “如今這三人呢?” “裴晴去梅子坪扶貧,李延成了衛校的校長,馮慶旭則調任龍灣鄉副鄉長。” “別墅是什麼人送的?” “蕭縝,曾經擔任縣警察局的局長,今年剛調任明安市警察局戶籍管理處的處長。” “蕭縝還送什麼人別墅了?” “不清楚……不過他把藍盾社區的一棟單元樓全拿來送人了。” …… 葉寧的引導沒有什麼邏輯,往往東一榔頭西一棒槌,但卻全是極為**的事情,錢力的回答也是行雲流水一般,幾乎都不經過大腦,張嘴就來,跟葉寧的提問配合得天衣無縫,仿佛就像是排練了數十上百次,陳穎呆呆的望著眼前的一幕,這已經不是用神乎其技可以形容的了。 錢力交代的東西雖然不是很多,但其中所蘊含的信息量卻足以讓任何人感到崩潰。 葉寧止住發問的一瞬間,錢力卻像提線木偶似地一下子癱軟在地上,頭上的汗水滾滾而下,呼哧呼哧的宛若牛喘,望向葉寧的目光卻充滿了畏懼,想要躲開偏又絲毫不敢,與之前進辦公室時的神情大相徑庭。 合上手裡的資料夾,葉寧把目光轉向陳穎,意思是接下來如何做,請她拿個主意。 陳穎已經漸漸恢復了沉靜,雖然心裡十分好奇葉寧是如何做到的,但這個時候卻不是給他解惑的時機,感受到葉寧詢問的目光,她微微搖了搖頭,又微不可察的點了一下頭。 葉寧心領神會的”唔”了一聲,這才神色鄭重的道:”錢力衕誌提供的資料很重要,有些細節方面的東西還需要回專案組核查一下,多謝錢力衕誌的配合。” 錢力臉上分不清是哭還是笑,有些僵硬的道:”葉主任太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打發走錢力之後,陳穎卻沒有問方才葉寧是如何做到的,直接問起他回市里的事兒:”你打算在市里呆多長時間?” 既然葉寧回去弄那個什麼新藥,想必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回來的,所以她需要個准信兒。 葉寧琢磨了一下才道:”有了今天這麼一出,想必主任接下來要忙乎一陣兒了,我也不好耽誤太久,有個兩三天就差不多了。”...
當初,楚鷹如橫空出世般現身阿塔伊,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滅殺鬼影,他也是囙此而一戰成名,奠定了他在阿塔伊不可戰勝的傳奇根源。 這件事早已傳遍了整個阿塔伊,而鬼影是拉莫漢身邊最為得力的幹將,拉莫漢和楚鷹之前理應有著解不開的深仇大恨,可是現今兩人卻是親如兄弟,這多多少少讓人搞不清楚。 當然,屬於三大城的那些暗探卻是很清楚,這是一個訊號,一個從此讓阿塔伊四分五裂動盪不安的訊號。 雖然結盟的事,僅有各方勢力的高層知道,可只要有點腦子的人便是能看的出來其中的貓膩,認識到阿塔伊要變天的事實,一些人已經在私下裏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曾經各自為政的五大霸主,而今卻是組合成兩大陣營,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假如他們站錯了陣營,選錯了方向,後果是致命的 這些人的想法,楚鷹自然無從知曉,不知不覺間便已到了北城,遠遠的便看到巴圖爾和老王正等在賭場的門口。 很顯然,之前楚鷹進了拉莫漢的住所,外面的那些人當中也有巴圖爾派去的探子。 車子緩緩停在巴圖爾的面前,楚鷹偏頭對拉莫漢道:”如果拉莫漢老大真心想與我們結盟,就要有胸襟氣度,否則若是巴圖爾不同意,我也沒法子,畢竟我還有很多地方要仰仗他。” 拉莫漢笑道:”這些問題,我事先已經想清楚了,老弟請放心。” “希望如此吧。”楚鷹隨口應了句,又道:”我先下去跟巴圖爾打過招呼,你再下車吧。” “這樣也好,哎,我們相爭了十多年,沒曾想最後卻要走到一起,世事的難以預料,也不過如此了。”拉莫漢無不感歎的說道。 