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9, 2022

Day: October 23, 2021

葉悠悠想想好像是,孕期她脾氣一直不太好,一會兒哭一會兒笑的,而且經常會提出一些過分的要求,但霍寒蕭從來沒有對她發過一次脾氣,沒有露出過一絲無奈之色。 web.id現在想來,他竟然能忍受她整整六個月,真的很難。 葉悠悠忽然間就有點愧疚了,「對不起,這段時間我一直鬧脾氣,你一定很辛苦吧。」 「辛苦?怎麼會?」 「怎麼不會啊,我每天要求那麼多,一時間你有點不能滿,足我,我就又哭又鬧的發脾氣。有時候半夜睡不著,還會鬧你,讓你陪我聊天到半夜,可你從來都沒有喊累。」 「傻瓜,如果這就累,那你懷孕不是更累?我一點都不覺得累,只是有時候會心疼,希望能夠替你分擔。」霍寒蕭嘆息。 葉悠悠鼻子濕濕的,「老公,你怎麼這麼好啊?」 「又要哭了?傻瓜。」霍寒蕭輕輕颳了一下她的小鼻子,「不要經常哭,會把眼睛哭腫的,腫了就不漂亮了。」 葉悠悠抽抽搭搭,「我現在胖胖的,本來就不漂亮。」 「誰說的,我老婆最漂亮了,是漂亮的小仙女。」霍寒蕭吻著她的眼淚,「等生完寶寶以後,我補你一場盛大的婚禮,讓所有人都看看我霍寒蕭的老婆有多漂亮。」 「嗯。」葉悠悠一時又高興了,「我一定會好好鍛煉恢復。」 「好。」 「那現在就要乖乖散步,還有半個小時。」 「嗯嗯。」葉悠悠乖乖點頭,由他攙著,慢慢地來回走動。 走著走著,葉悠悠忽然覺得下面很濕,聽見「噠噠噠」的聲音,低頭一看,緊張地叫到:「老公,我,我羊水破了。」 …… 當晚,醫院。 霍寒蕭在產房門口焦急地來回走動,急得抓頭。 他人生中還沒有試過哪個時刻像此刻這般緊張,一邊擔心著寶寶,一邊擔心著她。 這是他人生中最最漫長的幾個小時。 「生了生了。」護士高興地走出來,「霍先生,霍太太生了一對龍鳳胎。」 「龍鳳胎?」霍寒蕭驚喜不已。 「是啊,之前醫生檢查的時候沒跟您說嗎?是一兒一女。」 霍寒蕭驚喜得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疾步走進病房,護士抱著兩個孩子,但霍寒蕭第一時間走向葉悠悠,「還好么?」...
onebondstreet.com靳盛行突然也就冷靜了下來,他摁著亂跳的太陽穴,過了好一會兒終於平靜了下來。 「這件事不可能是誤會,我記得當年你母親……離開過一年的時間。但是按這個年齡算的話,那個孩子應該就是他們的。 你們兄弟倆才是我的兒子,簡漫桐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把她接進我們家。 這些年,我跟你母親的關係也就平平淡淡的。 既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們的婚姻也就該解除了。也就得到了解脫,你去把律師叫來。去吧……」靳盛行擺擺手,說不心痛是假的,雖然他們夫妻這些年一直磕磕絆絆吵架不斷,但是他沒有想到,會出現今天這樣的情況。 「爸,婚姻不要解除。要不然我們家的新聞真的是……再說母親也是有功勞的,你就給他一次機會。」靳書然自然是不願意讓他們離婚。 「等你結婚成家了,你就會能體會到我的艱辛。按我說的去辦,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她。」