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finlaymummery81

家公家很少吃白米飯,用嫩苞谷剝下來在石磨上推成沫,再放點糖精,一勺一勺打在洗乾淨的新鮮桑葉上面,放到蒸籠里蒸,叫苞谷粑粑。 可是家公家有很多的三月李子樹,每到收穫的季節,在自己沒上學之前是一定在場的,脆脆的,一口咬下,李子成兩半,裡面還有油,家公說這叫脫骨李,囑咐嬌嬌不能多吃。 晚上蚊蟲多,家婆一把蒲扇摟著嬌嬌在堂屋裡坐著。 「家婆,我想看電視。」嬌嬌記得家婆的隔壁的隔壁鄰居有電視,那家人住的是紅磚大瓦房,堂屋裡掛了很多的油畫,牆刷的雪白,不像家婆的土牆麥稈屋頂,有很多的大縫縫。 「好,咱們看電視。」嬌嬌起身就要走,卻被家婆一把抱住,指著堂屋牆上一個四四方方的東西,它的中間有一個圓圓的像網一樣的凸起物:「那就是電視,不過呀,放電視的人還沒有吃完飯呢,咱們要等人家吃過飯了。」 嬌嬌點頭,好奇的看向家公家的電視,它怎麼就和她見過的電視不一樣呢! 「家婆,放電視的人還要吃多久的飯啊?怎麼還不開電視?」 「再等等,再等等。」 嬌嬌睡著了,第二天問家婆:「咱們今晚早點吃飯,等著看電視。」 結果,在家婆家玩的日子裡,嬌嬌都沒有等到放電視的人吃完飯準時打開電視。 「七孃,你們家的電視為什麼和別人不一樣?」嬌嬌問媽媽最小的妹妹。 七孃奇怪的看她:「哪來的電視?」 嬌嬌指著那個方盒子:「它每天只說話,就是沒有人。」 嬌嬌氣憤,七孃卻大笑,不說話。 回到家嬌嬌說以後再也不去家婆家了,嬌嬌沒有弄明白心裡的疑惑就去問黃氏:「媽媽,外婆家的電視為什麼總是沒有人?」 「啥電視?」 「就是那個呀,」嬌嬌著急的比劃。 「傻丫頭,那是廣播。廣播知道嗎?只有聲音,沒有人。」 廣播?廣播不是大喇叭那一種嗎?家婆家裡的怎麼長那個樣子,很小巧,很好看。 爸爸給嬌嬌盛了飯,嬌嬌一看桌上的菜:「爸,我昨天還看見家裡有新鮮的吐耳瓜(佛手瓜),茭筍(茭白),你怎麼不炒?」 「哦,我賣了。」 賣了?為啥?嬌嬌一萬個問號,自己都沒得吃,還拿去賣? 以後爸爸還是不要在家的好,吃的真差,啥啥啥沒有,連菜都沒得吃。 她明明昨天還看見家裡有許多新鮮蔬菜的。 「我有事要出去兩個月,這兩個月你去五爸家住,方便你和玲妹上學。」...
