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dawnscoggins9

礙於韓鋒的威脅,夏侯衡和歐子淇雖然溜出去吃早餐了,但是午餐的時候還是回到了”鷹隼”,韓鋒已經很不滿了,夏斌笑眯眯的比誰都開心。大文學 夏侯衡和歐子淇一臉無所謂的上座,YOYO在對面盯着歐子淇的眼神能把她身上戳得千瘡百孔。旁邊的四少悄悄的在桌子下朝他們豎起大拇指。其他都笑着看YOYO出糗的樣子,夏斌是最高興的一個。 “夏,把子淇放下來!”韓鋒看着夏侯衡抱着歐子淇很是不舒服。 “爲什麼?我不喜歡椅子!”歐子淇把蔬菜往嘴裏塞。 “夏都有未婚妻了,你這樣很不好!”韓鋒的理由倒是很充分。 “呵呵,難道夏侯衡是那種一個穿着性感睡衣就能被勾引的男人麼?”歐子淇的話含沙射影,諷刺了YOYO也順道回答了韓鋒。 “我會讓人給你另外安排房間,你和夏分開睡!”韓鋒首先想到要把他們給分開。大文學 “不要!”歐子淇和夏侯衡同時開口拒絕。 夏斌看着韓鋒,讓夏侯衡和歐子淇分開,那等於是讓時間倒着轉一樣的不可能。YOYO一臉期待的等着夏侯衡能把歐子淇放開。歐子淇賴着夏侯衡的樣子讓YOYO看了很不舒服。韓鋒已經給她期許,她將會是夏侯衡的未婚妻。 “由不得你!”韓鋒再次強勢。 “呵呵,我們已經換房間了,原來那個房間現在廢了!”夏侯衡不信韓鋒不知道YOYO的事情。 “換回去!YOYO住你隔壁,你照顧她!”韓鋒就是千方百計的想讓夏侯衡和YOYO在一起。 “那房間髒了,不要了!”歐子淇輕描淡寫好像是丟掉一張廢紙一樣的簡單。 “那你的衣服還要麼?我等會給你送去。”YOYO在空擋插話了,大家都看着她。YOYO是什麼時候弄到夏侯衡的衣服的,不被歐子淇撕了才怪。大文學 “YOYO小姐,我昨天說過我家小姐不要了!”林偉在夏侯衡的授意下說話了。 “可是那是衡少爺的衣服!”YOYO試圖這樣能給自己一個機會。 “你碰過的,我不要!”歐子淇囂張得一點都不掩飾。 “子淇!她是夏的未婚妻,你應該叫她阿姨!”韓鋒想從稱呼上讓他們把關係弄清楚。 “呵呵!夏侯衡,我以前叫過你叔叔麼?”歐子淇無辜的看着夏侯衡。 “沒有,只有你能直呼我的名字。”夏侯衡的寵溺也不掩飾。這一幕把韓鋒給深深的刺激了。 “那現在起你改口,叫他叔叔!”韓鋒順着臺階走。 “夏侯衡,你同意麼?”歐子淇壓根沒把韓鋒的話放在心裏。 “你敢這麼叫我,我就不要你了!”夏侯衡半開玩笑半認真。 “不行!你自己說了你歸我管!”歐子淇徹底把韓鋒給忽視了。 “恩,那你說現在怎麼辦呢?”夏侯衡料定韓鋒不敢把歐子淇怎麼樣,現在的情況還是歐子淇出面說話比較好。...