楚鷹剛剛下車,巴圖爾便一臉怒容的迎了上來,怒聲道:”老弟你這是怎麼回事,把拉莫漢帶到北城來了。” “私下說兩句。”楚鷹拉著巴圖爾到了一旁,撇開老王和其他人,低聲道:”拉莫漢對咱們有利。” “拉莫漢一直都在陰謀覆滅北城,我才不信他會有這麼好心的幫助咱們。”巴圖爾冷聲道。 楚鷹道:”現在的形勢想必你也很清楚,哈拉汗、薩迪克和薩比爾三人已經結成了聯盟,以你我的實力,即便最終能勝的了三大城的聯軍,但也是損失慘重,若是這時候再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咱們可是抵抗不來。” “拉莫漢陰險奸詐,你相信他。”巴圖爾冷笑道。 楚鷹輕歎道:”說心裡話,我是信任他的。” 不待巴圖爾在聽了這句話後發火,楚鷹解釋道:”在阿塔伊,想必沒有比拉莫漢更頭疼的人了,在他的兩邊,分別是咱們和哈拉汗他們,他被夾在中間,左右都是能滅掉他的力量,這個時候他必須做出選擇,所以在走投無路時做出的選擇是可信的,至於在此之後他會不會倒打一耙,那都是以後的事情了,眼前咱們必須要借助拉莫漢的力量對抗其他三大霸主。” 見巴圖爾沉吟不語,楚鷹沉聲道:”在拉莫漢看來,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現在與咱們結盟對他有利,他絕不會玩什麼花樣,况且對咱們同樣有利。” “與這種人結盟,無異於與虎謀皮,假如他真的是個善茬子,為什麼哈拉汗他們將他捨棄。”巴圖爾怒哼哼的說道,顯然是對楚鷹單方面答應拉莫漢很是不爽。 楚鷹沉吟片刻,暗中咬了咬牙道:”只要老哥你一句話,我立即就拒絕拉莫漢,但是這樣做的後果,很可能逼著拉莫漢投向哈拉汗他們,如此一來,在削弱咱們自身實力的同時,也為對方提升了實力,孰輕孰重,老哥自己思量吧。” “我找拉莫漢說去,老弟不要跟著來。”巴圖爾說著,便撇下楚鷹,鑽進了車內。 楚鷹朝著車子看了一眼,自然是什麼都看不到,也聽不到裡面的談話,只好作罷。 站在這裡,讓他百無聊賴,想到這裡就是賭場,孤鷹肯定就在裡面,索性就進了賭場。 賭徒的心裡和眼裡永遠就只有賭,無論外面正在發生著什麼樣的大事,縱然是天塌下來,他們也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要進來這裡,那就要賭個昏天暗地。...
, 1 min read
“榮錦天,我覺得這個蘇黎世是很大的,你為什麼非要跟我走在一起,你不能去別的地方逛逛嗎?”蘇小戀對一直都跟在自己身邊的榮錦天很是無言了。 “蘇總,請叫我榮助理,我在沒有辭職之前,你都應該叫我榮助理。”榮錦天拉著醜醜的手,他很是認真的跟蘇小戀說。 “好吧,榮助理,我命令你不要跟著我,可以嗎?”蘇小戀就去拉醜醜的手。 “不行,既然你都承認我是助理了,你見過助理自己去玩,讓總裁一個人旅遊的嗎?那我不就是失職了,你就更有藉口來開除我了,我不會那麼傻的。”榮錦天這個時候再一次很認真的提出了自己的職責。 蘇小戀覺得自己是被繞進去了,可是怎麼進去的她都沒有發現,可是卻出不來了。 榮錦天卻非常的開心,看著蘇小戀吃癟的樣子,他又覺得很好笑。 在蘇黎世的第一天旅遊,蘇小戀就是被榮錦天牽著鼻子走的,她想去什麼地方,榮錦天都非常的瞭解,雖然是被牽著鼻子,走的,不過去的地方都是蘇小戀想去的地方。 吃了蘇黎世的特色的菜肴,逛了這裡的有特色的建築,醜醜的嘴巴就沒有停過,這裡的吃的玩的都好多啊,他簡直就是恨自己的肚字太小了。 “媽媽,這個霜淇淋好好吃啊。”吃著蘇黎世的霜淇淋,醜醜都興奮的不得了,這裡的一切都讓他很開心,還有就是跟著叔叔和媽媽在一起,就好像是一家人的感覺,他很喜歡這樣的感覺,他也就好像是有了爸爸一樣了。 “哦,好吃也不能多吃的,吃多了怕你晚上的時候肚子不舒服。”蘇小戀看著榮錦天給醜醜買了一個巨大的霜淇淋,她就急忙的說道。 “沒事的,他分給你吃,這個霜淇淋很好吃的,也是這裡的特色。”榮錦天又拿了一個勺給蘇小戀讓她跟孩子一起吃。 這個男人想的還真周到。蘇小戀的心裡想著,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在心裡慢慢的濃了起來。 醜醜把霜淇淋舉到了蘇小戀的面前,蘇小戀見兩個男生都很照顧自己,她就接過了榮錦天手上的勺子,吃了一口醜醜的霜淇淋,她這一口就停不下來了。 她很喜歡吃巧克力口味的霜淇淋,這個霜淇淋的巧克力都在裡面包裹著,吃一口就有著濃濃的巧克力的香味和奶香味,裡面還不知道有著什麼東西,吃著脆脆的。真的非常的好吃。 “媽媽好吃吧?”醜醜跟蘇小戀一起吃著,他又舀了一勺遞給了榮錦天。 “叔叔,你吃。” “哦,好的,謝謝醜醜。”榮錦天吃了一口醜醜喂的霜淇淋,他覺得這口霜淇淋是他三十多年吃的最好吃的一次了。 一大個的霜淇淋被三人給吃完了,再看著那些冷飲也都沒有興趣再吃了。 來到了公園裏,榮錦天找到了一處安靜的草坪,三人就準備坐下來休息一會兒。 醜醜躺在了草坪上,他望著天空,還有著身邊的小草,也不知道他的腦袋裏在想什麼,一個人的眼睛都笑成了月芽了。 “醜醜在想什麼那麼開心的?”榮錦天坐在了醜醜的身邊,看著孩子很開心的樣子。 “我在想我們三人好像是一家人啊!”醜醜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讓蘇小戀很是尷尬。 “醜醜,不要瞎說。”蘇小戀對醜醜說道。 “哦。”醜醜的興奮勁一下子就落了下來了。 “沒事的,我們出來可以暫時的當成一家人,我們可以彼此的照顧著的,我可以照顧你們母子這樣挺好的,不要打消孩子的積極性吧。”榮錦天輕柔的摸著醜醜的頭髮,醜醜的頭髮有一點兒自來卷。...
「嘗嘗吧,家鄉那邊送過來的剛下的好茶。」 黃文暘把杯子往苗馨兒的面前推了推。 苗馨兒抬手接過了杯子,但是還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黃文暘見她這樣,就微微笑了一下:「聽說,譚醫生那邊有消息了?」 「這個您也知道?」 苗馨兒馬上被吸引了所有注意力,轉過頭來問黃文暘。 黃文暘點點頭:「可不是嘛,譚醫生是陸隊長的妻子,光是這樣一個身份,就足以讓維和部隊的人多次組織人員去救她了,說來也奇怪,最近醫療基地裡面還傳起了一個奇怪的傳言。」 一說傳言,苗馨兒的心裏面就突的猛跳了一下,眼睛也注視著黃文暘,有幾分緊張。 其實她也不是不知道,最近醫療基地裡面傳的最多的傳言,就是T9病毒研究成果這個傳言了。 現在好多人都說她不是真正的研究者。 不然的話,對方不會放她回來,江辰也不會跟譚暮白被人抓過去一直不肯放。 有的人說,T9病毒的真正研究成員是譚暮白,也有的人說是江辰。 眾說紛紜,但是卻大都是矛頭指向一個方向,那就是,T9病毒的研究成果是她苗馨兒竊取的。 這樣的說法,讓她苗馨兒怎麼能安然接受。 如果事實也被很快揭發出來,那麼,不只是她的名聲壞了,以後也很難東山再起。 苗馨兒想想以後的人生,就覺得有些心驚肉跳:「什麼傳言?」 她問黃文暘,心裏面還是有些僥倖。 想要僥倖的想著黃文暘說出來的傳言不是關於她的。 可是,不偏不倚,黃文暘的視線定格在了她的身上,並且在她問起的時候,極其清晰的開口道:「是關於你的呢,苗醫生。」 苗馨兒被黃文暘這麼看著,心臟都有種要停跳了的感覺。 黃文暘那雙盯著她的眼睛,讓她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 覺得,黃文暘好像知道很多事情。 知道她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竊取了譚暮白研究成果的事情。 苗馨兒心裏面發慌。 黃文暘卻只是道:「苗醫生猜到是什麼傳言了嗎?」...
