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bevharris17

這兩個人還真是讓人看著彆扭,有事你說清楚不行,偏偏弄得一個比一個委屈,兩張心碎如刀割的臉,看著他們都跟著犯愁。 沐念的話停下,齊棋二話不說的起身,宋文跟了出去,看樣子是真的祥說清楚。 “你幹嘛去!坐下。” 筷子指著宋武,沐念兩眼一瞪宋武苦哈著一張臉坐回原位,”我想出去看看他們,要是萬一他們打了起來……” “他倆就算是火拼起來,也沒你什麼事,坐好吃你的飯。” 沐念如同女王一樣發放命令,其實是不想宋武去打擾,經過一上午的思考,她相信齊棋也想明白了許多,下麵的時間就交給他們自己,是在一起還是分開就看今天。 沐念原本以為會要很長時間,可在看到出去還不到五分鐘回來的齊棋,頓時傻了。 齊棋的表情平平淡淡,看不清最後決斷,沐念張開的嘴巴幾次想問,最後還是沉了下去 沐念不知道他們談的怎麼樣,但從宋文當天下午飛回法國一看,兩人這是談崩了。 沐念牆角畫圈圈,她以為她說了這麼多,經過齊棋一上午的思考應該是個美好結局,沒想到還不如以前了,宋文都跑了,看樣子這一次真的氣的不清。 楚臨風回來的時候,沐念坐在床上啃指甲抓頭髮,想不明白那個環節出了問題,還是說她那句話說的不對,造成宋文居然一聲不響的走了…… “宋文給我打過電話了。” 解下的領帶放在換洗籃裏,楚臨風從浴室的洗手出來,坐到沐念身旁,”他說也許他們真的不適合,還是分開一段時間比較好。” “你說……是不是我弄得,讓他們分開了……” 沐念跟個木偶似的轉身,傻呆呆的一句話,也是她想了一個下午的話。 大手覆蓋上她的頭頂,楚臨風溺愛一笑,”傻瓜,這又不是你的問題,更何况,分開有時候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尤其是他們現在的關係。” 分開一下真的沒關係嗎? 沐念開始懷疑。 也懷疑是不是自己做錯了。 如果她不做這個和事老,宋文和齊棋之間還能保持這種關係,一種戀人未滿的關係,可現在她在中間,他們就變成獨影兩隻,所以沐念覺得這一切都是她的錯,是她參合的錯。 “好了別想了,還是想想下個月我們回家你需要帶什麼,提前跟梅雪說一聲,讓她收拾。” “回去?”沐念眨眨眼睛。 “恩,回去法國。” “可是……” “你不需要準備什麼,你只需要跟我回去,我家人口很簡單,我也跟你說過,我不學無術的爸媽,一個滿頭白髮的威嚴老頭,你只需要討好那個老頭,以後你就是老大。”...
“什麼?撫養費?誰稀罕他的撫養費了?”簡然沒好氣地吼道,把周圍的目光都引了過來。 80g.co她有手有腳,她自己能夠賺錢養得起孩子和她自己,她是想問秦越,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認爲小然然是”物品”麼? 可以任他踢來踢去? 她把小然然讓給他撫養,是因爲她認爲小然然跟他的感情更深,而他竟然讓她帶走她帶來的”東西”。 這個東西還是小然然。 “簡小姐,我們也是替秦總傳話,你要是有疑問,你可以去問他。”唐毅客氣道。 聽唐毅說,讓她去找秦越問個清楚,簡然又退縮了。 她能問秦越什麼? 就像她提出要離婚,他也連一個爲什麼都沒有問是一樣的,她怕是去問了,她只能得到一道冷漠的眼神。 她最珍視的人,她還想着把小然然留給他,可是他根本就不稀罕,那麼小然然她要,她養着。 簡然深吸一口氣,說:”黃律師,不是讓我去貴賓室跟你們的秦總簽字,那還不帶路。” 離婚是她提出來的,秦越一一答應,沒有一點異議,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簡小姐,這邊請!”黃律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走在簡然的前方給她帶路。 簡然剛要擡步跟上,卻忽然聽得唐毅在她的耳邊輕聲說:”秦太太,秦總的性子就是那樣的。要是你們吵了架,你主動跟他說幾句好話,肯定就沒事了。” 雖然總裁大大的家事卻是不是他們該考慮的,但是要是他們不知道病因出在哪裏,以後可能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今天他們秦總很嚇人,不是他們的秦總髮了多大的火,而是他們的秦總似乎又變回幾年前那個冷冰冰的,臉上彷彿寫着生人勿近幾個大字的高冷總裁大人。 這樣的秦總才是真正的嚇人啊。 就在他們摸不清楚總裁大人爲什麼一夜之間回到了解放前,總裁大大叫了律師幫他擬一份離婚協議。 大夥都知道問題出在哪裏了。 問題肯定是出在他們總裁大人的太太身上。 跟在秦越身邊的人誰不知道他寵妻如命,這突然提出離婚,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謝謝你的好意!”簡然道了聲謝,便緊緊跟上黃律師。 貴賓室,不僅有專人接待,還有茶水侍候着,有錢人離婚的待遇都和普通的平凡人不一樣。 秦越坐在沙發裏,優雅地翹起二郎腿,手上夾着一根煙,看到簡然進來,他沒有任何表情變化,卻自覺地滅掉了手裏還有大半支的香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