wizzyweb.info何雲舒將養的差不多了,只是臉色還很差,走路也有些虛晃,她躺不住了,任穗兒扶著,急匆匆就去了書房。 一進去,她就直接喊道:「爹!我明天不能進宮!」 要是被宮裡的人發現她小產過,也許太后都不會保下她,畢竟這是失貞的罪名,還是在一切規矩森嚴的皇家! 何海看她瘦了一圈,這會兒還披散著頭髮站在風口,何海連忙關上門,又將何雲舒扶到了軟榻上,「大夫說了你不能吹風!怎麼這麼不聽話?要是真傷了身子該怎麼辦?」 何雲舒一坐下就急聲道:「爹,來不及了,你就說我得了會傳染的重病,趕緊將我送走!」 何海皺緊了眉,「雖然這麼做容易惹人生疑,可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見何海同意,何雲舒又壯著膽子問道:「爹,你真的沒有對元恆哥下手?」 這幾天何海對她看的很緊,她傳不出消息,關於李元恆的消息也一點都送不進來,何雲舒不知道李元恆現在怎麼樣了。 何海聽她還在擔心李元恆的安危,他嘆了口氣,「我的傻女兒,李元恆必定是有了我們何家以外的靠山,他不可能再哄著你了!」 何雲舒一聽就豎起了眉頭,「爹,你別說了!元恆哥不可能這麼做的,他答應過我的,而且何家是他唯一的選擇,除了我們家,還有什麼人能幫他呢?」 何海也說不出來,的確,除了何家他根本猜不到還有什麼人會幫李元恆,可實情就是李元恆被人救走後一直音訊全無。 見何海說不出話來,何雲舒放心許多,「我不管,等這件事過去我只會嫁給元恆哥,爹,你最疼女兒了,你就成全女兒吧!」 何海無奈地看著何雲舒,哄道:「先別說這些了,趁著天黑,一會兒你先去城外莊子,就在那裡好好住一陣子養養身子,事情過去后爹就去接你回來。」 何雲舒不甘不願地點了點頭,「好吧。」 然而就在何海將車馬都準備妥當的時候,門房傳來了消息。 「老爺!一群宮裡的侍衛在門口堵著!還有個轎子停在中間!」 這時候任何一點宮中的消息都能讓何海緊張,他皺緊了眉頭,急聲問道:「是誰啊?」 小廝搖搖頭,「並無人通報,那些侍衛也兇悍得很,小人不敢多嘴。」 怎麼會這樣?何海只好硬著頭皮往外走去。 大將軍府的門口,夜幕中,一隊侍衛提著燈籠分作兩排,照亮了門口的空地,而另一隊侍衛則手握長劍護衛著中間的黑色轎子。 這些人訓練有素,沒有一點聲響,就這麼站在大將軍府的門口。 看到這個陣仗,何海臉更白了,他心底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於是他立刻低聲和身邊的親衛說道:「增派五十人立刻送大小姐從後門離開。」 他剛吩咐完,轎子里就傳出了完顏昭的聲音,「大將軍,難道朕來的不是時候?」 聽到這個聲音,何海頓時呆住了,居然是皇帝親臨大將軍府,可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宮中不問政事、唯唯諾諾的小皇帝怎麼會親自過來? 顧不得多想了,何海立刻叩拜,「臣何海恭迎陛下!」...
toysrus.com走在路上辛熠偷偷看了其他人一眼後用只有她和許無憂兩人能聽見的聲音小聲問道:「無憂,你什麼時候認識的賀屺校草啊?」 許無憂心虛地說:「這個……說來話長。」 「呵呵,你不說會越來也長。」 許無憂有些尷尬,話說她最近好像真瞞了辛熠挺多事,這在以前可是從來也沒有過的事,當然這也並不是她本意,只是最近發生的事實在太多了。 「辛熠,你別多心,我不是有意瞞你。」 辛熠的眼睛立刻就立了起來:「你瞞我就不對,還想有意?」 「不想不想。」許無憂一邊擺手一邊說,「其實也沒你想的那麼複雜,韓羨辰是我媽高中同學兼閨蜜的兒子,賀屺則是我無意中認識的。」 說話間五個人來到了辛熠說的那家新開的快餐店,這家點以鐵板燒為主,店裡裝修得很是整潔乾淨,一張張小卡台整齊排列,看起來很有時尚氣息,因為是新開業又是中午所以學生還挺多。 辛熠喜滋滋地拿了餐單問了幾個人的口味后拿著某人的小錢包去吧台點餐,靳揚很有風度地跟了過去,剩下許無憂三個人大眼瞪小眼地坐著。 許無憂原本打算和韓羨辰聊幾句,畢竟這裡只有他和他們不同班,要是她光顧著和梅若雪聊天難免回冷落了他,只是搜腸刮肚地想了半天許無憂也不知道該聊什麼。問陳奶奶的病情吧,似乎有故意套近乎的嫌疑;問人家複習怎麼樣了吧?開玩笑人家學霸的學習情況還需要你個學渣關心嗎? 