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9, 2022

Day: October 26, 2021

嬌嬌幫著家婆把衣服裝在洗乾淨的尿素口袋裡,系了兩根繩子,背在背上牽著小弟的手,後面跟著家婆。 嬌嬌一路都在想,她見過大孃的婆婆的媽媽,那是一個頭髮花白很長壽的人,還總是背著背簍去竹林弄竹葉回去燒火,大孃婆婆怕她摔跤,不要她出門,可在一次她出門還是摔了,大孃婆婆生氣,給她喂飯的時候又哭又氣憤:「摔死你,你個老不死的,這下知道疼了,叫你不要去你非去,疼你活該。」 走了八里路,才到大孃的鎮上,做了汽車,再走八里路,天黑了才到家,嬌嬌累慘了,把背上的口袋扔在院子里,就向媽媽說起來龍去脈。 嬌嬌要讀小學五年級了,幸好她們這個班要轉到鄉上去讀書,才挽救了嬌嬌的偏科嚴重。 剛開學,小學和初中就聯合在一起組織大家輪流看了一場電影。 嬌嬌可高興了,看電影哎,回想著一年才到村子放一回電影的那熱鬧場面,火把沿著彎曲田埂就像長長的火把蛇陣,又壯觀又好看,不管是大人還是孩子,都特別高興,比過年還要高興。 放了兩部電影,《媽媽再愛我一次》,嬌嬌哭的稀里嘩啦,被坐在一起的芳姐嘲笑,拉了好多同學過來專看嬌嬌哭,第二部叫《軍犬》,嬌嬌是屬狗的,她自豪的挺直了背脊,告訴自己,以後再也不吃狗肉了,她阻止不了別人,但她可以讓自家不吃狗肉,自己不吃狗肉,狗,是最忠誠的人類的朋友! 回到家大人問今天的電影放些啥,嬌嬌不說話,芳姐就已經看著嬌嬌笑起來:「我都看別人哭去了,沒看電影。」 只能住嬌嬌家的家婆生病了,吃了很多的葯,在某一日早上醒來家婆又突然看不見了,嬌嬌每天放學回家便多了一件事,就是給家婆熬藥,在每個周末牽著家婆走幾里路去看一個據說很厲害的治眼睛的中醫,抓藥,熬藥,把家裡的柴火都燒光了,把家裡支撐房頂專門用來堆好柴火的大木頭都拆下來燒了。 奶奶在爸爸剛踏進家門后就來找爸爸念叨,爸爸回家后什麼話都沒有說,而是幫媽媽砍更多的柴放回家。 媽媽知道奶奶在爸爸面前說了許多不好聽的話,因為家婆是媽媽供著的。 但是這一回爸爸什麼都沒有說,默許家婆長住,久住,默許媽媽給家婆養老。 有的時候媽媽也會抱怨家婆:「你那個時候口口聲聲稱你有兩個兒子,你靠的是兩個兒子,結果你的兩個兒子如何?你為了錢,也不管對方是啥人就要把我嫁出去……」 暑假又到了,嬌嬌和幾個姐妹割完豬草回家就看到八嬸的爸爸龍家公急忙的跑進自己家,慌裡慌張的扔了背簍跑進她的那間屋子。 If you enjoyed this write-up and you would certainly such as...