靳盛行鐵了心,既然宋晚早在多年前已經背叛了他們的初衷,那麼這場婚姻就沒有必要再繼續下去了。 靳書然沒有房子,這是父母的婚姻,他作為兒子也摻和不了。 「嗯,我先送您回去吧,或者說你先到我那裡住一陣子。」靳書然不放心父親一個人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到時候誰也擔負不起。 「送我回家。」靳盛行踉蹌著站起來,靳書然扶著離開了。 簡琳看著靳書然父子倆離開之後,這才回去處理公事去了。 宋晚一個人在家裡有些忐忑不安,一直都看著丈夫跟兒子進了家門。 靳盛行一個眼神,靳書然就出去了。 「老公你是哪兒不舒服嗎?每次這麼難看。」宋晚小心的上前問她生怕這件事情被丈夫知道了。 靳盛行坐了下來,宋晚對丈夫的態度他有些琢磨不透了。 「宋晚,這些年你一直對我不冷不淡的,我也沒有放在心上,但是……你跟簡偉倫的孩子都已經那麼大了,你難道就沒有跟我解釋的?」靳盛行恨不得撕碎宋晚的那張臉,現在他是越看越噁心。 宋晚臉色刷的白了,她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丈夫,沒想到這件事他已經知道了。看來就算解釋,他也不會聽什麼的。 「你想怎麼辦?」宋晚問。 靳盛行被氣笑了,他突然站起來一把拽過宋晚的肩膀,狠狠地攥著手裡,用足了勁兒。 「既然你天生這麼犯賤,那我們就沒必要再繼續下去了,立馬離婚。你給老子立馬滾蛋,你太讓我噁心了。 宋晚,沒想到你還會來這麼一手。你是不是要聯合簡偉倫侵吞我靳家的財產,要不然你不會這麼多年一直對我冷淡如此。 你倒好,反過來對別的男人卿卿我我,你到底把我當成了什麼人……」靳盛行的話越說越難聽,最後簡直是不堪入耳。 宋晚任由靳盛行羞辱著,她沒有反抗,只有眼淚不停地往下路,因為她欠他的。這輩子也還不清,只有讓他出了這口氣,一切才能平息下來。 啪! 靳盛行實在是氣不過,他隨時就給了妻子起個響亮的耳光。...
「做乾淨點!」 「是,霍先生。」 幾個人說話的聲音。 葉悠悠抬起沉重的眼皮,一個戴口罩的醫生映入她眼中,他手裡拿著一把亮晃晃的……手術刀? 葉悠悠倒抽了口涼氣。 「住手!」她掙扎著大喊,卻發現雙手雙腳都被綁住了。 葉悠悠用力扭動著,把手腳都勒出血了卻掙脫不開,「放開我!」 「別浪費力氣了。」一道蒼老但冷酷的聲音響起。 葉悠悠轉頭望去,一個六七十歲的老頭子坐在一旁,手裡拄著拐杖,用一種殘酷的眼神望著她,好似她是砧板上待宰的牲口。 「你……你是誰?」 「我是霍寒蕭的父親,霍齊峰。」 霍家的人? 葉悠悠滿眼驚恐,他們這麼快就找上來了!而且毫無人性,直接就要害死她肚子的孩子。 「我還以為我兒子看中的,是什麼了不得的女人,沒想到就是你這種窮丫頭。就憑你也想懷上我們霍家的後代,母憑子貴?不自量力。你這種女人,不配進我們霍家。」 「我根本沒想過進你們霍家。」葉悠悠喊道,「你求我,我還不稀罕呢。」 「要不是你兒子算計我,我也不會懷孕。你有本事找他算賬去,欺負一個女人也不嫌難看?」 「呵,還牙尖嘴利。一會兒解決掉你肚子里那個,我再拔光你的牙!」霍齊峰狠狠地說。 聞言,張易忠和藹可親道:「有志氣,好樣的!」 – 實用主義小說 「還磨蹭什麼?動手。」 「別碰我的孩子!」 「滾開!」 「離我遠點!」 「你們這幫畜生!滾啊——」葉悠悠拚命扭動身體,凄厲地大喊大叫,聲嘶力竭,帶著哭腔,「霍寒蕭,你王八蛋,你在哪?」...