於是許無憂猶豫了半天竟然也沒說出一個字,就在她糾結到快要懷疑人生的時候韓羨辰忽然說話了:「今天上課能跟上嗎?」 「還好。」許無憂點了點頭,心說看看這才是聊天的正確打開方式,這樣顯得人家學霸童鞋多友愛。 「你要是有不懂的可以來我們班找我,咱們可以一起探討,而且我也答應過吳阿姨要多幫助你的。」 「好的,謝謝。」許無憂覺得現在的現在的自己乖巧得可以當做範本。 「無憂!」 這時就聽到吧台那邊等著取餐的辛熠在喊她名字,許無憂忙站起身:「我去幫辛熠。」 梅若雪聞言也想跟過去,許無憂看到忙阻止道:「我們三人就夠了,你就別去了。」 「那,謝謝了。」梅若雪紅著臉點了點頭。 許無憂忽然覺得這樣的梅若雪很可愛忍不住就升起了調戲的念頭:「真想謝我那就以身相許好了。」 梅若雪頓時瞪大了眼睛,顯然是再說: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許無憂。 許無憂瀟洒地離開了,紅著臉的梅若雪偷偷看了坐在身邊的韓羨辰見他眼神專註地看著剛剛離開的身影不由心裡泛起一抹苦澀。 看看,這就是自己和許無憂的差距,不管任何時候她總能佔據著所有人的視線,而自己在許無憂面前連一隻醜小鴨都不是,因為醜小鴨本來就是天鵝啊。 沒過多久許無憂等三人就端著餐盤迴來了,許無憂將自己端著的另一份遞給了韓羨辰,辛熠則將另一份遞給了梅若雪,顯然兩人是商量好的。 快餐店為了招攬生意是免費提供熱飲的,許無憂指了指韓羨餐盤裡的杯子說:「檸檬水可以嗎?我怕你不喜歡奶茶特意換的。」 韓羨辰看了一眼許無憂餐盤裡的檸檬水淡淡地點了點頭:「嗯,挺好的。」...
, 1 min read
慕容初見到文雅的樣子的時候,就讓他想起了自己當年見到米小戀時的樣子,加上文雅有一張和米小戀相似的臉,讓他完全的看呆了。 “你放手,我還要趕路呢!”如果不是文雅發出了聲音,慕容初都不知道自己會再看多久。 當年追米小戀是有目的的,可是米小戀長的漂亮又很自愛,他一直都沒有得手,所以那就是他心裡的痛。 “走跟我上車!”慕容初拉著文雅就上了車。 “你放開我,你放開我!”文雅掙扎著,不過她的力氣可是沒有慕容初大的,他乾脆的就把文雅給抱了起來,塞進了車子的後座裏。 慕容初把車門鎖了,他又繞到了前面上了車,開著車就走了。 文雅臉上有著一瞬間的得意,不過很快就消失了,她還在後面不停的折騰著。 “你再鬧我就在車上把你給辦了!”慕容初威脅她。 果然文雅就再也不鬧騰了,她溫順的坐在了車後。 到了目的地之後,慕容初發現了文雅在哭,還很小聲的那種,怪不得剛才在車上那麼的安靜。 “下車吧。”慕容初對文雅說道。 文雅抬起了那清秀的小臉,臉上有著珍珠一樣的淚水,看的人心疼。 “你是要帶我上哪裡去,我要回家,我今天休息我要回去看看我的家人。”文雅怯怯的說著。 “我只是請你吃個飯,吃完了我就送你回去,怎麼樣?你就不要哭了。”慕容初見她哭的樣子很美,怎麼看都有著米小戀的影子在。 “你不會侵犯我?我可是農村的女孩子,對一些兒事情看的很重的。”文雅擦了擦自己的眼淚。 “當然不會,你當我是什麼人了?”雖然剛才慕容初確實有要直接辦了文雅的衝動,不過這個時候,他好像又有點兒下不了手。 “哦。”文雅應了一聲兒,她才從車裏出來了。 很容易讓男人得到的女人,是不會讓男人珍惜的,男人和女人之間就那麼點兒事情,還是要有一點兒神秘感的好。 慕容初去拉文雅,文雅下意識的就把手給縮了回去,不過慕容初就堅持的把她的手拉在了自己的大手裡,不過這個女人雖然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農村來的,不過那手卻是很嫩滑的。 “剛才你跟著她發現了什麼?”米小戀問鄧飛。 “今天文雅很是奇怪,天氣還這麼冷,她穿的很是單薄,不過很快的出門就遇到了慕容初,慕容初把她給硬拉上了車了。”鄧飛對米小戀說道,不過他沒有說文雅穿的是什麼。 “那天我就發現了她好像是有意的去招惹的慕容初,今天果然也是,那條路就是慕容初每天必走的路,她還真是有心機,不過她為什麼會對慕容初感興趣?”米小戀自言自語道,她就是沒有明白為什麼文雅會對慕容初有興趣。 “那少奶奶,我去查一下吧。”鄧飛對米小戀說。 “不用了,這個你也不好查,對了鄧飛,你去這個地址,看看這家人裏是不是有這樣的一個女兒,也順便的看看這家是個什麼情况。”米小戀說出了一個地址,讓鄧飛去查查。 “好,我馬上就去。”鄧飛拿著紙條就出去了。...