在去二姨家裡面之前,特意去超市跟高檔禮品專櫃買了補品帶過去。 一到方麗的家裡面,方麗看見陸勵南帶來的這些東西,就有些受寵若驚:「哎呀,你這個孩子,過來就過來,拎點水果點心啥的就夠了,怎麼還花錢買這麼貴的東西?」 看著蟲草禮品盒跟海參禮品盒,方麗就皺起眉毛來。 那邊方娟開口笑笑:「這孩子就是禮數多。」 「真是破費。」 方麗把陸勵南跟譚暮白往家裡面迎。 方麗家在方娟隔壁的小區,因為是前幾年新蓋的樓,家裡面的額裝修也很用心,所以進來之後就覺得很舒服,很敞亮。 家裡面的傢具也都是當初為了搬新家新買的傢具,方麗平時在家沒有別的事情干,就一直把衛生打掃的很好。 屋裡面還放了幾盆蝴蝶蘭,有淡淡的香味傳到鼻子裡面來。 方麗招呼譚暮白跟陸勵南的聲音傳到了卧室裡面。 梁雯雯馬上就從卧室裡面興奮的走了出來:「表姐來了嗎?」 「是啊,你表姐過來了,雯雯你過來跟你表姐表姐夫說說話。」 方麗說著。 譚暮白就看見自己那個三年沒有回國的表妹穿了一件白色羊毛衫跟深色鉛筆褲,梳著一頭齊耳的利落短髮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 梁雯雯的皮膚很白皙,在加上頭髮保養的好,烏黑亮澤,就襯的更加唇紅齒白起來。 「這封咒是仙人教你的吧。」落本苦笑著,「真想不到痛恨仙人的你有一天也會學他們的戰鬥方式。」 – 我真不是魔神 標誌的瓜子臉,再加上精緻的眉眼跟一張俏麗的薄唇,讓人覺得這姑娘一看就帶著一種很大氣清透的氣質。 而且她的個子比譚暮白還稍微高了一點點,讓人覺得更加出挑。 她看見譚暮白,上來就是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笑著開口:「表姐,我這些年在國外,真是想死你了。」 「嗯?是嗎?」 「是,想的心肝兒疼。」 梁雯雯放開譚暮白,然後眼睛發亮的看向旁邊的陸勵南,開口道:「這個就是你給我找的表姐夫?」 「是。」...
, 1 min read
帝都牟氏發生了什麼事情,米小戀是一點都不知道的,她剛剛被醫生給掛了點滴,還在808房間裏躺著輸液呢。 整個過程裏鐘斯先生和鐘斯家後都在陪著米小戀,這讓米小戀和青紫鈴都覺得很是過意不去。 “鐘斯先生,鐘斯家後,今天真的是謝謝你們了,你們也在這裡守了那麼久了,要不就去休息一下吧?”青紫鈴對鐘斯夫婦說道。 “哦,沒事的,沒事的,今天還好是沒有冤枉米小姐啊,如果給她造成了傷害,我們的心裡也是過意不去的。”鐘斯夫婦很是客氣的說著。 青紫鈴倒是沒有多想,她覺得她的兒媳婦有人喜歡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她自己不是也喜歡的緊嗎? “謝謝啊,謝謝啊,現在小戀已經沒有什麼事情了,你們也太累了,要不要就在隔壁休息一下吧。”整個飯店都是榮氏的,所以那個牟雅倩才有機會幹了那件蠢事。 “不了,不了,我們回去了,也是打擾了多時了。”鐘斯夫婦這個時候才想起來自己是不是做的有點兒露骨了,都在這裡等了好幾個小時了。 鐘斯夫婦站了起來,就準備要走了。 青紫鈴把兩人送到了停車場,她發現自己跟鐘斯家後很是投緣,話也很投機,她也謝謝了上次鐘斯家後送了很多東西給她和米小戀。 並且約好了下次就由她做東了,請鐘斯家後喝杯茶。 米小戀覺得身上的火慢慢的消退了,身上清清凉凉的很是舒服,她也就睡著了。 青紫鈴上來的時候,看著米小戀都已經睡著了,她就關上了門,自己靠在了沙發上,幫著米小戀看著點滴瓶。 