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9, 2021

Month: October 2021

“你是想說自己如何處置這些東西的吧?”葉寧適時接過話頭道。 “現金都捐給了明安市兒童福利院,房子和別墅已經轉賣,所得款項捐給了市紅十字協會,這些都有收據為憑,貴重禮品也都全部封存……” “那你有沒有收到過相關幹部上繳的贓款或者禮品之類的物品?” “有……” “都是怎麼處理的?” “跟周書記彙報了……” “都有什麼人主動去紀委上繳過贓款贓物?” “財政局副局長裴晴、衛生局局長李延、經開區副主任馮慶旭。” “如今這三人呢?” “裴晴去梅子坪扶貧,李延成了衛校的校長,馮慶旭則調任龍灣鄉副鄉長。” “別墅是什麼人送的?” “蕭縝,曾經擔任縣警察局的局長,今年剛調任明安市警察局戶籍管理處的處長。” “蕭縝還送什麼人別墅了?” “不清楚……不過他把藍盾社區的一棟單元樓全拿來送人了。” …… 葉寧的引導沒有什麼邏輯,往往東一榔頭西一棒槌,但卻全是極為**的事情,錢力的回答也是行雲流水一般,幾乎都不經過大腦,張嘴就來,跟葉寧的提問配合得天衣無縫,仿佛就像是排練了數十上百次,陳穎呆呆的望著眼前的一幕,這已經不是用神乎其技可以形容的了。 錢力交代的東西雖然不是很多,但其中所蘊含的信息量卻足以讓任何人感到崩潰。 葉寧止住發問的一瞬間,錢力卻像提線木偶似地一下子癱軟在地上,頭上的汗水滾滾而下,呼哧呼哧的宛若牛喘,望向葉寧的目光卻充滿了畏懼,想要躲開偏又絲毫不敢,與之前進辦公室時的神情大相徑庭。 合上手裡的資料夾,葉寧把目光轉向陳穎,意思是接下來如何做,請她拿個主意。 陳穎已經漸漸恢復了沉靜,雖然心裡十分好奇葉寧是如何做到的,但這個時候卻不是給他解惑的時機,感受到葉寧詢問的目光,她微微搖了搖頭,又微不可察的點了一下頭。 葉寧心領神會的”唔”了一聲,這才神色鄭重的道:”錢力衕誌提供的資料很重要,有些細節方面的東西還需要回專案組核查一下,多謝錢力衕誌的配合。” 錢力臉上分不清是哭還是笑,有些僵硬的道:”葉主任太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打發走錢力之後,陳穎卻沒有問方才葉寧是如何做到的,直接問起他回市里的事兒:”你打算在市里呆多長時間?” 既然葉寧回去弄那個什麼新藥,想必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回來的,所以她需要個准信兒。 葉寧琢磨了一下才道:”有了今天這麼一出,想必主任接下來要忙乎一陣兒了,我也不好耽誤太久,有個兩三天就差不多了。”...
礙於韓鋒的威脅,夏侯衡和歐子淇雖然溜出去吃早餐了,但是午餐的時候還是回到了”鷹隼”,韓鋒已經很不滿了,夏斌笑眯眯的比誰都開心。大文學 夏侯衡和歐子淇一臉無所謂的上座,YOYO在對面盯着歐子淇的眼神能把她身上戳得千瘡百孔。旁邊的四少悄悄的在桌子下朝他們豎起大拇指。其他都笑着看YOYO出糗的樣子,夏斌是最高興的一個。 “夏,把子淇放下來!”韓鋒看着夏侯衡抱着歐子淇很是不舒服。 “爲什麼?我不喜歡椅子!”歐子淇把蔬菜往嘴裏塞。 “夏都有未婚妻了,你這樣很不好!”韓鋒的理由倒是很充分。 “呵呵,難道夏侯衡是那種一個穿着性感睡衣就能被勾引的男人麼?”歐子淇的話含沙射影,諷刺了YOYO也順道回答了韓鋒。 “我會讓人給你另外安排房間,你和夏分開睡!”韓鋒首先想到要把他們給分開。大文學 “不要!”歐子淇和夏侯衡同時開口拒絕。 夏斌看着韓鋒,讓夏侯衡和歐子淇分開,那等於是讓時間倒着轉一樣的不可能。YOYO一臉期待的等着夏侯衡能把歐子淇放開。歐子淇賴着夏侯衡的樣子讓YOYO看了很不舒服。韓鋒已經給她期許,她將會是夏侯衡的未婚妻。 “由不得你!”韓鋒再次強勢。 “呵呵,我們已經換房間了,原來那個房間現在廢了!”夏侯衡不信韓鋒不知道YOYO的事情。 “換回去!YOYO住你隔壁,你照顧她!”韓鋒就是千方百計的想讓夏侯衡和YOYO在一起。 “那房間髒了,不要了!”歐子淇輕描淡寫好像是丟掉一張廢紙一樣的簡單。 “那你的衣服還要麼?我等會給你送去。”YOYO在空擋插話了,大家都看着她。YOYO是什麼時候弄到夏侯衡的衣服的,不被歐子淇撕了才怪。大文學 “YOYO小姐,我昨天說過我家小姐不要了!”林偉在夏侯衡的授意下說話了。 “可是那是衡少爺的衣服!”YOYO試圖這樣能給自己一個機會。 “你碰過的,我不要!”歐子淇囂張得一點都不掩飾。 “子淇!她是夏的未婚妻,你應該叫她阿姨!”韓鋒想從稱呼上讓他們把關係弄清楚。 “呵呵!夏侯衡,我以前叫過你叔叔麼?”歐子淇無辜的看着夏侯衡。 “沒有,只有你能直呼我的名字。”夏侯衡的寵溺也不掩飾。這一幕把韓鋒給深深的刺激了。 “那現在起你改口,叫他叔叔!”韓鋒順着臺階走。 “夏侯衡,你同意麼?”歐子淇壓根沒把韓鋒的話放在心裏。 “你敢這麼叫我,我就不要你了!”夏侯衡半開玩笑半認真。 “不行!你自己說了你歸我管!”歐子淇徹底把韓鋒給忽視了。 “恩,那你說現在怎麼辦呢?”夏侯衡料定韓鋒不敢把歐子淇怎麼樣,現在的情況還是歐子淇出面說話比較好。...
謝天打開一絲門縫見是林芳建,這才轉身和顧青辭點了頭。 門開了,林芳建一進來就放下肩上扛著的扁擔,低聲道:「我們一路都很小心,也沒發現什麼異樣情況。」 說著,林芳建招呼著身後的人跟了進來,顧青辭本以為他身後的人是藥鋪里的人,沒想到後面那個身量矮些的少年居然是顧成志! 顧青辭臉色一頓,訝異地喊道:「成志?你怎麼跟來了?」 見顧青辭掃了自己一眼,林芳建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他本不該帶著顧家小少爺來的,可又耐不住他懇求,「王妃,顧小少爺都知道了。」 成志放下了背後背著的竹筐,開口道:「長姐,你別怪林掌柜,是我再三懇求讓他帶我來的。」 一聽說景王府出了事他就心急如焚地趕去了,可在景王府外頭轉了好幾圈都沒有結果,直到碰上同樣來打探消息的林芳建,於是他就跟著去了仁和藥鋪,隨後也知道了一切。 顧青辭皺了皺眉,對成志說道:「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她本來就擔心成志留在都城的安危了,要是真出了什麼事呢? 成志連忙說道:「長姐放心,我一切都很小心,不會被發現的,況且明日一大早我就跟著林掌柜回城,偷偷回將軍府之後再去夫子府上,不會露出破綻。」 顧青辭看著思慮周到的成志,不由得有些感慨,「成志,長姐不得不暫時離開一陣子,你一個人要照顧好自己。」 成志一臉擔憂地看著顧青辭,開口道:「長姐,我都明白,你也要保重!」 他心裡很是沉重,可再多的話說出口也只剩這麼輕飄飄的一句,畢竟他現在什麼都不是,也根本沒有能耐保護他的長姐。 他一定要強大起來! 這時候,林芳建走了過來。 