, 1 min read
“小戀,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啊?”榮錦天一回來就去看望了米小戀,他今天出去談了個生意,沒有想到家裡會發生那樣的事情,真的是把他給嚇到了。 “沒事,我挺好的。”米小戀只是覺得身子挺乏的,倒也沒有什麼。 “今天的事情你為什麼不給我說一下啊?你本來就是不舒服的,還要處理這樣的事情,你真是太不信任我了。”榮錦天覺得這些事情都是應該自己來做的。 “我不是看你忙嗎?再說了,我一天到晚的閑著,你也給我一個表現的機會啊。”榮錦天也是不容易的。 現在的鴻達集團被榮錦繡又糟蹋的不成樣子了,他回來了很多的董事都要求退股了,還有的每天都在鬧騰,在告榮錦繡的狀,事情太多了,加上榮錦天的身體還沒有完全的復原,米小戀也是不想他太累了。 榮錦天把米小戀拉著都檢查了一遍了,確定了沒有什麼傷痕了,他才放了心。 “不管我有多忙,你的安危永遠都是最重要的,以後可不能再這樣了,如果你再這樣的話,我就會好好的懲罰你的。”榮錦天的手又放進了米小戀的衣服裏。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把手拿出來吧。”米小戀被榮錦天給弄的身子都在發麻了。 “不,一個月一次還是要有的,這都回來了兩個多月了,才一次,今天該再來一次了。”榮錦天抱著米小戀就不放手。 “我覺得你是不是應該好好的養養,不能太著急了。”米小戀想著上次榮錦天死皮賴臉的要,她沒有辦法就只好答應了,可是完事了之後,他的傷口都又發炎了。 “我已經養的好好的了,不信你看看,我的傷口真的好了,都已經結痂了。”榮錦天三下五除二的把自己的衣服給解開了,讓米小戀看自己的傷口,他的身體素質好,受了那麼重的傷還真的都給恢復的差不多了,那結實的肌肉緊致的皮膚,看著還真是養眼。 一番雲雨之後,榮錦天再次的給米小戀說了一次,讓她以後不能再自作主張了,這樣的事情必須要交給男人來做。 “寶貝,女人就是讓男人疼的,你都不需要我疼了,那我豈不是很失敗。”幫著疲倦的米小戀清理了身體之後,榮錦天抱著她,還在訓著她。 “好,我知道了,以後什麼都由你來操心,我就什麼都不管了。”米小戀說完了,就困的睡著了。 榮錦天聽了米小戀的話,覺得真是太好了,他可是男人,就是應該好好的寵著女人,愛著女人,要不那還怎麼當人家的丈夫? 第二天,榮錦天走的時候,並沒有吵醒米小戀,他心疼她,就讓她多睡一會兒,其他的事情他都已經去處理好了。 等著米小戀起來的時候,身邊都沒有了榮錦天的溫度了,不過卻有著他身上留下的味道。 抱著榮錦天睡過的枕頭,想著榮錦天對自己說的話,米小戀的嘴巴是閉都閉不上了。 “嘔,嘔。”本來是正在開心的時候,米小戀卻覺得胃非常的不舒服。 “今天要去醫院看看了,最近怎麼胃老是不舒服,還特別的乏力。”米小戀起來了到衛生間去吐了一下,吐的都把膽汁都要吐出來了。 “少奶奶,少奶奶,早餐都已經準備好了,您要送上來還是下去吃啊?”榮福發現米小戀都還沒有動靜,就不放心的到門口問著。 米小戀正好吐完,她偏偏倒到的到了門口,想把門打開給榮福說一下,一會兒派個司機送自己去醫院,可是剛到了門口,她就實在是站不起了,她就倒在了門口。 榮福聽到了屋裡傳來了”砰”的一聲兒,就暗道不好。 “榮叔,你怎麼了?”榮樂樂睡眼惺忪的走到了門口,看到了榮福很焦急的樣子。 “我聽到了裡面有摔倒的聲音,我正想把門撞開看看,不知道少奶奶怎麼了。”榮福說完了,就開始撞門了。...