90dayloansbadcredit.co.uk阿衡如今說出這樣的一番話,對他來說,真的是一件十分地不容易的事情,他要完全地放棄自己的自尊,才可以說出這樣的一番話的吧。 而如今,阿衡的這番話也不是就這樣地就白白地浪費的,因為阿衡的這一番話,很明顯地就已經是完全地把宋曼曼的那個神遊太空的深知拉回來了,宋曼曼回過神來的時候,才是那樣清晰地自動啊你自己對阿衡究竟是造成了一個多麼大的傷害,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是她把阿衡這樣的一個堂堂的男子漢搞到如今的這樣的一個地步的,這一切,全都是宋曼曼的過錯的。 可是宋曼曼其實也還是想要去彌補的,就像之前宋曼曼自己所設想的那樣,或許在大的事情上面,宋曼曼的確是沒有辦法退讓的,可是在這些小的事情上面,宋曼曼卻是完全地可以讓她自己來決定自己的態度的,在這些事情上面,宋曼曼是絲毫都不介意去跟阿衡妥協的,甚至為了能夠讓阿衡高興起來,其實宋曼曼自己也是願意去做出很多的犧牲的。 於是如今,為了不讓傷害繼續地下去,宋曼曼趕緊地就開口地說道:「阿衡,不是的,你千萬不要這樣地想啊,我怎麼會那樣地想你呢?不對不對,是你怎麼可以這樣地想你自己啊,你是我的男朋友啊,要是我是完全地看不起你的話,那麼我為什麼會願意地讓你成為我的男朋友呢?這樣的話我的行為跟思想不就是自相矛盾嗎?阿衡,我是宋曼曼啊,我那麼地聰明,我怎麼可能會去做一些自相矛盾的事情呢?這根本就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啊,你說對不對?」 如今宋曼曼首先要做的,就是趕緊地先打消阿衡的那些宋曼曼看不起他的念頭,只有先打消這樣的念頭,之後宋曼曼的話才可以繼續地下去,可是有些成見是只要一形成了,那麼要把這些想法消下去,那就是需要很大的力氣的了,怪也只怪之前宋曼曼完全沒有注意到這樣的一個方面,所以如今才會讓阿衡的那些自信心是已經跌入到谷底去了,如今宋曼曼只能夠用百分之二百的努力,去把阿衡而那些自信心重新地拉上來了,這一切,其實都是宋曼曼自找的,要不是她自己以前實在是過於地自我了,從來就不管阿衡,不管別人的想法,才會造成如今的這樣的額一個局面,所以現在,宋曼曼也只能夠是說她自己自作自受了。 阿衡還是保持著沉默,看著宋曼曼的表情也是將信將疑的,如今阿衡是真的搞不清楚宋曼曼究竟是什麼意思了,因為對阿衡來說,宋曼曼的想法實在是太多變了,阿衡也實在是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繼續地去相信宋曼曼,其實宋曼曼在感情的這件事情上面,已經是在阿衡的心裡完全地破產了。 宋曼曼看自己的第一番話沒有效果,然後她深呼吸一口之後,就繼續了,現在宋曼曼最重要的就是要沉住氣來,先給阿衡一些自信心,在現在的這個時候,她是一定不能夠有急躁的心理的,這樣的一個心理是絕對要不得的,她一定要微笑,一定要保持著好心態,一定不能夠急躁,任何的事情都慢慢來。 「好啦,阿衡,我現在是已經知道了我對你可憐的年幼的小心靈究竟是造成了多麼大的傷害了,當然了,這也不怪你,只能夠怪我之前做的事情實在是太狼心狗肺了,所以才會給你造成了這麼多的傷害,看來我們的事情還是呀慢慢地說,慢慢地談的,不過我們睡午覺的事情我覺得也還是不能夠給耽擱了的,這樣,我們先去小溪邊,一起躺下來,一邊曬太陽,我們就一邊地說,就這樣吧我說了算。」 宋曼曼自己自說自話了之後,那個老毛病就又犯了,根本就不等阿衡說話,也沒有打算去聽取一下阿衡的意見,宋曼曼自己拉住阿衡的手,就不由分說地直接地把阿衡給拽到了小溪邊,然後尋到了一個比較合適的位置之後,宋曼曼就直接地自己先躺下了,等自己躺好了之後,宋曼曼才睜開眼,望著自己上面還是站著的阿衡,高高興興地就招呼著阿衡說道:「阿衡,你也快躺下啊,你相信我,真的是很舒服的,而且你要是這樣地一直站著的話,那麼我們還怎麼說話,總不能是我躺在這裡,然後你站著來聽我說話吧,這樣多彆扭啊,難道阿衡你就不覺得彆扭嗎?