顧青辭開口問道:「林掌柜,現在城裡情況如何?」 林芳建連忙說道:「幸好王妃出城得早,方才我們出城的時候城門口就加了起碼三倍的守衛,更別說是景王府了。」 顧青辭擰了擰眉,「也不知道景王府怎麼樣了?我這麼一走了之怕是會惹出麻煩來。」 林芳建連忙說道:「王妃放心,宋管家差人送了口信來,說是景王府已經被翻了個底朝天,就差挖地三尺了,但宋管家沒什麼事,還不等別人懷疑他,他就直接帶著人跪求那幫御林軍找到景王妃,還把遼人姦細罵了個狗血噴頭,因此也沒人懷疑他什麼。」 說著,林芳建又補充道:「對了,皇上現在封鎖了王妃失蹤的消息,只對外宣稱景王妃傷心過度病倒了,可搜查遼人姦細的力度卻大大加大了,一天不到的時候就抓捕了不少人,景王府的下人也都被看管起來,一個個地受審,不過宋管家說了府里有他,不會有事的。」 顧青辭點點頭,偌大的景王府中知道她離開真相的只有宋管家一人,但她並不擔心,對於宋管家的辦事能力她心裡有數,畢竟穆玄景是個十分謹慎的人,如果這宋管家沒什麼本事也不可能在穆玄景的眼皮子底下掌管整個景王府。 說到宋管家,林芳建開口道:「宋管家到底是要留在府里善後的,所以分身乏術,不然也跟來了。」 這一點顧青辭自然心裡有數,隨後她又問道:「藥鋪和葯膳館怎麼樣了?有沒有受這件事的影響?」 林芳建搖搖頭,沉著冷靜地說道:「雖然藥鋪和葯膳館門口都多了不少盯梢的,可鋪子還都照舊經營,王妃放心吧,這兩間鋪子早已根基穩固,在都城的影響力極大,就算是皇帝想動這兩間鋪子也得掂量掂量後果。」 顧青辭抬起了眸子,開口道:「倒也沒有出乎我的意料,他再怎麼氣急敗壞也不能明目張胆地抓我,只能用搜查敵國姦細的借口行事,本就不是合情合理,自然有諸多忌諱,況且國喪還未過,他鬧出太大的動靜只會讓民心動亂。」...
tumblr.com蘇凜:媽咪,你還不相信寶貝嗎?寶貝會餓著你嗎?我們已經訂好了包廂! 蘇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兩個寶貝好心機啊! 她有預感,未來幾天,他們會想法設法,讓她跟路南,沒有時間相處的。 只不過也好,她也想看看路南的態度。 估計路南要是知道她的想法,立馬吐血了。 蘇北挑了挑眉,拿著包包,向著向樓下走去。 蘇北:寶貝,等等媽咪,媽咪馬上就下樓了。 蘇北快速的下樓。 她一走出公司大廳,立馬就看見,站在公司門口的兩個小傢伙。 兩個寶貝穿著一模一樣的藍色衛衣,深藍色牛仔褲,這是蘇北上次,看他們穿一樣的衣服,特別好看,特地給他們買的。 沒想到,兩個小傢伙今天會穿一樣過來。 劉宣嘴角上揚,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驟然閃過。 管亥壓下心中的震驚,抱拳道:“劉縣令,管亥願意前往。請您放心,管亥一定會完成任務。不知道縣令大人派誰,和我一起去說服其餘的兩路黃巾軍?” – 小學生閱讀網 公司門口,來來往往的人,都在看兩個小傢伙。 胡老三既然如此說了,李宇也就緩緩的走到玉璧之前,他提氣開聲,一掌狠狠拍在玉璧上。 – 愛情不知足請多讀書 兩個小傢伙,簡直要萌化了。 公司的那些女職員,對著兩個萌寶,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門口的保安,笑眯眯的看著他們,好像生怕自己會嚇跑他們。 蘇北徹底無語,自家兒子現在是老少男女通殺啊! 她快速的走過去。...