慕容璇璣並不知曉她走後那丫鬟的碎碎念,而是心急的朝著柳氏住的院子走去。 watch-american-dad-online.ch她已經想好了計劃,若是柳氏在碧雲閣,她就在暗中守著,直到即墨玄珏帶人過來,自己直接指正苑國公和柳氏。 若是柳氏有別的地方要去,慕容璇璣就暗中跟著,迫不得已也可以暴露身份,總而言之不能讓她今夜的行動白費功夫。 她料想的很美好,但去了碧雲閣一瞧,懊惱的直跺腳:「還是來晚了,柳氏不知道去了哪裡!」現在少不得又要重新打聽柳氏的下落再去監控了。 她正準備原路返回,卻聽見了府兵傳來的聲音:「快些,接下來是碧雲閣了。若是你們搜的不仔細小心你們的皮!」 「幸好那些主子們都去了前廳,不然我們這麼搜指不定要被怎麼編排。」有一個雄渾的聲音大聲說道。 慕容璇璣瞬間就明白了,原來柳氏早就去了前廳,怪不得自己撲了個空。這麼一想,她心中微惱,剛才自己還冒著風險去套消息,誰知道得了個無用的消息! 聽著浩浩蕩蕩的聲音起碼有數十人,慕容璇璣若是現在出去與他們迎面撞上少不得要被仔細盤問一番。 可若是躲著,她也不確定能不能成功躲過搜查,看這架勢,似乎王氏動了真格。 思慮再三,慕容璇璣還是決定裝作婢女的樣子出去,否則若真是被搜出來,就會直接被扭送至王氏面前。 依照慕容璇璣所見,王氏這個婦人絕對是個心狠手辣之人,若是落在她手上,不知自己是否還有活命的機會。 決定好之後慕容璇璣飛快地環視周圍,衝進柳氏的房間拿了一匣子首飾,然後在那些人進來之前主動走出去。 她將匣子畢恭畢敬的抱在胸前,手上的動作小心無比,臉上流露出明顯的緊張。 一出門,慕容璇璣就撞上了正準備破門而入的府兵,她裝作受了驚嚇的樣子驚叫一聲,但還是牢牢的將匣子抱在懷中。 還未等府兵開口盤問,慕容璇璣先嗔怪的說道:「哥哥們怎麼這麼莽撞,真是嚇死人家了!若是小姐吩咐我拿的首飾盒摔在地上,那我就完了!」 為首的府兵長著一張橫眉豎目的臉,看著就有些窮凶極惡,他原本準備盤問慕容璇璣是誰,但面前這個小丫頭已經將自己是何人又是來幹什麼說的一清二楚了。 他還沒說話,後面就有一個府兵因為俏生生的丫鬟一口一個哥哥有些心猿意馬,故意打趣道:「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哥哥還說你是趁亂來偷東西的呢!」 為首的府兵想了想沒說話,仔細觀察這慕容璇璣的一舉一動。 其實也不怪府兵對慕容璇璣放鬆警惕,她本來也只有十五六歲的模樣,又看起來十分乖巧,怎麼看也不像是賊人。 「呵,哥哥這話說的可冤枉人了。」慕容璇璣故意豎著眉毛,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你看過誰偷東西還這麼明目張胆的模樣啊?偷東西不得鬼鬼祟祟千萬不能被人發現?要是我要偷那肯定是藏好了不讓你們發現。哪裡還在這裡和你們對峙!」 見面前這小丫頭有些生氣,言語中也挑不出毛病,府兵終於不再那麼凶神惡煞,而是對著身後的人說道:「算了,別逗這小丫頭了,我們還有正經事。 去,分三個人守住門窗,其餘人給我仔仔細細一寸一寸的搜,一隻老鼠也不要放過!搜完了最後兩人負責貼封條,再留兩人守在這裡留心封條情況。」 這些話吩咐完慕容璇璣就暗暗心驚,沒想到王氏心思慎密到了如此地步。若是一開始她沒想著出來尋找柳氏而是躲在書房,此時就算不是搜查的人抓出來,也會因為封條的原因關在房中不敢輕舉妄動。只要個三日,她就會餓死在這苑國公府。 慕容璇璣心中不由得更加警惕起來,但她面上不顯,反而繼續裝作有些不滿的樣子沖著為首的府兵說道:「既然你們開始搜查了,那我就先去前廳了。要不是夫人怕火勢過大將她的首飾燒光了,我才不會跑這麼一趟遇上你們呢。」 為首的府兵看她一眼,想了想,突然說道:「你先別走。」...