今天的事情確實如同鐘斯家後說的那樣,很是明了了,肯定是牟雅倩做的,可是米小戀才剛剛進了門沒有多久,跟這個牟雅倩有什麼仇恨,她要如此的去陷害自己的媳婦? 青紫鈴本來就不喜歡榮昊前妻的那兩個孩子,自己是巴心巴肝的對他們,可是他們卻一直都對自己很敵視,特別是對自己的孩子,一直都覺得是錦天搶了他們的東西。 想起當年的時候,榮錦山和榮錦繡都對榮錦天不是很服氣,榮爺爺也是很公平的,讓他們一人管半年,結果那兩個小子把鴻達集團都差點兒給賠進去了,這才老實了。 想起了榮昊,青紫鈴的心裡還是很生氣的,榮家的老太太一直都對自己不是很喜歡,總是認為榮錦繡和榮錦山的媽媽才是榮家的當家人,所以就是生病了也不讓自己去服侍,硬是讓了那個張翠蘭去。 青紫鈴想著都覺得很是委屈,不過還好,自己的兒子爭氣,老太太雖然不喜歡自己,對自己的孩子還是很好的,她都說了,這個鴻達集團非榮錦天莫屬。 胡思亂想著,青紫鈴再次看向了點滴瓶的時候,發現已經沒有了液體,她嚇了一跳,就急忙的去把液體給關了,開門把醫生給叫了過來。 這個時候米小戀也醒了,她的身上已經很是舒服了,她看著青紫鈴一臉的愧疚還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戀啊,媽媽對不起你啊,剛才差點兒睡著了,害的你的血都被抽出來了。”青紫鈴是一個不會撒謊的人,她對米小戀說了自己的失誤。 “沒事的,媽,我身子好,這點兒血算什麼啊,再說這不是也都又輸進去了嗎?”米小戀笑著安慰著青紫鈴。 青紫鈴也笑了,這個孩子真是個好孩子,自己都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不但沒有埋怨自己,還在逗自己開心。 “小戀,你二嫂她……”青紫鈴的心裡是不想原諒牟雅倩的,可是那畢竟是一家人,如果鬧的太過了,榮爺爺知道了也會很傷心的。 “媽,你不用替她說好話。”米小戀把臉一板,這姐妹兩人還真是有意思,都用了同樣的方法來陷害自己。 “媽不是替她說好話,媽的意思是,爺爺的身體不是很好了,醫生說看著很健康,其實爺爺已經有病了,我是不希望你們表面上鬧起來,只要不被爺爺發現,你怎麼做媽媽都會支持你的。”自從進了這個榮家,也就只有榮爺爺對自己的是最好的,青紫鈴也很尊敬榮爺爺。...
媽媽能夠醒來,小然然可開心了,不管見到誰都會開心地炫耀:”然然的媽媽沒有不要然然,媽媽是愛然然的。” 所以,這會兒爸爸在削水果,小然然主動承擔起喂媽媽吃水果的任務,因爲媽媽剛剛醒來不久,還不是很有力氣,需要爸爸和她一起照顧媽媽。 “謝謝寶貝!”簡然溫柔道過謝之後才張嘴咬蘋果,咬蘋果的時候她故意連同小然然的手指也咬住。 “媽媽,然然的手指不能吃!”小然然本能想要抽回小小的手指,但是剛剛有動作,她又停下了。 爸爸千叮萬囑,說媽媽的身體很虛弱,讓她要好好照顧媽媽。 她有牢牢記住爸爸話,所以她不敢太大力抽回手指頭了,萬一傷到媽媽,媽媽又睡覺不理她和爸爸了,那可怎麼辦好呢? “手指不可以吃麼?”簡然裝着不懂的樣子,故意逗他們家的然寶寶玩。 “不可以!”小然然很緊張地搖了搖小腦袋,軟乎乎卻又很堅定地說道。 她猜想媽媽昏睡了這麼久,一定是腦袋睡壞了,所以才會說出這麼奇怪的話。 “可是媽媽想吃然然的手指頭,然然可以讓媽媽吃麼?”看到小然然眨巴着的大眼睛,眼睛裏寫滿了各種不可思議與驚訝,簡然忍不住就想多逗她一會兒。 小然然扁了扁嘴,搖搖頭,又點點頭,再搖搖頭:”媽媽,然然的手手髒髒的,不能吃!” 小然然沒有直接拒絕媽媽,而是想了又想才開口拒絕的,她有想過讓媽媽咬她一口吧,但是一想到咬手指很痛,她又猶豫了。 