小七瞭然的鬆開她的手,驀地朝床榻方向撲過去。 「老夫人,你以前給過我好吃的綠豆糕,聽說你病倒了,我便來瞧瞧你了。」 顧清歡攔了他一下,「小七,祖母病重,你的病也方好,還是不要過來瞧了。」 小七連看都沒看她一眼,直接不高興的喊了一聲,「大白。」 大白慢悠悠的從外面踱進來,沒有低吼出聲,只是呼哧呼哧喘著氣。 顧清歡攔小七的動作霎時一頓,畏懼的朝旁邊讓了一步,讓小七過去,生怕惹得他不高興了。 洛書瑤看了顧清歡一眼,對於她的舉動略顯不滿。 可小七已經靠近了床榻,她沒辦法,只能賠了個笑給他,「小世子,老夫人還未醒呢,大夫剛剛才瞧過,什麼大礙都沒有,小世子難得來府里一趟,我去給你張羅一些好吃的好不好?」 蘇七順勢走近小七,這才看到了床上的老夫人。 她的臉色十分不好,一片灰敗。 由於沒有診脈,她也不確定她現在的情況如何,剛才那名大夫,是不是動過什麼手腳。 正當她想替老夫人看看的時候,洛書瑤開口了。 「我知道蘇統領醫術高明,深得母親信任,以往都是由蘇統領在替母親看診,可今日,母親只是受驚過度才會昏迷,大夫已經來過,喂她服了葯,也開好了安神葯,就不勞煩蘇統領再給她看一次了。」 來人輕哼一聲,鏗鏘有力說道:“絕不會,記住我不是朱重天。” – 聖墟 蘇七皺眉,洛書瑤越是拒絕讓她替老夫人看診,她就越是不安。 如果不是做了什麼手腳,洛書瑤的舉動不會這樣怪異。 站在一側的趙嬤嬤見狀,連忙開口說道:「夫人,老夫人的身子,向來是蘇統領在看,有什麼情況,蘇統領比外面的大夫更為了解,既然蘇統領已經來了,不如就讓她給老夫人瞧瞧。」 不待洛書瑤說話,顧清歡卻斥了趙嬤嬤一聲,「你的意思,是覺著母親給祖母請來的大夫不好?會耽誤了祖母的身子?」 「老奴不是這個意思……」趙嬤嬤垂下頭,不知道該如何辯解。 小七的眼珠子一轉,立刻想到了一個好法子。 他鬼機靈的單手抓住老夫人的手,另一隻手去抓蘇七的手。 「娘親,你快些來摸摸,老夫人的手是不是有些冷?」 蘇七明白他的用意,當即伸手覆上老夫人的脈搏處,「確實是有些冷,我們給她暖暖好不好?」...
零一站在那裡動也不動,冷眼看著有些瘋狂的伊婭,淡淡地說:”何必呢?你一路跟著爺那麼久,何曾看見過他笑過?他心裡住了個人,根本沒了你的位置,所以無論你做什麼,都是多此一舉,又何必平白惹人厭煩呢?” “你不過是墨敬驍身邊的一條狗,你知道些什麼。”伊婭冷哼一聲,手中的彎刀迅速收起,割斷了幾根零一的頭髮,連看也懶得看他。 零一目光陡然陰寒,隨即一笑,歪了歪脖子:”爺說不能了結你性命,可也沒說不能對你做什麼。” “哼,就憑你?也想對我做什麼?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有沒有那本事!”伊婭坐了下來,譏笑一聲,將手中彎刀往桌上重重一拍。 零一緩緩勾起一邊唇角,並沒有說話。 那伊婭一想到墨敬驍要送她回西洲,心裡就煩躁得很,壓根就沒注意到零一的异常,只沖她一揮手說:”要本王走也可以,本王要見寧玉槿!” “只怕,你沒這個機會了。”零一走上前去,伸手捂住了伊婭的嘴。 寧玉槿正陪著墨敬驍巡視山嶺探查地形,她一身男兒裝扮,外面穿了一套輕甲,騎在高大威猛的墨梟背上,顯得英姿煞爽。 旁邊,墨敬驍另外騎了一匹棗紅色的馬兒,一身緊身黑衣襯得人身姿挺拔、身形俊逸。 兩人縱馬狂奔了一段,因為墨梟的聽話,寧玉槿也難得感受到那仿若飛起來一般的暢快淋漓之感,停下馬之後連連大呼過癮。 “要是想騎馬,回京之後就把西郊別院後面那片地給買下來,弄成一個跑馬場。”墨敬驍見她一臉驚奇不已的模樣,搖搖頭笑說,”不過若讓你連著騎幾日,估計就受不了了的。” “的確受不了。”