因為她不想被太多人看到自己受傷。 譚暮白就帶她去急診一個不太常用的治療室裡面去包紮。 包紮的時候,清洗傷口難免有些刺疼難忍。 陸勵騰就把她抱在懷裡,輕輕安撫她:「沒事的,一會兒就好了。」 「嗯。」 藍可盈氣息弱弱的應聲。 咬著牙忍疼。 但是,因為清洗傷口著實痛的厲害,所以,再加上之後打麻醉的疼痛。 還是讓藍可盈忍不住的攥緊了陸勵騰的手指。 陸勵騰就這樣握著她的手,把自己的溫度跟力量傳遞給她。 譚暮白見到兩個人交握在一起的雙手,垂下眼睛,跟往常對待其他病人一樣,仔細無比的給她縫針,包紮。 一番折騰下來。 藍可盈的頭上已經有了一層細汗。 「住院待幾天吧。」 譚暮白開口建議。 一聽要住院,藍可盈非常抗拒:「不了,我不想住院。」 「你的傷口要及時清洗換藥,而且,你身上是否有其他傷口也不確定,不如留在醫院裡做個全面一點的檢查,把腿也拍一個片子看看。」 譚暮白很擔心她。 因為,在來的路上,她曾想要看看藍可盈是否傷到了他處。 可是,藍可盈都非常抗拒。 似乎受了刺激一樣,不肯讓人看她腿上之外的其他地方。 此刻,她到了醫院。 為了確保她的確沒有其他傷處了,所以,她想留藍可盈住院。 陸勵騰聽到譚暮白所說,並不反對:「可盈,在醫院裡住幾天也好。」 「我不,我不住院……」...
懷清長公主笑著拉住了顧青辭的手,和帶她進來的小太監說道:「本宮帶青辭過去就行。」 小太監連忙稱是,很有眼力勁兒地跟在了後面。 顧青辭也有一陣子沒看到懷清長公主了,自從上回她寫了份食材清單給懷清長公主后,她就忙著各處找資源了。 懷清長公主把自己知道的事都說了,她笑道:「我真沒想到你居然做到了!這次皇兄必定是要賞你了!以後我看那個溫側妃拿什麼擠兌你。」 太子府的側妃懷孕,好些個世家貴族的婦人送了賀禮去,就像那溫側妃快要上位一般,懷清長公主正替顧青辭生氣呢。 顧青辭不由地好笑道:「我都沒生氣呢,好了好了消消氣,這次解了都城的亂局才是最重要的事,和那些雜碎生氣不是浪費時間么?」 懷清長公主聽了心裡舒服多了,點點頭道:「你說的是,對了,青辭,你讓我辦的事也有進展,晚些時候我去找你商量。」 顧青辭笑著答應了。 這時候,兩人已經走到御書房門口,顧青辭和懷清長公主告辭,然後自行走了進去。 顧青辭看到寧亦痕一行人在一旁候著,她心裡有了分寸,然後行了禮。 弘光帝到底還是高興的,開口道:「快快平身!這陣子朕一直憂心於高熱症,沒宣你進宮,倒是朕差點錯過了這等好消息。」 顧青辭謝恩後站了起來,她心裡清楚得很,弘光帝只是持觀望態度而已,那封鎖貧民區的衙差就是弘光帝指派的,不然哪可能這麼快就傳到了他耳朵里。 隨後,顧青辭詳細說了這幾天的診治進展。 說完,她拿出一張藥方,恭敬地說道:「皇上,這正是克制高熱的藥方,青辭不敢藏私,特地帶來獻給皇上,能為皇上分憂,是青辭以及仁和藥鋪應該做的。」 其實,這藥方還是在穆玄景的幫助下才能有的,突然,顧青辭想到這個男人了。 前幾天她一直為仁和藥鋪施藥的事情奔波,忙起來就想不到這回事了,可現在站在御書房,她腦海里那個身影好像一直在打轉,揮之不去。 顧青辭咬著唇,心裡一瞬間堵得慌。 穆玄景,你玩消失是吧?千萬別被我逮到! 此時,龍案之上的弘光帝接過藥方后大喜過望,他本來還怕顧青辭這倔脾氣不知變通,沒想到她很是大方得體。 拿到這克制高熱症的藥方就意味著北晉不會受人牽制,直接斷了風華樓和聖醫宗想在北晉大撈一筆的念頭,甚至面向天下大顯皇威。 弘光帝越想越高興,可這時候顧青辭又開了口。 「皇上,只是其中幾味藥材經多次嘗試還是選了益州特有的,我怕太醫院的諸位太醫不熟悉,最好還是沿用這幾味藥材。」 弘光帝這下子聽出了顧青辭的弦外之音,她可以把這藥方獻出來,不過藥材還得從仁和藥鋪購置,畢竟她那仁和藥鋪的藥材就是採購自益州的。 他不由得失笑,顧青辭明面上給他送了份大禮,實則還是為她自己鋪路,這丫頭古靈精怪得很! 不過這藥方著實解了燃眉之急,弘光帝也不介意給顧青辭這點好處,於是他開口道:「依你說的辦。」...