簡然湊近小然然,在她粉嘟嘟的臉上親了親:”寶貝,媽媽逗你玩呢。你是媽媽的寶貝,媽媽只是想要親親你,不會吃你的手指頭。” 玩笑開到一定的時候就好了,再說下去,把小然然嚇哭了怎麼辦,簡然當然知道適可而止。 醒來兩天時間,簡然的氣色好了許多,當然這跟秦越無微不至地照顧着她是分不開的。 她醒來這兩天,秦越還是寸步不離地照顧着她,按照醫生的吩咐,他讓家裏的傭人做了很多藥膳,再由他親自喂簡然吃。 餐餐如此,他一點都沒有不耐煩,又溫柔又細心,真是讓許多人都羨慕不已。 秦越削好水果,將小然然一把抱回來,親親她粉粉的臉蛋兒:”小傻瓜,媽媽最愛你了,怎麼會咬你。” “不準罵我們的然然傻,我們的然寶寶是最聰明的寶寶了。”可能是剛剛失去了腹中的孩子,簡然更加溺愛他們家的然寶寶了,誰都不能說然寶寶一個不好的字。 “嗯,是我錯了!”秦越溫柔地笑了笑,又道,”我的大小然然都是天底下最聰明的寶寶,只有我最笨。” 在他的大小然然面前,秦越願意步步退讓,願意做他們一家三口當中最”笨”的那一個。 他願意用寵着她們,疼着她們,一輩子! 讓她們一大一小兩個他生命中最珍視的兩個女性,成爲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兩個小女人。 “爸爸不笨!”小然然心疼爸爸,自然要替爸爸說話。 “嗯,爸爸不笨,我們的然然也不笨,大家都不笨。”秦越捏捏小然然的臉,將她放到地上,”然然出去找小姑姑玩,爸爸有話要單獨和媽媽說。”...
如果苗馨兒暴露了,對方會收到贖金之後放了她。 可是,與此同時,也未必會放棄尋找T9病毒有真正突破成果的自己。 那麼,江辰跟自己說這些話,又是什麼意思? 譚暮白思緒轉的飛快,眼睛看著江辰。 江辰似乎也明白譚暮白此刻在想什麼一樣,微微笑了:「譚醫生想的沒有錯,你現在是個香餑餑,誰都想要爭過去,包括帶走苗馨兒的那個組織,也在暗地裡面找你。」 「那你要警告我什麼?」 「我來跟譚醫生做個交易。」江辰從椅子上站起來,沖著譚暮白走過去,到了她跟前,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個警惕的女人,道,「譚醫生好好給我們做研究,我們保護譚醫生的命。」 「這並不是什麼交易。」 「譚醫生。」江辰的語氣裡面冷了幾分,「如果你不配合我們,就有可能被對方的組織抓走,你是想要在我的手裡面做研究,還是想要去對方的手裡面被天天威脅著?」 譚暮白擰著眉毛。 江辰繼續道:「我因為跟譚醫生有交情,所以怎麼都不會傷害譚醫生的性命的,頂多會稍微的折磨一下,但是對方呢?先是殺了楊瑛,楊瑛怎麼死的譚醫生很清楚吧?那多慘啊,然後……」 「別說了,」譚暮白驟然打斷了江辰的話,然後咬牙,「我答應你。」 「那就好。」江辰很滿意譚暮白的答案。 然後抬手,輕輕幫譚暮白將臉頰的長發要給攏到耳後。 但是一抬手,還未碰觸到譚暮白的髮絲。 譚暮白就後退了一步,跟他拉開了距離。 江辰看著自己摸空了的手,有些失笑。 之後,不知道是好心,還是惡意的提醒了一句:「譚醫生,我們組織全都是男人,你可不要到處亂跑,你知道的,男人在這種枯燥的生活中比女人更可怕。」 「海平,選擇權在你手上,如若你真的過去,我們也絕對不會怪你!」詹雲濤沉聲道,此刻他並沒有朝著王海平看去,而是一直不斷的盯著偷襲他的人。 – 樓蘭姑娘讀小說 譚暮白能聽出他話裡面的那幾分下流,卻抿直了唇瓣,沒有說話。 江辰把她嚇唬完了之後,就笑了笑,轉身從研究室裡面走了出去。 看見江辰走了,譚暮白這才打從心底裡面鬆了口氣。 ……...