寧玉槿搖了搖頭,想她為了儘快趕去西洲的那幾日,沒日沒夜的趕路,結果沒多久就把大腿磨破了皮,坐下去都困難,那滋味可不是人受的。 而且最重要的,自己一年想騎馬就是那麼一兩回,買那麼大塊地修個跑馬場,多不划算啊! “唔,不過我記得那西郊別院附近好像有一處溫泉,將跑馬場和溫泉連成一片,修成個高檔會所,你再去那裡兩次,別人以為能在那裡碰見你,肯定會花大價錢進來玩。等玩兩次覺得好玩了,就會帶著狐朋狗友一起來玩。啊,肯定會賺個滿缽滿盆的!” 墨敬驍看著寧玉槿掰著指頭認真算的模樣,忍不住笑道:”呵,你可真成了個小財迷了。” 寧玉槿沖他翻了個白眼:”你懂什麼?這叫會持家!能娶到我這種媳婦兒,你美去吧。” 墨敬驍聽到這話倒是點頭認同道:”現在心裡的確挺美的。” “這傢伙……”寧玉槿悶著頭,輕輕地笑。 “我說二比特,這河對面可就是敵人的陣營了,你們打情罵俏的能不能注意一下場合啊?”一道聲音突然插了進來,寧玉槿一抬頭,就看見零一從上面樹上倒吊著,露出了半截身子,險些被嚇了一跳。 墨敬驍見他,問說:”不是讓你送伊婭回西洲,和子瞻交接一下嗎,怎麼還沒走?” “出了點事。”零一也不瞞著他們,直接說,”我把她給上了。” “你……你說什麼?”寧玉槿掏了掏耳朵,好像沒聽清楚。 零一早抱了必死的决心,所以也沒什麼顧忌了,吊兒郎當地說:”我說我喜歡她啊,不想讓她就這樣走,所以……” “啪——” 墨敬驍鞭子一揚,直接將他從樹上抽了下來,面色黑沉得嚇人:”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
, 1 min read
榮奶奶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整個桌子的人都看著她。 “奶奶,您不要生氣,您的病剛剛好,坐下來消消氣吧。”牟雅倩這個時候急忙的走到了榮奶奶的跟前,扶著榮奶奶,讓她坐下。 榮奶奶找到了一個臺階,對牟雅倩就更是喜歡了,還是自己的孫媳婦好,她的眼裡就只有幾個孫子,也就只有把榮錦山和榮錦繡的媳婦當成自己的孫媳婦。 “你們看看,還是我的孫媳婦好,真是白疼你們了。”榮奶奶又訓了一下周圍的人。 老二的媳婦癟著嘴,什麼叫白疼啊,老二榮軒從小就是跟著保姆長大的,榮奶奶就只帶了榮昊一個人,不過最最可笑的就是,榮奶奶還把自己的遠房親戚介紹給了榮昊,逼著榮昊娶為妻子,那一身的鄉土氣息,讓老二家的媳婦都看不慣。 榮爺爺也沒有再說什麼了,反正他也不想看到榮奶奶,他吃了飯就被人攙扶著走了。 榮奶奶就跟牟雅倩親熱的交談著,其他的人都吃完了走了,兩人還繼續的坐到客廳的沙發上去聊著。 “怎麼的,你們都不是榮家的兒孫啊,吃了飯都走了,就沒有一個人留下陪陪我這個老婆子的嗎?”榮奶奶見大家都離自己遠遠的,心裡就更氣了,這些肯定是青紫鈴教的,看不起自己是不是啊? “媽我要去收拾廚房。”青紫鈴每天都會去讓人把廚房收拾的乾乾淨淨的,她有著潔癖,見不慣東西到處的亂放著。 “奶奶,我們要去看書,我要考研究生。”老二家的兩個孩子對榮奶奶說。 “都走吧,都走吧,我看著你們也煩,還是雅倩好。”榮奶奶對牟雅倩的印象就更好了。 “走吧,等他們兩人慢慢的聊,走我給你看我今天去買的衣服,可好看了。”榮樂樂把米小戀拉著就走了。 她也不喜歡榮奶奶,反正榮奶奶也不喜歡自己,誰愛去拍馬屁就去拍好了。 米小戀就跟著榮樂樂上了樓,去了樂樂的房間。 “這錦天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看上了這麼個狐狸精,只是長的漂亮,什麼事都不會做。”