陸寶? 陸寶? 1 min read
fc2.com那個夏朵說陸寶已經被他送走了,因為陸寶是他們倆曾經共同養的,為了不給夏朵礙眼,所以就送走了。 他怎麼這麼狠心?竟然都把陸寶給送走了,就為了夏朵,他竟然這麼喜歡那個女人? 戴夢瑤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眼前又出現了夏朵脖子上的紅色痕迹。 那是怎樣的恩愛痴纏才會有那麼重的痕迹? 戴夢瑤覺得自己的整顆心都要碎了。 聯想到在網上看到的有關她們倆的所有視頻跟消息,原以為只是做給外人看的,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的。 陸承曜你到底喜歡那個女人哪裡?我又有哪裡比不上她? 不知道戴夢瑤在沒人的地方哭的傷心欲絕。 夏朵的心情被她的突然到訪弄的特別不好了。 在床上滾來滾去的也睡不著,於是就去洗手間洗漱換衣服了。 站在洗手台前,她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痕迹,頓時瞪大了眼睛。 「陸承曜!」 這個混蛋,自己這個脖子已經不能見人了,那麼多紅點點,真懷疑那個混蛋是故意的,劉嫂又沒有看到呀? 還有剛才自己出去,那個戴夢瑤! 呃,如果戴夢瑤看到了,估計會給氣死吧? 夏朵的心情頓時有了那麼一點點好呢。 洗漱之後,換了一身衣服,挑了一條絲巾系在脖子上,擋住了那點點紅痕,下樓去了。 劉嫂已經知道了剛才來的那個女人的身份,所以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夏朵的臉色。 見她穿戴整齊的哼著歌下來,劉嫂一時間摸不著頭腦了,少奶奶這是沒生氣? 「少奶奶,要吃早飯嗎?」 「嗯,昨天的餛飩還有沒有?我吃那個。」 「好,我馬上去。」 不用遛狗,畫稿最近也不用急著交,夏朵吃了早飯之後,覺得有些無聊,這個時候蘇蘭的電話就打來了。 「媽?」 「朵朵,有沒有時間啊?陪媽去逛逛。」...
, 1 min read
慕容初見到文雅的樣子的時候,就讓他想起了自己當年見到米小戀時的樣子,加上文雅有一張和米小戀相似的臉,讓他完全的看呆了。 “你放手,我還要趕路呢!”如果不是文雅發出了聲音,慕容初都不知道自己會再看多久。 當年追米小戀是有目的的,可是米小戀長的漂亮又很自愛,他一直都沒有得手,所以那就是他心裡的痛。 “走跟我上車!”慕容初拉著文雅就上了車。 “你放開我,你放開我!”文雅掙扎著,不過她的力氣可是沒有慕容初大的,他乾脆的就把文雅給抱了起來,塞進了車子的後座裏。 慕容初把車門鎖了,他又繞到了前面上了車,開著車就走了。 文雅臉上有著一瞬間的得意,不過很快就消失了,她還在後面不停的折騰著。 “你再鬧我就在車上把你給辦了!”慕容初威脅她。 果然文雅就再也不鬧騰了,她溫順的坐在了車後。 到了目的地之後,慕容初發現了文雅在哭,還很小聲的那種,怪不得剛才在車上那麼的安靜。 “下車吧。”慕容初對文雅說道。 文雅抬起了那清秀的小臉,臉上有著珍珠一樣的淚水,看的人心疼。 “你是要帶我上哪裡去,我要回家,我今天休息我要回去看看我的家人。”文雅怯怯的說著。 “我只是請你吃個飯,吃完了我就送你回去,怎麼樣?你就不要哭了。”慕容初見她哭的樣子很美,怎麼看都有著米小戀的影子在。 “你不會侵犯我?我可是農村的女孩子,對一些兒事情看的很重的。”文雅擦了擦自己的眼淚。 “當然不會,你當我是什麼人了?”雖然剛才慕容初確實有要直接辦了文雅的衝動,不過這個時候,他好像又有點兒下不了手。 “哦。”文雅應了一聲兒,她才從車裏出來了。 很容易讓男人得到的女人,是不會讓男人珍惜的,男人和女人之間就那麼點兒事情,還是要有一點兒神秘感的好。 慕容初去拉文雅,文雅下意識的就把手給縮了回去,不過慕容初就堅持的把她的手拉在了自己的大手裡,不過這個女人雖然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農村來的,不過那手卻是很嫩滑的。 “剛才你跟著她發現了什麼?”米小戀問鄧飛。 “今天文雅很是奇怪,天氣還這麼冷,她穿的很是單薄,不過很快的出門就遇到了慕容初,慕容初把她給硬拉上了車了。”鄧飛對米小戀說道,不過他沒有說文雅穿的是什麼。 “那天我就發現了她好像是有意的去招惹的慕容初,今天果然也是,那條路就是慕容初每天必走的路,她還真是有心機,不過她為什麼會對慕容初感興趣?”米小戀自言自語道,她就是沒有明白為什麼文雅會對慕容初有興趣。 “那少奶奶,我去查一下吧。”鄧飛對米小戀說。 “不用了,這個你也不好查,對了鄧飛,你去這個地址,看看這家人裏是不是有這樣的一個女兒,也順便的看看這家是個什麼情况。”米小戀說出了一個地址,讓鄧飛去查查。 “好,我馬上就去。”鄧飛拿著紙條就出去了。...