“什麼?撫養費?誰稀罕他的撫養費了?”簡然沒好氣地吼道,把周圍的目光都引了過來。 80g.co她有手有腳,她自己能夠賺錢養得起孩子和她自己,她是想問秦越,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認爲小然然是”物品”麼? 可以任他踢來踢去? 她把小然然讓給他撫養,是因爲她認爲小然然跟他的感情更深,而他竟然讓她帶走她帶來的”東西”。 這個東西還是小然然。 “簡小姐,我們也是替秦總傳話,你要是有疑問,你可以去問他。”唐毅客氣道。 聽唐毅說,讓她去找秦越問個清楚,簡然又退縮了。 她能問秦越什麼? 就像她提出要離婚,他也連一個爲什麼都沒有問是一樣的,她怕是去問了,她只能得到一道冷漠的眼神。 她最珍視的人,她還想着把小然然留給他,可是他根本就不稀罕,那麼小然然她要,她養着。 簡然深吸一口氣,說:”黃律師,不是讓我去貴賓室跟你們的秦總簽字,那還不帶路。” 離婚是她提出來的,秦越一一答應,沒有一點異議,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簡小姐,這邊請!”黃律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走在簡然的前方給她帶路。 簡然剛要擡步跟上,卻忽然聽得唐毅在她的耳邊輕聲說:”秦太太,秦總的性子就是那樣的。要是你們吵了架,你主動跟他說幾句好話,肯定就沒事了。” 雖然總裁大大的家事卻是不是他們該考慮的,但是要是他們不知道病因出在哪裏,以後可能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今天他們秦總很嚇人,不是他們的秦總髮了多大的火,而是他們的秦總似乎又變回幾年前那個冷冰冰的,臉上彷彿寫着生人勿近幾個大字的高冷總裁大人。 這樣的秦總才是真正的嚇人啊。 就在他們摸不清楚總裁大人爲什麼一夜之間回到了解放前,總裁大大叫了律師幫他擬一份離婚協議。 大夥都知道問題出在哪裏了。 問題肯定是出在他們總裁大人的太太身上。 跟在秦越身邊的人誰不知道他寵妻如命,這突然提出離婚,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謝謝你的好意!”簡然道了聲謝,便緊緊跟上黃律師。 貴賓室,不僅有專人接待,還有茶水侍候着,有錢人離婚的待遇都和普通的平凡人不一樣。 秦越坐在沙發裏,優雅地翹起二郎腿,手上夾着一根煙,看到簡然進來,他沒有任何表情變化,卻自覺地滅掉了手裏還有大半支的香菸。...
, 1 min read
“媽媽,我也是這樣想的,我準備三天后出去散散心。”米小戀一聽徐玉嬌有這個打算,她也就正好的順水推舟,把自己要走的消息給徐玉嬌說了一下。 “哦,那就好,那就好,雖然發生了一些事情,可是我們家也還沒有窮到門都出不了的地步。”徐玉嬌一聽女兒有了出去散散心的打算,她就放心了。 “小戀,你準備去那裡散心呢?要不要找人陪著你啊?”徐玉嬌又追問著。 “不用了,媽媽我想一個人靜靜。”米小戀對徐玉嬌說,她不想讓他們知道自己去了哪裡,就當自己死了吧。 “好吧,你一個人也好,出去靜靜,等自己想回來了,就回來吧。”徐玉嬌對米小戀說。 徐玉嬌看著自己的女兒已經起了黑眼圈了,精神也不是很好,想著出去散散心,也許對孩子有著幫助,她也就沒有多想了。 徐玉嬌最近的事情也是很多的,蘇鵬飛去了法國,可是還是沒有找到自己老公蘇庭偉的下落,老公一般要去什麼地方都要給自己說的,可是這次是怎麼了?為什麼連自己都沒有說過,徐玉嬌也是操碎了心了,現在鐘斯集團中國分公司的事情,也把她弄的是焦頭爛額的,米小戀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她也沒有細想了。 