榮奶奶看著米小戀的背影,對牟雅倩說著。 “雅倩,你是出生於有錢人家的,什麼教養啊,氣質啊都是最好的,怪不得我們錦繡那麼的喜歡你,奶奶也喜歡你。”榮奶奶見這一大家的人都沒有幾個自己看的順眼的,不過在這裡還是比在農村好的多。 吃的好,玩的也好,在農村裏,榮昊的前妻雖然在給自己做飯,不過那手藝也確實太差了,她當初是堅持要住在農村裏就是想對榮昊跟張翠蘭離婚的一個抗議。 可是自己的抗議沒有一點兒的效果,人家榮昊該娶青紫鈴還是就娶了,早幾年還經常的要接她回榮氏老宅。 可是時間久了,大家好像都忘了這回事一樣,她也就不好意思開這個口,其實她早就想回老宅了。 這次正好借著生病,榮昊又順口那麼一提,榮奶奶就馬上的答應了,她這次可是回來了就不走了。 “奶奶,您是錦繡的奶奶,也就是我的奶奶,我孝敬您是應該的。”牟雅倩知道榮昊是一個很孝順的人,自己要是對榮奶奶好的話,也就是給自己拉了一個幫手,以後對付米小戀就有著堅強的後盾。 “嗯,真乖,奶奶一定會好好的心疼你的。”榮奶奶聽著牟雅倩的話是越聽越開心。 “奶奶,我給您說,這個米小戀啊,是曾經離過婚的,還是在新婚的第二天,就被自己的老公發現在外面亂來,直接就離婚了,也不知道我們的三弟是怎麼了,當個寶一樣的撿了回來。”牟雅倩凑到了榮奶奶的耳邊,偷偷的把這個事情給榮奶奶說了。 “什麼?”榮奶奶一聽,她的眼睛都瞪圓了,她雖然不喜歡青紫鈴,可是對榮錦天還是挺好的,那也是自己的孫子,她的潛意識裏還是重男輕女的,加上這個孫子也確實太能幹了。 “她是二婚,奶奶,您可要給我們榮家做主啊,那個狐狸精也不知道給媽媽和錦天下了什麼迷魂藥,把他們迷的是一愣一愣的,連樂樂都站在她的那邊了。”牟雅倩不停的挑撥著。...
看著譚暮白還站在營區的院子裡面,就開口道:「明天可以啟程回A城了,坐車回去。」 「嗯。」 譚暮白點點頭。 元熙又道:「今天下午不用去醫務室看那些病人的情況了,營區的醫生會照顧傷員的,你去休息一下,然後準備明天啟程會A城吧,要坐很長時間的車,會很累。」 「好。」 譚暮白應了之後,便回房間裡面去休息。 本來以為會跟陸勵南一塊兒回A城,結果陸勵南先走,她反而有些覺得自己很失落。 從跟陸勵南結婚,一直道現在,她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變化。 她變得越來越依賴陸勵南,越來越想要跟陸勵南在一起。 晚上睡不著的時候,她就閉著眼睛想這些事情。 之前沒有陸勵南的時候,所有的一切,她都要撐起來,外界的壓力,生活的負擔,工作中的不快。 她一直都要讓自己堅強。 因為母親方娟並不是一個女強人,她也是一個關心孩子的母親,也會有柔弱的心腸。 母親在喪夫之後,跟她相依為命,獨自將她拉扯成人,已經廢了不少的心力。 而她在這樣的單親家庭中長大,也知道有些事情必須堅強起來,才能解決。 她小時候在學校被欺負的時候,都是自己處理,即便是跟人打架,把臉打傷了,回家的時候也是告訴母親是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 因為她不想要說出來之後讓母親為自己擔心。 而她長大之後,也依舊是這樣。 因為母親已經受了很多苦,所以努力的想要讓母親的生活過的輕鬆幸福一些。 她工作中的不快也從不告訴母親,跟母親談話的時候,都是聊一些開心的事情。 讓母親也覺得輕鬆。 但是,自從有了陸勵南之後。 她這習慣性的堅強,忽然就變得不再那麼有用。 因為被欺負的時候,陸勵南會幫她出氣。 被不公平的對待的時候,陸勵南會為她討個說法。...