在搞什麼? 踩在紅玫瑰上,浴室裏一陣輕微的水流聲音,微微虛掩的浴室門沒有反鎖,楚臨風皺著眉頭推開,裡面的人也剛好走了出來…… 黑色的睡衣裹著沒擦乾的身子,身上的水滴讓那層薄紗緊緊貼附身體,散落的長髮,粉嫩的紅唇,配上一張嫣紅的小臉,就是一道大餐秀色可餐。 “你笑什麼?”沐念羞得抓過浴袍裹住自己,鼓起的小臉氣的發抖。 沐念是真的很生氣,非常生氣。 想著這幾天跟楚臨風鬧彆扭,今天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穿了這麼一身打算討好楚臨風,現在這算什麼竟敢笑話她。 沐念知道自己身材不好,可楚臨風也不能這樣嘲笑自己。 氣死了、真真的是氣死了。 沐念生氣的跳上大床,被子蓋過頭,伸出的一隻手,拽著那件不算睡衣的睡衣丟在地上。 楚臨風走到床邊,撿起那件被小妻子丟出來的睡衣,放在鼻尖嗅著上面的香氣。 這個時候要是還不知道小妻子在做什麼,楚臨風就是個笨蛋了,不過真的不是他想笑場,實在是小妻子那件內褲太有個性了。 一身性感內衣下,一個黃方塊在上面大笑,也難怪楚臨風會笑場。 放好的睡衣,楚臨風伸手解開身上的白色襯衫,****的上半身躺在床上,”老婆……”扒開深埋在被子裏的小人,楚臨風討好的哄著,”老婆求原諒。” “那你說你那裡錯了。”扒開的一條縫,沐念義正言辭的問著,一雙大眼瞪得圓溜溜的,一副非要問出個結果的架勢。 “恩……”楚臨風無言,皺起的眉頭明明沒有錯,卻還要一味討好,想了想後,無比真誠的說到,”我錯了,我不該笑你的內褲,我……” “哇!你還說。” “……” 沐念再次拉著被子把自己埋了進去,哭死的節奏她不想說話。 唯一的敗筆就是那條內褲,雖然賣睡衣的時候齊棋也說過乾脆再買套內衣,但沐念堅持穿自己的,哪知道被齊棋鄙視了,當時沐念覺得是她不懂得欣賞,現在看來是自己太幼稚了。 第一次主動勾引男人就變成這個樣子,太打擊人了。 楚臨風也很無言,他都不知道小妻子原來那麼敏感,看著房間裏的佈置,想著小妻子精心準備的這一切,楚臨風覺得自己是罪惡的,要不是他那一笑,應該現在兩人躺在床上纏綿啪啪啪,而不是現在這樣,她哭著楚臨風哄著。 哄不好的人楚臨風一把拉下被子,附身而上用自己的嘴堵住那張哭鬧的小嘴。 屬於沐念的氣息撲進鼻腔,甜蜜的味道在兩人嘴裡劃開,楚臨風貪戀的吸取她嘴裡的蜜汁,拉著她的小舌,跟著自己的舌頭纏綿舞動。 If you...
法國。 法國。 1 min read
氣派的莊園。 霍寒蕭一手拿著手機在耳邊,面無表情地穿過一間間房間。 此時是下午五點,夕陽的光芒掠過窗棱,在他高大挺拔的身體上鍍了一層金。 他穿著一件黑襯衫,冷峻凌厲,倨傲又性感。女傭們芳心亂顫,驚嘆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東方男人,就是神話中的阿波羅神,見了他恐怕也要自愧不如。 他臉色冷漠地停在走廊盡頭,放下手機的那一刻,蹙眉。 丫頭居然掛他電話。好大的膽子。 他一走她就囂張了不是? 回去一定狠狠打她屁股。 收起手機,霍寒蕭扣門,推門而入。 黑髮的美麗女醫生剛給霍齊峰打完針,抬頭對上面前俊美不凡的男臉,又羞澀地低下頭去,臉頰飄著紅暈,語調嬌柔,「三少。」 收拾好藥品離開,關門時,痴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這麼英俊的男人,是真的存在嗎?他身上的冷漠好有魅力,深深吸引著她。 可他從沒有正眼看過她,或是這家裡任何一個女傭。也不知什麼樣女人,才能入他的眼。 「敏敏沒和你一起來?」幾年前那件事後,霍齊峰身體不好,一直在法國療養,公司交給霍寒蕭打理。 霍齊峰六十多歲,一個嚴肅古板的人,即便在自己兒子面前,也威嚴地板著臉,像見下屬。 霍寒蕭勾唇,扯出一抹諷刺的笑容,「我為什麼要叫上她?」他掏出一根煙,歪頭點燃。 這個動作在霍齊峰看來充滿挑釁,他被熏得皺眉,「混賬東西,說了在我面前不許抽煙!」 霍寒蕭笑得愈發諷刺,「你以前抽煙比我還凶,現在倒教訓起我來了。」 言下之意:他沒資格管他。 「你要是特意來氣我,就給我滾!」 霍寒蕭二話不說起身要走。 「你——給我坐下!」霍齊峰臉氣白了兩個度,忍著怒火道:「你和敏敏,下個月就把婚禮辦了。」 霍寒蕭不以為意,卻是字句決絕,「我沒說要娶她。」 「你不娶她娶誰?風家是僅次於霍家的第二大家族,敏敏是你妻子的不二人選。」 「你心中的不二人選罷了。」霍寒蕭彈了彈煙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