三日後,米小戀拖著行李箱,站在了家的門口,她戀戀不捨的看了一眼又一眼,最後上了車。 “小姐,你也不要太難過了,出去玩就好好的玩,家裡一切都有夫人。”司機好心的對米小戀說道,他以為米小戀是有點兒捨不得離開家。 “嗯,我知道,以後就多麻煩你們照顧我的家人了。”米小戀對司機說。 司機總是覺得小姐有什麼地方是怪怪的,可是又說不出來是什麼地方不對勁。 一路上米小戀都沒有再說話了,她閉著眼睛靠在了後排,養著精神。 徐玉嬌今天沒有時間去送米小戀,想著也是出去散心,她就去了公司忙工作去了。 這樣反而讓米小戀放心一些了,要不媽媽問了起來,她還不知道該怎麼說。 到了機場,米小戀就下了車,跟司機道別了之後,就一個人拖著行李箱去了候機廳。 飛利浦已經打了電話給米小戀,確認她的行踪,其實他的人都已經跟踪著米小戀了,都已經給他彙報了。 “親愛的小戀,你現在已經到了候機廳了嗎?還有一個小時就要起飛了哦!”飛利浦的聲音很是愉悅。 “我已經到了,你就不要再操心了,我肯定會去的。”米小戀沒好氣的對飛利浦說。 “那就好,那就好。我等著你的,我會去機場接你的,親愛的。”飛利浦對米小戀說道。 米小戀沒有再跟他說什麼,現在她的心裡都想死了,如果不是為了整個鐘斯集團,她真的是想殺死了飛利浦然後自己自殺。 上了飛機,米小戀坐下了,就靠在椅子上閉著眼睛休息了,所有的事情都跟她沒有太大的關係,就是身邊的人她也都不想理會。 米小戀這一覺可是睡了很長的時間,她最近考慮的事情太多了,她也是累壞了。 等她醒來的時候,午飯的時間都已經過了,她這個時候覺得自己好像是有點兒餓了。 看著都已經兩點過了,米小戀想著自己的包裏還帶了些兒餅乾,她就去想去翻自己的包。 “我幫你留了點兒吃的,你吃吧。”一個熟悉的聲音在米小戀的身邊響了起來,她回頭一看,自己的身邊居然坐著的是龍少翔。...
「謝謝老婆。」司南從來不善於甜言蜜語,但是他在妻子跟前,他就是想把自己最想說的話告訴她。 許小冉蹭了蹭丈夫的胸膛,心裡暖洋洋的。 「老公,我父親肯定找過你,因為公司的事情。我大姨一家巴不得黏上我,我拒絕了。所以跟許家,古家沒有關係了。 對於他們的事,你不要去理會。更不要去上火,逢年過節都不要理會。」許小冉恨恨的說,既然他們不仁,她沒必要去憂心。 司南低頭看著妻子堅定的眼神,司南點頭。 「聽老婆話,吃飽飯。」司南順坡下了。 許小冉笑了,司南就是喜歡看著妻子的笑容。沒有任何雜質,就如他們的感情一樣純潔。 「貧嘴!」許小冉輕輕地捶打著丈夫結實的胸膛,為了一個笑話,兩人你追我趕的跑遠了。 江寧一個眼神同伴立即分散開來追了上去,他則轉身去烤肉了。 「爹地……」司言轉頭一看立即奔了過來,許小冉插著腰看著父子倆在原地轉圈。 「快……休息一下!」許小冉累的走不動了,原地坐下來休息,一手遮住有些毒辣的陽光,眼鏡也不知道掉到了哪裡,太陽帽也不見了蹤跡。 司言看著母親臉蛋紅撲撲的,把自己的帽子扣在了母親的腦門上。 「回去,馬上吃飯了。」司南哪能受得了妻子受委屈,立馬就往回走了。 一股香味兒老遠就能聞到。 一大鍋香噴噴的抓飯,幾大盤涼拌菜,各式烤肉……全部端上了桌。 總共分了三桌,豐盛的不得了。 「烤饢餅,把肉夾在裡面,那個味道賊正宗,你來一個。」許小冉遞給了丈夫半個烤好的饢餅,最後把熱騰騰的加了作料的烤肉包在裡面,滿滿的滿足感。 司南看著妻子大口大口的吃,那個表情看著就讓人流口水。 司言也是如此,自從母親生病以來他幾乎沒碰過一口,這會兒正好解饞。 「爹地,快吃吧。」司言跟許小冉一樣,看的司言食指大動。 「先生,您快嘗嘗看。味道不錯,這次我多加了點辣椒。」江寧站在旁邊出聲,司南點頭。 果然美味無比,尤其是抓飯,優質的大米,顆顆晶瑩剔透…… 司南面帶微笑,難怪兒子一直嚷嚷著…… 「你去吃飯,涼了就不好吃了。」許小冉跟江寧說,同時也支走了木子。 司南口味不是一般的難伺候,但是今天他什麼都沒說。...