可是我擔心我會說著說著就自己睡著了,到時候我就不管你了,你就站著地看著我睡吧,好啦好啦,趕緊地躺下吧。」 宋曼曼發現自己說了那麼多了之後,阿衡都仍舊是像一根木頭那樣地杵著,宋曼曼本來就是一個沒什麼耐心的人,耐性這個詞在宋曼曼的字典里從來就是沒有的,在自己的勸說無效,而阿衡都還是不執行的情況下,宋曼曼又再度地坐了起來,然後伸出兩隻手,直接地拽住阿衡的一隻手,把阿衡的整個人都給拽下來了。 等阿衡已經是跟自己處在同一個高度之後,宋曼曼又不有分手地用兩個手分別地按住阿衡的兩邊的肩膀,然後把阿衡給直接地按倒了,同時她又自說自話地對阿衡說著,「快點躺下吧,你就相信我這一回吧,雖然我知道我現在在你的心目中,就已經是狼心狗肺的那樣的一個代表了,可是在這個事情上面,我真的是可以指天發誓地對你說,我是絕對沒有騙你的,阿衡,你就相信我這一回吧,我這次是真的沒有騙你的,你信我一回,快點。」 If you beloved this post as well as you want to be given more...
其實這些年她也聽到一些。 喬子南早在兩年前一直風評都很不錯,可是這兩年時間,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就開始瘋狂地換女友,每次到一個場合,就會換一個,新鮮度永遠不會超過一個月。 用四個字來形容。 也就是,獵豔老手。 每回她都替喬小奈着急,可是霍少霆總是淡淡地丟過來一句話,”凡事不能看表面,身邊有女人,但不一定就是花心。” 蘇翎非常不能理解。 難道身邊抱着一個xing感女人,男的會真的柳下惠,坐懷不亂? 她不爽地抿了一口剛剛鮮榨的橙汁,壓壓驚。 沒一會兒,喬小奈也過來了。 她以爲喬小奈一個人會很尷尬,可是好像並不……她哪怕是看到了喬子南身邊有女伴,精緻的面容上也沒有半點驚訝,因爲,她的身旁也站着另一個俊朗陽光的男人。 喬小奈如今是超一線了,尋常人見她很難,而且她如今的出場費也高的可怕,能邀請她的,都是一些頂級大牌。 只不過在這種場合。 她的身份也只不過是一介戲子,那些人願意給她一點面子,那就是幸運。 不願意的話,那也只能受着。 她今天帶來的男伴是阮謙,這兩年剛火的一個小鮮肉,不過也僅此是電視劇裏的一線,咖位並不算大,片酬還不錯,可是卻從未接觸過這種場合,心情緊張的就像擂鼓。 之前公司想要和喬曦炒緋聞,畢竟藉着她的名氣往上翻一番,他只會更上一步……不過出於一些別的原因,阮謙還是比較精明地拒絕了。 一早就炒,不僅沒有可信度,而且喬曦那邊也會交惡,到時候就不好收場了。 不過他也慶幸,幸虧沒炒,否則這一次這種找男伴,喬曦也不會找上他。 “喬姐,好巧啊。” 過來打交道的女人是星光的一姐馮雨柔,也是電視咖,這會兒當然是跟着金主過來的,不過像她們這種女人,絕對不會以這個爲恥,畢竟接觸到這種頂級的上流社會,將來的資源是大大的有。 她的檔位要比喬曦低一個段位,兩人曾今因爲幾個時尚資源撕逼過,所以一直不合。 這白蓮花主動過來打招呼,肯定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喬小奈在娛樂圈裏可從來不是什麼好脾氣,從前沒出道之前,安安分分地,乖巧的就像一隻小白兔,那是因爲身邊什麼都有哥哥罩着,她只需要做溫室裏的小花朵。 可是現在不一樣。 每走一步,都是靠她打拼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