寧玉槿有些擔心地看著他,生怕他用力太猛,直接把脖子給歪折了。 他卻突地笑了,冷意森然,寒氣凝冰:”你以為你讓人躲在抬椅下麵就萬無一失了嗎?呵,送你回來的那兩個,躍起的時候明顯比昨天低了三尺,你以為你從定王府帶了個幫手回來,我會不知道?” 靠之,這樣也行?! 即便小八會龜息會縮骨,可是卻不能隱藏自己的重量,那兩個影衛負擔新增,行動上自然會遲鈍一些。 寧玉槿一邊暗惱自己的失算,一邊卻是想罵娘的心都有了。 你說誰會注意到送她回來的影衛到底飛多高啊?還精確到了”三尺”,它丫的絕魂不是人是妖吧? 剛想到這兒,就見屋中一抹黑影”咻”地一閃,不知道從哪個角落傳來一聲大喝:”大膽狂徒,快放開三小姐!” 寧玉槿只覺眼前一黑,有些受不住地說:”還沒到你出場,你跑出來凑什麼熱鬧?” 一零八殺氣頓時一收,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他都發現我了,我以為我可以出來了。” 要不是被絕魂揪著,寧玉槿覺得這會兒她已經被氣得倒地身亡了。 絕魂冷笑一聲,寧玉槿似乎能聽出他語氣之中濃濃的譏諷:”怎麼?定王府的影衛,就是這種德性?” 一零八絕對是個集體榮譽感超級强烈的孩子,聽到絕魂這一聲嘲諷,當即就拔刀相向:”你會為你的這句話付出代價的!” “呵,要找我拼命?”絕魂將寧玉槿拉到跟前,伸手一繞,直接扼住她的脖子,”我倒要看看,是你下手快,還是我下手快!” 一零八滿腔怒火頓時被這句話澆熄,看著被絕魂挾持住的寧玉槿,滿身是力卻找不到地兒使。 他深呼吸一口氣,嚴肅且認真地說:”是男人你就放開三小姐,咱們一對一單挑!” 說完之後,卻久久不見那邊回應一句,一零八有些奇怪了:”肯不肯,你倒是說句話啊?” “呵,他現在可沒空搭理你。”被絕魂扼住脖子的寧玉槿,這時候卻突地輕笑出聲。這樣的危急時刻,她的語調卻是輕鬆愉快的。 “為什麼?”一零八還有些雲裡霧裡沒弄清楚情况。 他抬頭去看,透過從窗戶裏透過的依稀光線,似乎能看見絕魂斗篷下那張猙獰的臉。 寧玉槿沖他道:”先別管他,快過來扶我。” “好!三小姐你等著!”一零八擺開陣勢、握好武器,滿臉殺氣地就要朝他們沖過來,嚇得寧玉槿眉心一跳,連忙地開口喊停。 “別別別!他這會兒不能動,你直接走過來就行了。” “他不能動?”一零八滿臉疑惑地收了刀,一小步一小步,試探性地走到了他倆面前。 直到他在絕魂跟前站定都沒見什麼反應,他才確定絕魂是真動不了了! “他這是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