, 1 min read
“榮錦天,我覺得這個蘇黎世是很大的,你為什麼非要跟我走在一起,你不能去別的地方逛逛嗎?”蘇小戀對一直都跟在自己身邊的榮錦天很是無言了。 “蘇總,請叫我榮助理,我在沒有辭職之前,你都應該叫我榮助理。”榮錦天拉著醜醜的手,他很是認真的跟蘇小戀說。 “好吧,榮助理,我命令你不要跟著我,可以嗎?”蘇小戀就去拉醜醜的手。 “不行,既然你都承認我是助理了,你見過助理自己去玩,讓總裁一個人旅遊的嗎?那我不就是失職了,你就更有藉口來開除我了,我不會那麼傻的。”榮錦天這個時候再一次很認真的提出了自己的職責。 蘇小戀覺得自己是被繞進去了,可是怎麼進去的她都沒有發現,可是卻出不來了。 榮錦天卻非常的開心,看著蘇小戀吃癟的樣子,他又覺得很好笑。 在蘇黎世的第一天旅遊,蘇小戀就是被榮錦天牽著鼻子走的,她想去什麼地方,榮錦天都非常的瞭解,雖然是被牽著鼻子,走的,不過去的地方都是蘇小戀想去的地方。 吃了蘇黎世的特色的菜肴,逛了這裡的有特色的建築,醜醜的嘴巴就沒有停過,這裡的吃的玩的都好多啊,他簡直就是恨自己的肚字太小了。 “媽媽,這個霜淇淋好好吃啊。”吃著蘇黎世的霜淇淋,醜醜都興奮的不得了,這裡的一切都讓他很開心,還有就是跟著叔叔和媽媽在一起,就好像是一家人的感覺,他很喜歡這樣的感覺,他也就好像是有了爸爸一樣了。 “哦,好吃也不能多吃的,吃多了怕你晚上的時候肚子不舒服。”蘇小戀看著榮錦天給醜醜買了一個巨大的霜淇淋,她就急忙的說道。 “沒事的,他分給你吃,這個霜淇淋很好吃的,也是這裡的特色。”榮錦天又拿了一個勺給蘇小戀讓她跟孩子一起吃。 這個男人想的還真周到。蘇小戀的心裡想著,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在心裡慢慢的濃了起來。 醜醜把霜淇淋舉到了蘇小戀的面前,蘇小戀見兩個男生都很照顧自己,她就接過了榮錦天手上的勺子,吃了一口醜醜的霜淇淋,她這一口就停不下來了。 她很喜歡吃巧克力口味的霜淇淋,這個霜淇淋的巧克力都在裡面包裹著,吃一口就有著濃濃的巧克力的香味和奶香味,裡面還不知道有著什麼東西,吃著脆脆的。真的非常的好吃。 “媽媽好吃吧?”醜醜跟蘇小戀一起吃著,他又舀了一勺遞給了榮錦天。 “叔叔,你吃。” “哦,好的,謝謝醜醜。”榮錦天吃了一口醜醜喂的霜淇淋,他覺得這口霜淇淋是他三十多年吃的最好吃的一次了。 一大個的霜淇淋被三人給吃完了,再看著那些冷飲也都沒有興趣再吃了。 來到了公園裏,榮錦天找到了一處安靜的草坪,三人就準備坐下來休息一會兒。 醜醜躺在了草坪上,他望著天空,還有著身邊的小草,也不知道他的腦袋裏在想什麼,一個人的眼睛都笑成了月芽了。 “醜醜在想什麼那麼開心的?”榮錦天坐在了醜醜的身邊,看著孩子很開心的樣子。 “我在想我們三人好像是一家人啊!”醜醜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讓蘇小戀很是尷尬。 “醜醜,不要瞎說。”蘇小戀對醜醜說道。 “哦。”醜醜的興奮勁一下子就落了下來了。 “沒事的,我們出來可以暫時的當成一家人,我們可以彼此的照顧著的,我可以照顧你們母子這樣挺好的,不要打消孩子的積極性吧。”榮錦天輕柔的摸著醜醜的頭髮,醜醜的頭髮有一點兒自來卷。...