沐念的怒火燒著,齊棋滅屍毀記的把最後一片餅乾塞進嘴裡。 滿滿的嘴巴說不出話來,白了沐念一眼,那架勢是在說她小氣。 這個死齊棋,她都沒存貨了,啊…… “臥槽沐念。”張牙舞爪的沐念撲了上去,掐住齊棋的脖子猛晃”你給我吐出來,吐出來……” “我吐出來你還吃呀!我靠,沐念你丫的放手。” 被沐念晃得整個世界都在旋轉,齊棋難受的拽下鎖在自己脖子上的爪子,”沐念你個小氣,大不了我中午請你吃壽司好了。” “誰要你的壽司,我要我的餅乾,還我餅乾、我要餅乾。”沐念說著又撲了上去,被壓得措手不及的齊棋在看到背後一道身影閃過之後,求救的伸手喊著,”總裁快救救我,我要被這個瘋子壓死了。” 楚臨風從兩人旁邊走過,西裝筆直的他一雙眼睛幽暗的盯著壓在齊棋身上的沐念,感覺身後兩道光,沐念回頭剛好對上楚臨風的目光。 “總裁。” “恩,精神不錯。” 楚臨風話中有話,沐念習慣的在面對他就小臉一紅,低垂的腦袋,用頭頂對著楚臨風。 “齊秘書。” “是!總裁。” 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摸不到頭腦的站了起來,走到沐念身邊不明白怎麼回事。 不是楚臨風在調戲沐念嗎?幹嘛又叫她了。 看了一眼身邊跟小媳婦似的沐念,鄙視她沒骨氣,揚起的腦袋掛著一天豔笑,”總裁,叫小的幹嘛!” 齊棋笑得燦爛,楚臨風眼底閃過一絲算計,某人沒看見,沐念卻在抬頭的時候不小心捕捉眼裡,同情的看向齊棋,很只覺得像旁邊移動兩步。 沐念敢肯定,這個****女人要倒楣了,招惹楚臨風這個瘟疫,沐念只能表示她的同情。 “剛才我和慕林的人通了電話,他們的人說與我們公司的契约出了一點差錯,齊秘書要是閑的話,跑一趟慕林怎麼樣?” “那不行,我很忙的。” 齊棋一聽完楚臨風的話,馬上擺出一副我現在很忙不要打擾的表情,坐回自己位置,板著的臉一般正經的看著桌上檔案。 一連串的動作,沐念奇怪的眨眨眼睛,怎麼她覺得齊棋像是在害怕…… 楚臨風輕哼一聲,沒說再說的錯身而走,臨走還不忘給沐念一個警告,嚇得沐念坐回椅子,在某人的背影後豎起一隻中指。 “總裁,我打理好了,你看好看嗎?” 一陣香風飄過,一道火一樣的身影一閃而過,長髮披肩,大紅的抹胸長裙,妖豔的人閃身站到楚臨風身邊,恨天高嚇得襯托下兩人半個頭的差距,沐念回頭打量,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會覺得他們如此相配,比自己站在楚臨風身邊的時候還要相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