「急什麼,總得讓我輪著把幾樣糕點嘗一個遍吧!還有,你怎麼就不知道及時添茶呢?」 jcrew.com「呵呵呵……對不住了,聊著聊著,便忘了……管彤,你也多吃點,看你瘦的,看著就讓人心疼!」 「……我現在已經很好了,如果你見識到幾個月前的我,肯定會擔心我被隨時颳起的一陣不大不小的風吹了去……如果是晚上遇到,還會驚恐地叫一聲:鬼啊!」 張君雅給各自添了茶,被管彤的樂觀性子逗樂了,打心底里想誇她幾句的,但似乎找不到什麼特別的辭彙來贊她,便只笑著道:「糕點的味道可好?」 「還行!」 岳芊芊瞬間睜大了雙眼,不敢相信地道:「管彤,你識不識貨啊?這可是夏京最有名的蘇記糕點坊的糕點!」 「嗯!好好吃哦!實在是太好吃了……張君雅,能不能等我回去時,也給我打包帶一點?」 「好…!」 張君雅長長的應了一聲,而岳芊芊對管彤補上的誇張的感嘆連翻了幾個白眼,在喝過一口茶后,終是道:「我準備偷跑去邊關,去我長兄那。」 「岳芊芊……」 張君雅聽了,驚得下頜都要脫臼了,張大著嘴,好大半天沒有說出後續的話來。 於管彤而言,第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了片刻后,特冷靜地問了一聲:「岳芊芊,你怎麼會想到這?應該不單單是為了逃避那可能到來的議親吧?再說了,即便你逃了,如果你父母真有意把你嫁給什麼人,該定的親還是會定的。」 「這種可能性是有,但不大。況且,我若在邊關多呆上幾年,他們怎麼向對方交待?」 「你想得真簡單,難道你長兄就會慣著你,不會聽了你父母的,把你捆綁了送回京?」 張君雅很是不以為然,雖然,對於出逃的刺激她有意效仿,但想到出逃之地是邊關,就一點兒也不贊同了。 管彤忍不住道:「照我說,既然是離家出走,不如就徹底一點,乾脆跑到誰也不認識的地方,那樣孒,豈不是更痛快!」 「我當然不是為了離家出走而離家出走,我還想試著證明一下,我們女子也是能上陣殺敵,出將入相的。」 「嗯,有氣魄!」 管彤不覺豎起了大拇指,對岳芊芊的豪邁理想表示佩服,但也表明,她只準備當一個混吃混喝的小女子,把自己的日子過愜意,便是她最大的追求,因此說岳芊芊的逃避有可能到來的議親法子確實不適合她。 張君雅亦跟著舉雙手表示認同,還說不是她慫包,只是她有自知之明,就她那點三腳貓的功夫,到了戰場上,與之對戰的人較量,可能根本用不著對方揮刀砍下來,她就被戰場上的陣勢嚇死了。 「岳芊芊,我真心的,還是希望你打消那樣的念頭。」 「是啊,生命很寶貴的!」 管彤跟著附和,滿臉寫著認真。 「你們……真是……我就不該和你們說起這些,是我奢望了!或許你們不知道,大夏國與西涼國的戰事很快就要打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